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瑰宝 -> 古典名著 -> 聊斋志异
聊 斋 志 异
 
 
 
良久,月色渐暗,一弟子秉烛来,则见师父一人独坐,客已杳无踪迹,几上残肴犹存,壁上纸圆如镜。道士问众弟子:"酒饮足否?"众答已足。道士嘱各早睡,勿误明日砍柴。王七欣慕异常,归念顿消。   又过一月,王七苦不可忍,而道士并不传教一术。王七心不能待,向师父告辞道:"弟子在此数月,不过早樵暮归,前此在家从未受此寒苦!"道士笑道:"我知你不能耐苦,明早当遣你回去。"   王七央告授以小技。道士问他欲学何技?王七每见师父行处,墙壁不能阻挡,愿得此法便足。道士笑而允之,亲传口诀,今他念咒入墙。王七初不敢入,师嘱但入无妨。王七奔而入,遇墙时虚若无物,回头已身在墙外。
 
 
王七大喜,入谢师父。道士嘱他回家后切勿滥用此术,否则不灵。王七答称谨记师教,拜别老道下山。   抵家,王七自夸遇仙,所行之处,坚壁不能阻,其妻不信。王七口念师父所授咒语,离墙数尺,飞奔而入。   谁知事有蹊跷,仙术忽告失灵。王七头触硬壁,轰然跌翻在地,额上隆起一包,圆如巨卵。妻子笑加揶揄,王七既惭且恼,只能讪讪恶骂老道而已。
 
 
《黄英》 河北马子才,为人清高孤赏,却独爱种菊花。一年,他去南京采购良菊,途中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言谈之间,马子才得知他们都是养菊能手,想去北方找个清静的地方居住,便热情相邀道:"我虽贫穷,但家里尚有几间草屋可供你们寄榻。如不嫌简陋。你们就不必到别处去了。"   不数日,姐弟两人到了马子才家,很喜欢这里的清静,便住了下来。陶三郎每天去马子才住的北院,帮他培养菊花。那些枯萎的菊花,只要经过他的手,没有一株不复活的。   陶三郎家好像很贫穷,平日都在马子才家吃饭。一天,陶三郎对马子才说:"你家也不富足,我们不如卖掉些菊花,也好贴补贴补。"马子才素来清高,很不高兴地说:"你说出这种话,不是对菊花的侮辱吗?"陶三郎笑着说:"自食其力,不算是贪;贩花为业,也不算是俗。人固然不能苟且求富,但也不必安于贫因吧。"从此,陶三郎再也不去马家吃饭。
 
 
过了一段时间,马子才去陶三郎住的南院,见原先荒庭都开了菊畦,那些含苞待放的菊花,棵棵皆好。马子才仔细辨认那些菊花,并不是什么名种良花,都是自己平时扔掉的残枝劣种,心里暗暗称奇。他苦求陶三郎把栽培技术传授给他,陶三郎说:"这个本来就难以言传,况且你又不靠卖花为生,何必问呢?"   自此以后,陶三郎只是忙着种花卖,很快富裕起来。他一年盖新屋,二年造新楼,又在院外购买土地一块,四周围上高墙,里面尽种菊花。又过了一年,菊花上市后,陶三郎载了好几车菊花到南方去卖。   到了第二年,马子才的妻子吕氏病死,他就暗暗看中陶三郎的姐姐黄英。正巧陶三郎给他写来一封信,要他娶黄英为妻。马子才既高兴又惊奇,便把来信拿给黄英看。黄英只是微笑,意似允许。马子才便选了个好日子,把黄英迎娶到北院。

 



  网站帮助 网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方法 帮助信息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0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