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瑰宝 -> 国画殿堂
 
  1840年鸦片战争后,中国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上海、广州等辟为通商口岸,商贾云集,经济繁兴,许多画家亦聚集于此,卖画为生,形成了商业气较重、雅俗共赏的“海上画派”与“岭南画派”。
      1919年“五四”新文化运动提出“美育代替宗教”的革命口号,蔡元培在杭州西子湖畔创立了中国第一所国立高等美术学府——国立艺术院(今中国美术学院),从此画家兼美术教育家(即“学院派”或“教授派”)成为画坛的主流。
      面对中外文化交流日益频繁的形势,一些有革新精神的画家,坚持弘扬中华传统艺术,增加学养,不断推进绘画的发展。主要代表人物有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傅抱石,人称“齐黄潘傅”。另一些留洋归国的画家,主张中西兼溶,吸收西画优秀成分,推进中国绘画的改革。代表人物有林风眠、徐悲鸿、刘海粟、吴作人,世称“林徐刘吴”。
      在抗日战争中,中国画家以满腔受国热情投入了反法西斯的斗争,涌现出一批激励抗日斗志的优秀作品,如蒋兆和的《流民图》。徐悲鸿的《奔马图》、《醒狮图》等。抗日战争结束后,有的画家向海外发展弘扬中华传统艺术,并借鉴海外艺术的长处,不断探索水墨画的创新。他们孜孜以求,使世界进一步认识了中国绘画的魅力,张大千就是其中的典型。他的作品多次获得国际好评,有人称他为“东方的毕加索”。
      活跃于大陆的学院派画家,也经过不懈的努力,推陈出新,逐渐形成南北互相呼应的局面。历经极左路线与“文革”的摧残,画家们坚持发展传统艺术的赤诚之心更坚,心胸更为广博,学养也愈为丰厚。“笔墨当随时代”,已成为大家的共识。崇尚艺德、不断创新的李可染、陆俨少是其中的佼佼者,经过他们艰辛的努力,中国绘画艺术由古典向现代转换,进入了“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更新的境界。
 

"海上画派"与"岭南画派

  清末民初,上海和广州等沿海城市开埠通商,吸引着各方画家云集。他们最先接受维新思想和外来文化,对传统中国画进行大胆的改革和创新,作品体现时代生活气息,融合外来艺术技法因素,在"正统派"外别树旗帜,形成"海上画派"和"岭南画派"。
  "海上画派"的主要画家的有赵之谦、"四任"(任熊、任薰、任颐、任预)、虚谷、吴昌硕、吴友如等。赵之谦的作品,善于将篆隶书法功力融入画面,风格浑朴秀劲,花卉设色浓艳,宏伟富丽,以象征吉祥。
  吴昌硕也以书法、篆刻入画,作品金石味浓郁,风格沉着雄肆。他除花卉外,兼长人物、山水,画面题诗文以吐泄豪情,既使构图完美,又使意境丰富。吴昌硕治印也很出名,他是杭州"西泠印社"的创始人。
  "四任"中以任颐(字伯年)最著,他善于画人物、花鸟,所作受陈洪绶影响,略作夸张,线纹坚劲凝炼;而又吸收民间设色技法,色彩明丽。任颐好以民间故事、历史人物入画,如《凫荷图》、《风尘三侠》、《吕布与貂婵》等,雅俗共赏。
"岭南画派"以留学日本的广东人高剑父、高奇峰兄弟以及陈树人为著,世称"岭南三杰"。他们的作品中融入海外技法,即水墨中掺入水彩、水粉画的粉质颜料,在不吸水的矾纸上作画,使画面色彩鲜艳亮丽,借此表现岭南阳光充足的亚热带自然风光,有"新国画派"之称。

