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瑰宝 -> 古典名著 -> 西厢记
西 厢 记
 
 
 

如此恩爱往来,不觉已越月余。老夫人渐有觉察,恰恰那日欢郎无意中说出姐姐与红娘每晚烧香到半夜,老夫人益发起疑,把红娘叫来盘问。

 

"小贱人,你知罪么?"夫人劈脸便问。红娘回道:"奴婢不知罪。""你还嘴强!今天实说了便罢,若不实说,我打死你这个贱人。"老夫人举起家法板边拷边问:"谁叫你和小姐深更半夜花园里去来?"

  红娘见隐瞒不过,干脆直说道:"夫人息怒,听红娘道来--那晚夜深停了针绣,和小姐闲谈心,说张生哥哥病久,我俩背着夫人,到西厢问候。"夫人急问:"那张生说了什么?"
 
 

"他说夫人恩做仇,教他半途喜变忧。""喜变忧怎样?快往下讲!"红娘略顿一顿,"往下么……他把门儿关了,我只好走。他们情意两相投,夫人你得罢休,便罢休,又何必苦追究。"

  老夫人目瞪口呆:"这……都是你个贱人。"红娘却大胆回道:"此非张生、小姐、红娘之罪,实乃夫人之过,一不该言而无信将婚姻赖,二不该女大不嫁把青春埋,三不该不曾发落那张秀才。如今是米已成饭,难更改!"  

夫人心有不甘,要把张生送官究办,红娘劝她且休惊动官府为好,传将开去,都知道相国夫人背义忘恩,反为不美,不如成其好事,实为两便。夫人暗忖:这话也是,待经官啊,不免玷辱家门,莫若将女儿给了张生这厮罢。

 
 

主意既定,只得叫红娘先把莺莺唤来,随后再传张生。莺莺听说事发,大吃一惊,又经红娘告知母亲已答应成全婚事,才稍稍放心,羞人答答跟着红娘来到前厅。

 

老夫人边哭边责怪女儿:"今日你作下这等勾当,如何做人?唉,谁教我养女不长进!"

 

又对着刚来拜见的张生厉声说道:"你这秀才白读了圣贤之书!待把你送官,恐坏了我家名声。我如今将莺莺与你为妻,只是……"

 
 

她明白道出崔门三代不招白衣女婿之意,要张生明日即赴长安赶考,得了官方能迎娶莺莺,落第了休来相见。一面吩咐安排果酒,明日在十里长亭为张生饯行。

 

第二天,老夫人请法本长老作陪,一行人来到长亭。时值暮秋天气,一碧云天,黄花满地,西风凄紧,北雁南飞,为离人平添无限愁绪。

 

老夫当着长老之面发话,嘱咐张生此去定要谋得功名,才不辱没了相国门庭。

 



  网站帮助 网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方法 帮助信息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0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