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瑰宝 -> 文物大观 -> 金银器
金 银 器

 
  黄金性能稳定,在自然界中以游离态存在,延展性强,其特性早为古人认识。

  在考古发掘中,河南安阳殷墟有金箔出土,郑州商代遣址出有夔凤纹残金饰件,北京平谷商墓出有金钏和金耳环。

  春秋、战国时期,河南陕县上村岭春秋墓出有金铉泡;河北易县、唐山均有春秋至战国时期金饰出土;湖北隋县曾侯乙墓出有金鼎、金杯等;河北满城西汉中山王刘胜墓有金兽及医用金针出土,定县有西汉累丝金饰出土,新疆汉代乌孙墓出土有金指环、耳环及各种形式的金箔饰件。内蒙古凉城出土的一批西晋时期的金银器,其中有兽形金饰牌、金饰件,有的金饰刻有"猗金"三字,当是西晋时期拓跋鲜卑人所用。江苏宜兴周处墓出土金器多件,内有一枚金顶针和一个累丝金篮,南京东晋王氏墓群出土有金铃、金环、金钗、金簪和镶金刚石的金指环,据专家考证,当时的金刚石是从外国传入的。

  隋、唐时期,金银器制作水平大有提高,西安隋李静训墓出土有金耳环、指环、闹蛾金钗等物。西安何家村出土唐代金银器一百多件,有环柄八曲杯、环柄八棱杯、高足杯、提梁壶、双耳锅、熏炉、熏球等。器物成型以钣金锤、浇铸为主,采用切削、抛光、焊接、铆、刻、凿等制作工艺,有的器物留有明显切削加工痕迹,螺纹清晰,可以看出起刀点和落刀点;有的金盒上,螺纹的同心度很强,纹路细密,子母口密合,子口系锥面加工,说明已使用车床,部分器皿纹饰、造型,吸收了中亚、西亚文化的特点。

  唐、辽、宋、金、元时期,佛教盛行,佛塔地宫,多藏有佛教文物,其中如陕西扶风法门寺佛塔地宫出土唐代法器及舍利金棺等物,为近年考古一大发现。云南大理三塔,发现有大理国明治年间金佛七尊,河北承德发现契丹文金符牌,上刻"敕宜速"三字,是传达皇帝诏令,调发兵马的信物。

  明、清金器以北京昌平明万历皇帝朱翊钧定陵出土的金冠、金盆等最为有名,反映出金属细工艺的新水平。清代金器盛行于宫廷和民间,故宫博物院珍宝馆陈列清宫所用各种金器数量甚多,为宫廷手工艺精品。民间金器多为首饰之类,生产至今不衰。

  银在自然界多以硫化银存在,不易提炼,其使用历史较金为晚。以银制器,始于战国时期,所见实物有安徽寿县出土"楚王室客为之"银匜、河南洛阳金村出土"甘孝子"银匜。陕西西安青门村出土西汉"窦氏"银匜,流下刻铭记容、记重、记年,是少见的珍品。

  唐代及其以后各代银器和金器一样,同是贵重的金属细工艺,凡是金质器物都可用白银制作,且价格较金器便宜,受到中国各族广大群众的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