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瑰宝 -> 古典名著 -> 水浒传
水 浒 传
 
 
 

行了两程,讨了一辆车子,叫林冲上车将息,三个跟着车子。智深一路买酒买肉,将息林冲,那两个公人也吃。

 

遇着客店,早歇晚行,都是两个公人打火做饭。二人暗暗商量:"我们被这和尚监押定了,明日回去高太尉必然奈何俺。"薛霸道:"我听得大相国寺菜园新来个僧人,唤做鲁智深,想来必是他。回去着陆谦自去寻和尚便了。"

  行了十七、八日,离得沧州近了。智深道:"兄弟,此去沧州不远,前路都有人家,再无僻静处了。俺如今和你分手,异日再得相见。"林冲道:"师兄回去,泰山处可说知,防护之恩,不死当以厚报。"
 
 

智深取出一、二十两银子与林冲,把三、二两与两个公人,道:"你两个撮鸟的头,硬似这松树么?"二人答道:"小人是父母皮肉包着些骨头。"智深抡起禅伏,把松树只一下,打得树有二寸深痕,齐刷刷的断了。

  智深喝道:"你两个但有歹心,教你头也似这树一般,"拖了禅杖,自回去了。两个公人只把头来摇:"好个莽和尚,一下打折一株树。"林冲道:"这个值得甚么?相国寺一株柳树,连根也拔了出来。"二人方才得知是实。  

行到是午,早望见一座酒店,三人入到里面坐了。店主人见了林冲,便来说道:"俺这村中有个大财主,姓柴名进,专一招集天下好汉,常常嘱咐我们:'如有流配来的犯人,可教他投我庄上来,我自资助他。'你们何不去投他!"

 
 

林冲听了,对两个公人道:"我在东京时,常常听得军中人传说柴大官人名字,却原来在这里。我们何不去投奔他?"董超、薛霸寻思道:"既然如此,有甚亏了我们处?"和林冲问了路径,一同出店门来。

 

只见一簇人马飞奔而来,中间马上一位官人见了林冲,问道:"这位是甚么人?"林冲道:"小人是东京禁军教头林冲,为因恶了高太尉,刺配来此沧州。闻得这里有个柴大官人,特来相投。"那官人慌忙下马道:"柴进有失迎迓。"

 

柴进携住林冲的手,一同进庄,直到厅上。两个叙礼罢,柴进说:"小可久闻教头大名不期今日来踏贱地,足慰平生渴仰之愿。"林冲道:"大人贵名,传播海宇,谁人不敬?不想今日得识尊颜,林冲万幸。"

 
 

柴进便唤庄客,快杀鸡宰羊,整治酒席。少间,安排得酒食果品海味,搬来摆在桌上。柴进当下坐了主席,林冲坐了客席,两个公人在林冲肩下,叙说些闲话,江湖上的勾当。

 

柴进留林冲在庄上一连住了几日,每日好酒好食相待。两个公人催促要行,柴进又置席面送行,又写了两封书。吩咐林冲道:"沧州太尹也与柴进友好,牢城管营、差拔亦与柴进交厚。可将这两封书去下,必然看顾教头。"

 

次日天明,吃了早饭,柴进叫人捧出二十五两一锭大银,送与林冲;又将银两赉发两个公人。柴进送出庄门作别,吩咐道:"待几日小可自使人送冬衣来与教头。"林冲谢道:"如何报谢大官人。"

 



  网站帮助 网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方法 帮助信息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0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