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瑰宝 -> 古典名著 -> 水浒传
水 浒 传
 
 
 

午牌时分,已到沧州城里。三人径到州里下了公文,押送牢城营内来。两个公人领了回文,相辞了回东京去。

 

午牌时分,已到沧州城里。三人径到州里下了公文,押送牢城营内来。两个公人领了回文,相辞了回东京去。

  林冲等他发作过了,去取五两银子,陪着笑脸告道:"差拔哥哥,些小薄礼,休言轻微。"差拔见了,看着林冲笑道:"林教头,我也闻你的好名字,果然是个好男子!想是高太尉陷害你了。虽然目下受苦,久后必然发迹做大官。"
 
 

林冲又取出十两银子并柴进书札,烦差拔送与管营。差拔道:"柴大官人的书,一封值一锭金子。我去与你下书,少间管营来点你,要打一百杀威棒时,你便说一路有病,未曾痊可。我自来与你支吾。"林冲谢了指教。

  少间,牢头来把林冲引到点视厅前,管营道:"你是新到犯人,太祖皇帝旧制:'新人配军,须吃一百杀威棒。'左右与我驮起来。"林冲告道:"小人路感风寒,未曾痊可,告寄打。"管营道:"权且寄下,待病痊可再打。"  

差拔道:"现今天王堂看守的多时满了,可教林冲去替他。"就领了林冲,来天王堂交替。差拔道:"林教头,我十分周全你,看天王堂是营中第一样省力气的勾当,早晚只烧香扫地便了。"林冲道:"多承关照。"

 
 

林冲自此在天王堂内,每日只是烧香扫地,不觉光阴早过了四、五十日。那管营、差拔得了贿赂,日久情熟,由他自在亦不来拘管他。柴大官人又使人送冬衣并人事与他。那满营囚徒,亦得林冲救济。

 

忽一日,管营把林冲唤去,说道:"你来这里多时,柴大官人面皮,不曾抬举得你。此间东门外十五里有座大军草料场,每月有些常例钱寻觅。原是一个老军看管,如今你去替那老军来守天王堂,可与差拔便去那里交割。"

 

林冲取了包裹,带了尖刀,拿了条花枪,与差拔一同辞了管营,取路投草料场来。正是严冬天气,彤云密布,朔风渐起,却早纷纷扬扬卷下一天大雪来。

 
 

来到草料场看时,一周遭有些黄土墙,七、八间草屋做着仓廒,四下里都是马草堆,中间一座草厅。到那厅里,只见那老军在里面向火。差拔道:"管营差这个林冲来替你回天王堂看守,你可即便交割。"

 

老军与林冲点数交割了,便收拾行李。临了,指着壁上一个大葫芦说道:"你若买酒吃时,只出草场投东大路去三、两里便有市井。"自和差拔回营里去了。

 

林冲就床上放了包裹被卧,坐下生些焰火起来。仰面看那草屋时,四下里崩坏了,又被朔风吹撼,摇振得动。寻思道:"这屋如何过得一冬?待雪睛了,去城里唤个泥水匠来修理。"

 



  网站帮助 网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方法 帮助信息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0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