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瑰宝 -> 古典名著 -> 西厢记
儒 林 外 史
 
 
 

周进微笑道:"这也不尽然。你且去考。卷子待本道细细看。"范进叩个头,出去了。

 

凑巧范进第一个交卷。周进用心用神看了一遍,不喜,心想:"这样的文字怪不得不进学。"丢过一边,不看了。坐了一会,不见有人交卷,又想:"何不把范进的卷再看一遍,倘有一线之明,也可怜他苦志。"

  看第二遍时,觉得有些意思;再看第三遍,不觉叹息道:"文字古拙,连我看一、二遍也不能解,直到第三遍,才晓得为天地之间的至文。可见世上糊涂试官,不知屈了多少英才。"
 
 

于是,取过朱笔细细圈点,卷面加上三个圈,填了第一名。还不住地叹息,为过去那些不录之士叫屈。

  到放榜之日,范进的姓名果然排在第一。考中的童生一齐谒见学政周进。周进特别对范进赞扬勉励了一番。  

次日,周进起程回京,范进独自送到三十里以外。周进把他叫到轿前,嘱咐他,明春乡试不可不试,说他的文字火候已到。范进磕头谢了。

 
 

大轿一拥而去,范进直望到尘烟消散,不见人影,方才转身回去,心里感到很惆怅。

 

范进回家向母亲和妻子胡氏报喜。全家都欢喜不尽。正在这时,他丈人胡屠户拎了副大肠和瓶烧酒进来,没好气地说:"也不知我积了什么德,带挈你中了相公,所以我拿酒来贺你。"

 

范进叫妻子把肠子拿去洗煮,胡屠户又道:"你虽得了个相公,切不可在我的同行面前装大,这些都是你的长辈;也不可与门口做田的平起平做。……"范进低着头道:"岳父见教的是。"

 
 

一会儿肠子熟了,酒也烫好了,胡屠户喊范进的母亲和自己的女儿也来同吃。还不住地叹息,道:"我女儿自进你家门,不知猪油可曾吃过二、三回。可怜,可怜!"

 

吃到日偏西,胡屠户醉醺醺地横披着衣服,挺着肚子回集上去。范进母子俩跟在后面千恩万谢的送了一截路,方才回转。

 

不觉到了乡试时期,范进去向丈人商借盘缠,被丈人兜头啐了一口口水:"……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尖嘴猴腮的竟想当老爷!……"骂得范进作声不得。

 



  网站帮助 网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方法 帮助信息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0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