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瑰宝 -> 古典名著 -> 水浒传
水 浒 传
 
 

向一会火,觉得身上寒冷,因想:"恰才老军说二里路外有市井,何不去沽些酒来吃?"把枪挑了酒葫芦,出来把草场门锁了,信步投东而行。行不上半里路,看见一所古庙,林冲顶礼道:"神明庇佑,改日来烧纸

 

又行了一会,望见一簇人家,篱笆中挑着一个草帚儿在露天里。林冲径到店里,店家切一盘熟牛肉,烫一壶热酒请林冲吃。林冲吃了数杯,又买了一葫芦酒,包了两块牛肉,留下些碎银子,叫声相扰,便出门来。

  看那雪,到晚越下得紧了。林冲踏着瑞雪,迎着北风,飞也似奔到草场门口开了锁,入内看时,那两间草厅已被雪压倒了。
 
 

林冲恐怕火盆内有火炭延烧起来,搬开破壁子探身入去摸时,火盆内火种都被雪水浸灭了。把手去床上拽了一条絮被,钻将出来。因见天色黑了,想起半里路外有座古庙,且去那里宿一夜,等天明再作理会。

  林冲把门拽上锁了,望那庙里来,入得庙门,把门掩上,将一块大石头掇过来靠了门。进里面看时,殿上塑着一尊金甲山神,两边一个判官、一个小鬼。林冲扯被絮盖了下半身,把葫芦冷酒慢慢地吃,就将怀中牛肉下酒。  

正吃时,只听得外面必必剥剥地爆响,林冲跳起来就壁缝里看时,只见草料场里火起,刮刮杂杂的烧着,林冲拿了花枪待来救火,忽听得外面三个人脚步响,直奔庙里来,用手推门,却被石头靠住了,再也推不开。

 
 

三人在庙檐下看火,数内一个道:"这条计好么?"一个应道:"果然亏管营、差拔用心。回到京师,禀过太尉,都保你做大官。"又一个道:"这番张教头没得推故了。太尉多次托人去说,那厮越发不肯,因此特使俺两个来干这件事。"

 

林冲听那三个人时,一个是差拔,一个是陆谦,一个是富安。自思道:"天可怜见林冲!若不是倒了草厅,我准定被这斯们烧死了。"于是,轻轻把石头掇开,挺着花枪,左手拽开庙门,大喝一声:"泼贼哪里去!"

 

三个人都惊得呆了。急要走时,林冲举手,"喀嚓"一枪,先搠倒差拔。陆谦叫声:"饶命!"慌了手脚,走不动。那富安走不到十步,被林冲赶上,后心只一枪,又搠倒了。

 
 

林冲翻身回来,陆谦才行得三、四步,林冲抢上去劈胸只一提,丢翻在雪地上,用脚踏往胸脯,身边取出那口刀来,喝道:"泼贼,我自来和你无冤无仇,如何这等害我?"陆谦告道:"不干小人事,太尉差遣,不敢不来。"

 

林冲骂道:"奸贼!我与你自幼相交,今日倒来害我,怎不干你事?且吃我一刀!"把陆谦身上衣服扯开,把尖刀向心窝里只一剜,七窍迸出血来,将心肝提在手里。

 

林冲把陆谦头割下来,又割了富安、差拔的头,将三个人头发结做一处,提入庙里来,都摆在山神面前供桌上。

 



  网站帮助 网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方法 帮助信息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0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