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瑰宝 -> 书法艺术 -> 两汉
两汉书法艺术

  两汉书法分为两大表现形式。一为主流系统的汉石刻;一为次流系统的瓦当玺印文和简帛盟书墨迹。“后汉以来,碑碣云起,”是汉隶成熟的标记。在摩崖石刻中(刻在山崖上的文字)尤以《石门颂》等为最著名,书家视为“神品”。于此同时蔡邕的《嘉平石经》达到了恢复古隶、胎息楷则的要求。而碑刻是体现时代度与韵的最主要的艺术形式,康有为将其分为八类,认为“至于隶法,体气益多”,中以《封龙山》、《西狭颂》、《孔宙》、《乙瑛》、《史晨》、《张迁》、《曹全》诸碑尤为后人称道仿效。可以说,每碑各出一奇,莫有同者。北书雄丽,南书朴古,体现了“士”、“庶”阶层的不同美学追求。
      
  至于瓦当玺印、简帛盟书则体现了艺术性与实用性的联姻。汉代墨迹的重视,是由于《流沙堕简》及《遣册简》的出土,古代简牍是由竹木加以牛筋等串编而成,用墨笔书写,字体篆隶兼具,率直淳朴,与秦简笔法无波挑不同,汉简增加了波磔俯仰,在《居延汉简》中时有今草出现,圆笔运行,悬针垂露等特色已十分明显,具蚕头雁尾,是汉代墨迹的代表作品,较之书于玉石上的“盟书”更具有时代特点。
   

·蔡 邕              
比丘法生造像记 大富(瓦当) 封龙山碑 关(瓦当) 郭泰碑 汉并天下(瓦当)
衡方碑 郃阳令曹全碑 居延汉简 孔彪碑 鲁相韩造孔庙礼器碑 鲁相乙瑛请置百卒史碑
马王堆帛书 千秋万岁(瓦当) 千秋万岁(瓦当) 千秋万世昌、长乐未央(瓦当) 秦相泰山刻 上林农官(瓦当)
尚书三体石经 司隶校尉杨孟文石门颂 泰山都尉孔宙碑 荡阴令张迁碑 万岁(瓦当) 万岁富贵(瓦当)
维天(瓦当) 武威仪礼汉简 夏承碑 鲜于璜碑 兴华无极(瓦当 信天无极(瓦当)
熹平石经 西狭颂 云梦睡虎地秦简 云梦睡虎地秦简 朝侯小子残碑 张寿残碑
诏版文 郑固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