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瑰宝 -> 古典名著 -> 金瓶梅
金 瓶 梅
 
 
 
两人请王婆房中坐下,取出信让西门庆看。武松在信中说了中秋节前一定到家,要哥哥多加保重等话。两人不由都慌了手脚。   王婆在一旁说:"初嫁由双亲,再嫁由自身,怕他什么!如今武大已快百日,大娘子请几个和尚念场经,把灵牌烧了。趁武二未到家,大官人一顶轿子把大娘子抬回家去,岂不万事都了了?"   西门庆说:"这个主意使得。"当下约定,八月初六,是武大的百日,请僧烧灵;初八早上娶潘金莲去。三人计议定当,西门庆吃过饭便回家去了。
 
 
光阴似箭,转眼到了八月初八,诸事已完毕。西门庆让潘金莲换了一身艳色衣裳,一乘小轿抬回家去。那条街上人家,都已知道此事,只是惧怕西门庆有钱有势,不敢过问。   西门庆将潘金莲娶到家中,收拾花园内三间房让她住下,让吴月娘房里的丫头春梅来服侍金莲。西门庆原有吴月娘、李娇儿、孟玉楼三房妻妾,后又收了一个丫头孙雪娥为四房,因此潘金莲就排为第五房。   却说武松八月中旬回到清河县,往县里交割了公事,便来到哥哥门前。叫了半天门,却不见一丝动静,正待要问,只见王婆匆匆走来说:"你哥哥得病死了,嫂嫂也嫁了外京人走了。"武松一听,半晌没说出话
 
 
武松转身走到街上买了些香烛纸钱,果品点心,回到哥哥家,重新安设武大郎灵位,倒身下拜,放声大哭一场,然后坐在灵前,细细想了半夜,总觉哥哥死得不明。   第二日一早,武松上街访问街坊邻舍。那街坊上的人惧怕西门庆,都不肯直说,内中也有好心的人,偷偷让他去问郓哥和何九。   郓哥将潘金莲与西门庆如何勾搭上,武大如何被西门庆踢伤、后来死了,从头至尾,细细说了一遍。武松听罢,立即找人写状子,到县衙大堂上叫起冤来。知县看了状子,又问了郓哥 证词,当下退堂。
 
 
知县下堂后,与左右官吏商议。原来知县、县丞、主簿、典吏都是和西门庆有关系的,一听此事,都说难以问理。知县便把武松叫来说:"自古捉奸见双,杀人见伤。你没捉着奸,你哥哥尸首又没了,如何告他?"   这里知县正与武松搪塞,那边早有人将消息报给了西门庆。西门庆便叫心腹家人带上银两、连夜将官吏都买通了。   武松见状子告不准,便想拼上命与西门庆厮打,不想没打着西门庆,倒误打死了专给西门庆报信的李皂隶,终于远远地发配到孟州牢城去了。

 


  网站帮助 网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方法 帮助信息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0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