首页 -> 文化 -> 文化瑰宝 -> 古典名著 -> 金瓶梅
金 瓶 梅
 
 
 
潘金莲听了武大这话,也不作声,去到隔壁王婆家,一五一十都告诉了王婆与西门庆。西门庆听了,如同掉在冷水里一般,连连叫苦:"武松的本事十分了得,我又舍不下娘子,这便如何是好?"   王婆听了冷笑一声:"真没见过。你是把舵的,我是撑船的。我不慌,你倒慌了手脚,枉自做个男子汉,一点也摆布不开。"西门庆忙说:"干娘有什么主见,可使我们长远做夫妻,快指点我们。"   王婆道:"这个容易得很。我有一条计,要用着一样东西,别人家都没有,偏生大官人家里却是现成的。"西门庆忙问:"是什么?"王婆道:"砒霜!"
 
 
王婆又道:"如今这矮子病重,假装煎药给他吃,将砒霜下去药里,把矮子结果了,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就是武二回来也没话可说。然后大官人把娘子娶回家去,长远夫妻不就做成了?"   西门庆说:"干娘好计!自古道:'欲求生快活,须下死功夫。'咱们一不做,二不休!"王婆说:"既然好,你快去把东西取来,我来教娘子下手。事情做完后,可要重重谢我!"西门庆连说:"这是自然。"   西门庆立时取了砒霜来。王婆对潘金莲说:"你把砒霜调在药里给他灌下去。药毒发作时,必然肠胃迸断,大叫一声。你把被子捂住他,不要让人听见,等他断了气,你用抹布抹干净他七窍流的血,装进棺材,就完了事!"
 
 
潘金莲说:"好是好,只怕到时我手软,安排不得。"王婆说:"这个容易,到时你敲板壁,我过来帮你。"西门庆说:"你们二人小心干事,我明天来听回音。"说完就回家去了。   潘金莲回到自己房中,假意抹着泪对武大说:"我一时糊涂,被西门庆骗了,还踢伤了你,如今赎了一副好药来,太医说,半夜吃了,盖上被子,发一身汗,明天就好。"武大欢喜说:"好,你醒睡些,半夜调来我吃。"   耳听外面打了三更。潘金莲到厨房烧了一大锅汤,拿一方抹布煮在锅里,然后将药冲开,加入砒霜调匀,端上楼去。
 
 
潘金莲走到床边,左手扶起武大,右手端药便灌。武大喝了一口,说:"这药好难吃。"妇人说:"只要医得好病,管他难吃不难吃。"等武大喝到第二口时,潘金莲顺势一倒,把一碗药都灌下去了。   潘金莲放下武大,慌忙跳下床来,武大哎哟了一声说:"吃了这药,我肚子疼得了不得!"妇人赶紧拖了两床棉被,没头没脑只顾盖上去。武大叫道:"闷杀我了!"妇人道:"发些汗,好得更快!"   武大要挣扎时,潘金莲跳上床来,骑在他身上,两手死命按住被角,哪肯放松分毫。武大喘息了一会,大叫一声,身体便动不得了!

 


  网站帮助 网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方法 帮助信息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0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