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瑰宝 -> 古典名著 -> 水浒传
水 浒 传
 
 
 

林冲执刀向前行礼,太尉喝道:"林冲!你又无呼唤,因何擅入白虎堂?手里拿着刀,莫非来刺杀本官?"林冲躬身道:"恩相!"恰才蒙两个承局呼唤林冲拿刀来比看。太尉道:"承局在那里?"林冲道:"他们已投堂里去了。"

 

太尉道;"胡说!甚么承局敢进我节堂里去?左右,与我拿下这厮!"话犹未了,耳房里走出二十余人,把林冲横推倒拽下去。林冲大叫冤屈。太尉道:"解去开封府,吩咐滕府尹好生推问,明白处决!就把这刀封了去!"

  到得开封府时,恰好府尹坐衙未退。太尉亲信把太尉言语对府尹说了。府尹道:"林冲,你手执利刃,故入节堂?这是该死的罪!"林冲告道:"恩相明镜,念林冲负屈衔冤!小人虽是粗卤军汉,颇识法度,如何敢擅入节堂?"
 
 

林冲把妻子到狱庙还愿,遭高衙内调戏,以后赚去陆谦楼上,后来买了这口刀,今日高太尉差两个承局来家,叫拿刀到府里比看,详细说了一遍。道:"这是太尉设计陷害林冲,望恩相做主!"府尹听了,叫取刑具上了下在牢里。

  林冲家里自来买上告下,使用财帛。有个当案孔目孙定,为人最耿直,他明知这事,禀府尹道:"看林冲口词,是个无罪的人,只是无法捉拿两个承局。今着他招做'不合腰悬利刃,误 入节堂,'脊杖二十,刺配远恶军州便了。"  

府尹升厅,叫林冲除了长枷,断二十脊杖,唤个文笔匠刺了双颊,发配沧州牢城。当厅钉了护身枷,贴上封条,差董超、薛霸两个公人监押前去。

 
 

两个公人领了公文,押送林冲出开封府来。众邻舍及林冲的丈人张教头接着,一同到州桥下酒店里坐定。林冲道:"多得孙孔目维持,这棒不毒,因此走得动"。张教头叫酒保安排酒果款待两个公人,并拿出银两赉发他们。

 

林冲拱手对丈人道:"泰山在上,自蒙错爱,将令媛嫁与小人,已经三载,未曾面红耳赤,半点相争。今配去沧州,生死未保,娘子在家,去心不稳,今日众高邻在此,林冲自行主张,立纸休书,任从改嫁,免得高衙内陷害。"

 

张教头百般劝慰,哪里肯步应承。林冲道:"感谢泰山厚意。若可怜见林冲,依允小人,便死也瞑目!若不依时,林冲便挣扎得回来,誓不与娘子相聚!"张教头道:"既然如此,权且由你写下,我只不把女儿嫁人便了。"

 
 

当下叫酒保寻个写文书的人来,林冲说:那人写。一时写毕,林冲借过笔来,在那年月下押个花字,打个手模。

 

正在这时,只见锦儿搀着娘子号天哭地叫将来,林冲起身接着道:"娘子,小人有句话已禀过泰山了。为是林冲今去沧州,生死未保,诚恐误了娘子青春,今已写下文字在此。万望娘子休等小人,莫为林冲误了贤妻。"

 

娘子哭道:"丈夫!我不曾有半些儿污点,如何把我休了?"林冲道:"娘子,我是好意,恐日后两下相误。"张教头道:"我儿放心。虽是女婿主张,我终不成将你再来嫁人?这事且由他去。"娘子听说,一时哭倒,气绝在地。

 



  网站帮助 网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方法 帮助信息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0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