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瑰宝 -> 古典名著 -> 聊斋志异
聊 斋 志 异
 
 
 
洛阳书生常大用,久慕曹州牡丹美名,不远千里前往观赏。时方二月,牡丹尚未开放,常生借住当地绅仕宅园中,整日徘徊牡丹花前,作《怀牡丹》诗百首,托物寄情,留连忘返。   一日他在花前迂一女郎与老妪,疑是绅仁家眷,当即避走。傍晚去时又见此二人,仔细窥去,女郎貌若天仙,,艳丽非凡,大用不由趋前下拜道:"娘子必是神仙。"老妪连声怒斥狂生妄言,姑娘即微微一笑,与老妪离去。   从此大用日夜思念女郎,寝食不安。一晚老妪忽持一瓯来到床前道:"我家葛巾娘子亲煎毒药汤,请速饮!":大用骇问:"我与娘子素无仇怨,何至要我性命?"转念一想:"与其忍受相思之苦,不如一死。"当即把药一饮而尽。
 
 
不料那药芬芳异常,大用顿觉病情大减,酣然睡去。醒来时,病已霍然脱体。大用由此益信女郎是神仙,常去葛巾站处、坐处虔诚祝祷。   不久,常生又遇女郎,大喜而拜。葛巾将他扶起,正要说话,老妪忽至。葛巾避石后嘱大用道:"夜以花梯过墙,有屋四面红窗者即妾居处。"   至夜,大用登垣,墙下果有花梯在。喜而下,寻至红窗前,闻室内有下棋声,近前细觑,见葛巾与一素衣美人对奕。大用不敢入内,候至深夜,棋声不停,只得怅然而返。
 
 
明晚又往,幸寂无人。大用入内,正待与葛巾叙情,忽闻人声。女郎急道:"玉版妹子来近,君可暂避床下。"大用只得听从。   玉版邀葛巾去她房中作通宵对奕。葛巾推托再三,仍被强拉而去大用无奈,从床下爬出,恨恨而归。   隔夕,女郎至大用住处,偎依谈笑,直至天明,自此三、两夜必至,去时被褥皆染异香,大用又惊又喜,不复思归。
 
 
数日后,葛巾对大用道:"我俩之事,愿早作打算,免遭闲言。"她让大用先回洛阳,自已随后即至。于是大用日夜兼程赶回洛阳,及至家门,葛巾车轿相继到达。   家人相见,喜欢万分。四邻闻得喜讯,纷纷前来祝贺。大用终因葛巾来历有异,心中惴惴不安;葛巾却神情从容,坦然自若。   葛巾见大用之弟大器颇有才华,对大用道:"妾妹玉版与之相配,可谓佳偶。"乃遣老妪驱车去曹州接来,由大器亲至城外迎回完婚,自此兄弟皆得美妇,家业日殷。

 


  网站帮助 网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方法 帮助信息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0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