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瑰宝 -> 古典名著 -> 聊斋志异
聊 斋 志 异
 
 
 
两鬼捉席,用大锯从头锯下,席方平痛不可禁,恐更遭酷刑,不如暂应不再上告,敷衍过去,再作打算。   阎王差二鬼送他还阳。席方平既知阴司黑暗尤甚阳间,又苦无路上诉玉帝,心想灌口二郎神聪明正直,何不前去一告。正寻思间,不意两鬼竟将他推入村屋中,惊魂甫定,已然转世投胎,身为婴儿。   席方平啼哭不止,滴乳不进,三天而亡,魂摇摇直奔灌口。行约数十里,忽见一队人马拥一神将迎而至,正是二郎神出巡归来,急跪道旁大声喊冤。
 
 
二郎神问明原委,命席方平随马后来到灌口,在衙外候审。隔不多时,席方平被传唤进去见阎王、郡司、城隍、小鬼已被囚车押到堂前,席老爹与羊大户正在当堂对质。   案情大白,二郎神举笔立判道:"阎王冥吏枉法贪赃,宜各处刑罚。羊大户为富不仁,仗财势通神役鬼。金光盖地,竟教丰都城中全无日月;铜臭熏天,乃使森罗殿上尽是阴霾。宜抄没家产,以赏席生之勇毅不屈。   席方平父子幸得昭雪,二郎神又命车马送两人回人间还阳。从此,一家融融乐乐,平安度日。
 
 
《劳山道士》 世家子弟王七笃信道教,闻劳山多仙人,往游。登山顶,见一道观十分幽静,一老道坐蒲团上,白发披肩,神气清奇,愿拜为师。道士恐他娇惰不能耐苦,王七连连自称吃得大苦,乃留住观中。   凌晨,道士呼王七去,授斧一柄,嘱随众师兄山中砍柴。王七谨受师命,如此月余,手脚俱长厚茧,不堪劳苦,暗萌归家之念。   一夕砍柴归来,见二客与师父共酌。日落天暗,其师剪纸如镜贴于壁上,霎时室内通明,照耀如同白昼。
 
 
众弟子趋前侍候师父。一客取酒分斟诸弟子,往复注酒,壶却不空。另一客言道:"如此饮酒太嫌寂寞,何不唤嫦娥来?"说罢掷筷壁上,但见一美人自月中出,初不盈尺,至地与常人一般,载歌载舞,曲极其趣。   歌舞毕,盘旋而起,跃登几上,复变一筷。主客大笑。一客又道:"今宵最乐,不如去月宫饮酒。"于是三人移席,渐入月中。   王七拭目看去,见三人坐月中对饮,须眉清晰可辨,如影在镜中一般。

 


  网站帮助 网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方法 帮助信息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0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