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瑰宝 -> 古典名著 -> 金瓶梅
金 瓶 梅
 
 
 
到了城外化人场,举火烧化棺材。不一会儿,烧得干干净净。   潘金莲回到家中,把孝衣脱了,将武大的灵牌用一张白纸盖住,当天就和西门庆在一起导欢作乐。先前在王婆家茶房里还是偷鸡摸狗的勾当,如今武大死了,家中无人,一任他们胆大妄为。   西门庆天天到潘金莲处宿夜,起先还怕被邻舍瞧破,假意先到王婆那边坐一会,后来竟直接从妇人后门进出,常常三五夜不回去,把家中妻妾都扔在脑后。
 
 
这天,西门庆正在药店里同主管算账,就见做媒的薛嫂儿,进门就嚷:"大官人,叫我好找,我这里有一桩好亲事,包你老人家满意!"   西门庆问什么亲事,薛嫂说:"南门外贩布的杨家娘子,大号孟玉楼,一表人材,手里有一份好家当,光银子就上千,如今死了当家人,大官人若娶了她,真个是添人进财!"说得西门庆满面春风,当下约定,明天就去看人。"   西门庆刚忙着向孟玉楼下定礼,准备迎娶,前妻的女儿西门大姐又要出嫁。大姐原计给东京八十万禁 军提督杨大人亲家陈洪的儿子陈敬济为妻,如今要娶过门去。西门庆自然又是一番忙碌。
 
 
不说这里西门庆忙着迎娶孟玉楼,又忙着嫁女儿,足足忙了一个多月,却说那潘金莲日日盼着心上人来,直把那门儿倚遍,眼儿望穿,只是不见个人影。那妇人挨一日如三秋,只得送银子给王婆,央她到他门上去寻。   王婆起了个早,候在西门庆门口,直等到日上三竿,看看没指望了,正往回走,就见西门庆醉眼歪斜地从丽春院里出来。王婆忙上前扯住,在他耳边嘀咕了好一阵,西门庆笑道:"我知道她恼我,我这就去。"   潘金莲一见西门庆,如同天上掉下个活宝儿似的。欢喜不尽,又是嗔又是娇;连忙整治酒菜,还拿出送给西门庆生日的礼,哄得西门庆满心欢喜,当夜就在她家歇下。
 
 
且说武松到东京,交割箱笼,付了回信,便与一行人取道回清河县。路上只觉身心恍惚,神思不安,更兼雨水连绵误了时日,心内十分焦急。于是先差了一个士兵,快马先预报知县,又带封信给哥哥武大,告知归期。   那士兵先禀告了知县,随后就来找武大家。正巧王婆坐在门口,听说是武都头寄来的家信,忙说:"武大郎不在家,都上坟去了,你有信给我,他回来我交给他也是一样的。"那士兵把信交给王婆,就骑马去了。   王婆拿着信,从后门赶到潘金莲那儿。那妇人同西门庆饮酒作乐,狂了半夜,睡到午饭时还没起身。两人一听王婆说武松带信回来,不久就到的消息,连忙一骨碌都起床了。

 


  网站帮助 网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方法 帮助信息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0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