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瑰宝 -> 古典名著 -> 水浒传
水 浒 传
 
 
 

林冲吃了一惊,三步做一步跑到陆谦家,抢到胡梯上,却关着楼门。只听娘子叫道:"清平世界,如何把我良人妻子关在这里?"又听得高衙内道:"娘子,可怜见救我!便是铁石人,也告得回转!"

 

林冲叫道:"大嫂开门!"那妇人听得是丈夫声音,只顾来开门。高衙内吃了一惊,推开窗跳墙走了。

  林冲上得楼,寻不见高衙内,问娘子道:"不曾被这厮玷污了?"娘子道:"不曾。"林冲把陆谦家打得粉碎,扶着娘子下楼。锦儿接着,三个人一起回家去。
 
 

林冲拿了一把解腕尖刀,径奔樊楼去寻陆谦,也不见了。又来他门前等了一晚,不见回家。娘子劝道:"我又不曾被他骗了,你休得胡做!"林冲道:"可恨陆谦这畜生,平日里称兄称弟,也来骗我!"一连等了三日,都不曾等到。

  第四日,鲁智深因连日不见林冲,便来林冲家相探。两个叙了几句,便一同上街来,吃了一日酒,又约明日相会。自此,林冲每日与智深上街吃酒,把这件事放松了。  

这一日,两个同到阅武坊巷口,见一条大汉手里拿着一口刀,插支草标儿立在街上,口里自言自语道:"偌大东京,没一个识得军器的!"林冲听得,猛回过头来,说道:"将来看。"那汉飕的刀掣将出来,明光光的夺人眼目。

 
 

林冲接刀在手,同智深看了,失口道:"好刀!你要卖几钱?"那汉索价二千贯,林冲还了一千贯。那汉叹口气道:"罢,罢!金子作生铁卖了!"林冲别了智深,自引那汉去家中取钱。

 

林冲将银子折算钱贯,与了那汉,问道:"你这口刀哪里得来?"那汉说:"小人祖上留下。因为家境日落,没奈何将来卖了。"林冲道:"你祖上是谁?"那汉道:"若说时,羞辱死人!"拿了银两自去。

 

林冲把刀翻来覆去看了一会,喝采道:"果然好刀!高太尉府中有一口宝刀,胡乱不肯教人看,我几番借看也不能够,今日我也买了这口好刀,慢慢和他比试。"当晚不落手看了一晚。

 
 

次日已牌时分,只听得门首两个承局叫道:"林教头,太尉钧旨,说你买了口好刀,就叫你拿去比看。太尉在府里专等。"林冲听得,说道:"又是甚么多口的报知了!"拿了那口刀,随这两个承局往太尉府去了。

 

林冲道:"我在府中不曾见得二位。"两人道:"小人新近参随。"却早来到府里,进到前厅,两个道:"太尉在后堂坐候。"引林冲转入屏风,过了三重门,到了一个去处。又道:"教头少待,等我去禀太尉。"自入内去了。

 

一盏茶时,不见出来,林冲探头入帘看时,只见檐前额上有四个字"白虎节堂"。猛省道:"这节堂是商议军机大事处,如何敢擅入!"急待回身,只听得靴履响,一个人从外面入来,林冲看时,不是别人,正是本管高太尉。

 



  网站帮助 网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方法 帮助信息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0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