弘扬传统的齐黄潘傅

  20世纪以来,中国绘画经历了激烈的分化与变革,因循传统、恪守古法的画风虽然仍在延续,但已失去活力;同时,西画的东渐,油画、水彩、水粉画的发展,也使中国绘画的因循守旧之风更为颓衰。此时,以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傅抱石为代表的一批有革新精神的画家应运而生。他们植根于传统,重视师法自然和切入现实生活,努力提高学养,弘扬传统绘画中的优秀成分,刻苦创新,使中国画在内容和形式上都有新的开拓。
  齐白石(1863年-1957年),湖南湘潭人。精写意花鸟,尤工水墨虾、蟹、鱼、蛙,从徐渭、八大、吴昌硕等人笔墨中汲取技法,又长期观察自然景动物,所作着墨不多,概括生动,设色墨彩相融,质朴天真,活泼多趣。山水构图奇肆,治印古朴,蔚然成家。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并获得世界和平理事会授予的和平奖金。
  黄宾虹(1865年-1955年),生于浙江金华,安徽歙县人。曾任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今中国美术学院)教授。他主张画家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求修养之高",又认为中华大地无山不美,无水不丽,对祖国大好河山充满了热爱之情。他重自然气韵,开创了"黑、密、厚、重"的独特画风,元气淋漓,草木华滋。黄宾虹擅长用浓淡不同的墨彩、反复勾画点染,而呈现层次丰富、意境深邃的景象,初看似苍茫一片,细看自然生动,乱而不乱,意趣无穷。
  潘天寿(1886年-1971年),浙江宁海人。擅诗书画印,山水花鸟、人物兼长,画风受八大、石涛影响,而又自具雄肆奇倔的面目,线条坚定粗犷有力,构图出人意表,体现刚强不屈的豪迈民族性格,变文人画柔雅为沉雄、坚毅,有撼人的力量和强烈的现代意识。晚年擅指画,巨幅鸿篇,册页小品,皆风姿独具。曾任国立艺专、浙江美术学院(皆为中国美术学院前身)院长,全国美协副主席。1958年获苏联莫斯科美术研究院名誉院士。著《中国绘画史》等。
  傅抱石(1904年-1965年),江西新喻人。曾受徐悲鸿器重,推荐赴日留学,归国后任教于国立艺专(今中国美术学院)、南京中央大学美术系。善绘山水、人物,工意兼具,线描或细挺,或秀柔,面部具体,衣着姿式泼墨写意,尤擅长历史人物,既有晋、唐古雅之风,又有现代浪漫气质,如《九歌图·湘君》。山水泼墨淋漓,或如风雨交加,或如烟云流布,大气磅礴,神奇莫测,颇为生动。笔墨酣畅纵横,有"抱石皴"之誉。晚年任南京师范学院艺术系教授、江苏国画院院长,著有《石涛上人年谱》等。

兼溶中西的林徐刘吴

  "五四"以来,蔡元培、陈独秀、胡适、鲁迅等新文化运动健将都按照各自的观点倡导美术革命。有的提出改革国画的纲领,有的留学归国后办新学,画模特儿、办展览、出画报,形成一役力量,向以模拟四王山水为代表的"正统派"展开进攻。兼溶中西的林风眠、徐悲鸿、刘海粟、吴作人等教授即为其中的杰出人物。
  林风眠(1900-1991年),广东梅县人。少年时以《芥子园画谱》习画,后留法,研习西画。归国后,1928年被蔡元培派赴杭州,创立"国立艺术院"(今中国美术学院),任首任院长。他艺通中西,对中西的审美情趣皆有深刻的领悟,以调和中西复兴中国艺术为已任。长于人物、花鸟、山水,所作富有韵味,且通俗易懂。他的孤鹜、秋雁、水汀、美女等水墨画,设色浑化自如,浓艳处多加积色和复色,清雅处纯净透明,厚而不浊,淡而不薄,光影色彩自然柔和,具有诗一般的美感和盎然的生命力。晚年定居香港,弟子遍及海内外。
徐悲鸿(1895年-1953年),江苏宜兴人。早年赴日本和法国游学,1927年归国。历任北平院院长、中央美术学院院长等。
  擅长人物、动物、花卉等。主张学习素描,讲求造型之严谨、结构之精确、整体感之强烈,并认为应吸收西画优秀技法,丰富中国绘画的创作。所绘人物、动物,笔墨放纵,形神兼备,往往还寓以热爱祖国、嫉恶如仇的情感
  刘海粟(1896年-1994年),江苏武进(今常州)人。十七岁赴沪创建上海美专,主张尽力发掘中国传统美术宝藏,尽量吸收外来新艺术,首倡中国人体模特儿教学;打破关门教学陈规,带学生赴西湖写生;招收女生,开中国男女同校先河。反对封建礼教,人称"叛徒大师"。后旅日游欧访南洋,艺名日著。
  善山水,泼墨与没骨重彩尤奇诡,光怪陆离,汪洋姿肆,气魄阔大。曾多次赴黄山写生,所写黄山图,奇幻壮丽,寄托对祖国山河无限热爱的深情。
  吴作人(1908- ),安徽泾县人。年青时受徐悲鸿帮助,赴欧留学。归国后执教于中央大学艺术系、国立艺专。善于溶会中西技艺,所作骆驼、牦牛等,构图简洁,造形生动,有清新、洗练、柔和、秀美的特点,水墨色彩变化微妙,格调高雅,耐人寻味。历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等。

