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人物

 


陈丹青:我的野心仍在绘画上 出书只是为了还债

12/10/2007/09:18
华夏经纬网

  “我的野心仍在绘画上。出书只是为了还多年来的债,我会尽快结束打散工的状态,真的要画画了”

  身为画家,却屡有新的文字作品推出。陈丹青以独特的文化人形象游走在两种身份之间,继《退步集续编》之后,他的又一本专栏集《与陈丹青交谈》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

  《与陈丹青交谈》是2001年一年陈丹青在《艺术世界》杂志上的专栏文章结集,这是他迄今唯一开办的专栏,普通读者提出各样问题,由他作答,互相交谈,作者和读者这样近距离的互动,这在当时是非常新颖的事,因为生活快节奏的急功近利,使众多读者的“提问相当浅杂,思路却皆尽相似”,对陈丹青是很大的考验,他必须从浅处看出深意,从众多似真似假的疑问中指出症结所在。本书十二篇文章基本不设主题,只回答一个个提问,以十二个月为区分标志。文中陈丹青一般避开专业问题,就社会、教育、现实主义等展开探讨。

  忆及当年,陈丹青表示:“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得快。当初少年歌迷尚不知周杰伦何方神圣,‘80后’才俊适在大学用功……在我,新世纪初来乍到看家国,事事糊涂而新鲜,径自在专栏里和‘广大读者’瞎起劲,前十一期我看见自己的嘻皮笑脸,到了末一期,忽然对准外语考试破口大骂,实在是从气闷的学院伸出脑袋,做做深呼吸。我的恶名,大概便起于那次公开发作吧,据说,当年四川美院的学生复印了贴墙上,上书‘请看猛文’。”专栏出来后,反响出奇好,吸引了一大批读者,其中就有央视主持人崔永元、白岩松及香港导演王家卫。

  在回国的这几年,国内艺术家们的作品在西方受到追捧,而陈丹青却一直远离热闹的绘画界,专栏的诞生也使得他在美术界遭受争议:“回国及今,我常被美术圈好汉斥为江郎才尽无路走,转而假借媒体乱作秀。现在想想,那最初的‘秀事’与‘秀场’,便是这份小专栏。”近年来,陈丹青的书一本接着一本出。从《纽约琐记》、《多余的素材》,到《退步集》、《退步集续编》,一直到《与陈丹青交谈》,作品出版之神速,比许多作家还多。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他,已经不是一个画画的陈丹青,而是一个写作的陈丹青。对于这一种角色变换,他表示,自己并不是要抢作家的饭碗。

  “我对写作是没有期待的。之所以给大家以错觉,是因为,写作变成了很公众的事,而画画已慢慢变成了我的一件私事,它越来越私人化,我不需要向外界证明我还在绘画,而且比过去画得还要好。”当被问到在绘画上是否还能超越当年的《西藏组画》时,陈丹青说,自己早在纽约时,就已经超越了《西藏组画》时期。“所谓超越,只要跨过一步,不就是超越了吗?”他表示,如果说他还有野心,那肯定是在画画上,“出书只是为了还多年来的债,我会尽快结束打散工的状态,明年是真的要画画了”。

  陈丹青此次除签售“旧的新书”《与陈丹青交谈》外,还签售了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新的旧书”《纽约琐记》、《多余的素材》。他表示:“这三本书都不凶,算是回到了我原来的样子,写写说说,用上海话讲,就是‘嘎山湖’。”(记者 傅小平)

 来源:文新传媒-文学报

  
【 发表感言  】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频道特别推荐
文化信息 文化视点
读书空间 考古发现
文化人物 古今杂谈
文玩天地 名家名篇
民间文化 知识窗
风俗地理 文化博览
神话传说 寓言故事
成语典故 历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