蒋兆和的《流民图》

  1937年日寇侵华,烧杀掳掠,奸淫妇女,无恶不作,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苦难。爱国主义画家蒋兆和(1904年-1986年)目睹山河破碎、民不聊生的现实,心痛万分,乃创作《流民图》以表达他对沦陷区人民流离失所生活的深深同情。
  《流民图》从1941年开始构思,至1943年完成,高2米,长约26米,表现逃难群众悲惨的生活。画家塑造了一百多个无家可归的社会底层的劳苦大众形象,与真人等大,构图多为半身特写,重个性刻画,使形象有呼之欲出之感。笔墨则侧重悲怆氛围烘染与愤慨情绪的渲泄,缩短了艺术形象与观众间的距离,具有强大的艺术感染力,成为"为民写真"的现实主义杰作。
  该图在北平(今北京)太庙展出,不及一日,就被日本军宪勒令停展。1944年移至上海租界展出,在国内外都有广泛的影响。蒋兆和先后任教于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北平艺专等,1950年后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蜚声世界的张大千

  近百年来,在继承传统、开辟时代新风的众多画家中,张大千(1899年-1983年)无疑是极具代表性的一代大师。
  他是四川内江人,年青时游学日本,后归隐四川青城山,潜心于石涛、八大及董源、巨然、王蒙等古典风格,又赴敦煌临摹壁画,技艺大进。中年达到可与古人争雄竞胜的水平。
  1949年出国,云游美洲、欧洲等地,视野扩及世界,学养雄厚,终于自出机抒,所作以泼墨泼彩呈现出苍浑渊穆的面目,用抽象表现主义开拓了中国画的新领域。
  张大千于山水、人物、花鸟、鞍马无所不精,工意兼具,勤奋创作,乐此不疲,且于历代宫廷画、文人画、民间画以及西洋画皆有汲取,取精用宏,晚年由传统派画家而成为融和西法的变革派画家。作品早、中、晚年风格不同,但都以浓郁的东方情调而备受世人瞩目。1956年他与毕加索在欧洲相识,被画坛称为"东方的毕加索"。晚年病逝于台北"摩耶精舍"。


李可染与陆俨少

  经历了政治、经济、文化的剧烈变革,在全盘西化、中西融合,以及新儒学思潮浸润的二十世纪后期,中国绘画不断发展的进程已成为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李可染(1907年-1989年)、陆俨少(1909年-1993年)就是推动当代中国绘画发展的南北二位著名教授。
  李可染,江苏徐州人。曾就学于杭州"国立艺专"(今中国美术学院),后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本世纪中国绘画的传统主义大师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及改良主义大师林风眠、徐悲鸿、刘海粟都是他的老师。在错综复杂的文化环境中,他"以最大的功力打入传统,以最大的勇气打出传统";并将西洋画中的明暗法、几何造形法、封闭立体主义构图法等技巧,透过自己的理解,适切地融入个人的绘画中,不但塑造出具有创造性及成熟的绘画风格,并成功地完成中国绘画的改革。
  李可染的绘画讲求点、线的搭配,注意点线面的节奏感,山水构图圆中见方,饱满严谨,画面明暗层次丰富,云烟朦胧,亮点活跃;人物、动物墨块笔痕清晰有力,简练拙朴,生趣勃勃,尤多农家自然清新气氛。他主张苦学,主张深入学习传统、深入观察大自然、深入思考、深入实践,人称"苦学派"。
  李可染的友人陆俨少是上海嘉定人,年青时受吴湖帆器重,博采历代名家技法,尤得力于元人王蒙。抗战时避难入川,看遍巴蜀山水,深受自然启发。所作山水长于用线条勾云划水,以留白法表现云烟;构图自出机杼,由小及大,转折之间,别开生面;下笔中锋、偏锋、皴擦互用,厚重而不刻板,秀雅而不艳媚。云水激荡,山川奇伟,大气磅礴,神采飞动。
  陆俨少虽对传统作了创新,但他对画家要有坚实的文化修养却从不怀疑,曾说要"三分读书,三分写字,四分画画",是位诗、书、画全面发展的大师。晚年陆俨少任浙江美术学院(今中国美术学院)教授,著有《山水画刍议》等。
  纵观数千年中国绘画的发展,无不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的发展有密切的关联。随着时代脉搏的跳动,中国绘画的技法技巧、表现手段、文化内涵也更为多姿多彩、雄奇豪迈。
  "笔墨当随时代"。在国运昌盛、民族审美观日益提高的今天,中国绘画必将以更新的姿态,弘扬民族优秀精神,而屹立于世界艺术之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