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人物

 


王朔:写小说的野心毁了我的家庭和生活

01/07/2008/09:24
华夏经纬网

  2008年伊始,文痞王朔终于有长篇新作问世,名为《和我们的女儿谈话》。这是又一部针对女性读者的作品,被王朔视作为最大程度地体现了他的创作野心。王朔在该书自跋中检讨了自己摆脱不开的生活方式,把写小说的野心称为“一个诅咒”,“它毁了我的家庭和生活。”

  写作对生活是一种诅咒

  在《和我们的女儿谈话》的自跋中,王朔坦言“我的问题就在于想写一个和所有小说都不一样的小说”。他直言,这个想法在十几年前把他的生活“将死了”。“在这之前,我写的那些小说就是些聪明的模仿。而这个想法———可以叫它野心吧———毁了我的生活和家庭。我出去玩,到处演,其实都是为小说凑场景。我觉得小说才是真实、可靠的生活,其他的演砸了都无所谓。今天我才发现,写作是一个诅咒。每当我想换一种方式生活,不管我决心多大,跑得多远,装得多像———假装是另一国人、文盲,最后还是会被逮回来,坐在桌子前,写自己的各种妄想。”

  王朔把这部小说看作《致女儿书》的续篇,即《致女儿书》内容的小说版本。他说:“《和我们的女儿谈话》仍是写给现实中失意的人们,最好是结过两次以上婚的。只有经历过生老病死之痛而对人生有所思考的读者,才会产生共鸣。”与只写了两节的《致女儿书》一样,《和我们的女儿谈话》也是一部未竟作品,只完成了小说的第一部分。小说出版方人民文学出版社介绍说,王朔的这部作品文如其名———对话体的写作方式占据了小说的主体,而非对话体仅有作品开篇的一小部分文字。

  批老作品太过表面

  喜爱《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过把瘾就死》等作品的读者,读过《和我们的女儿谈话》可能会出现“王朔为何不再走纯情路线”的失落。王朔对此提前回应道,“还不够深情吗?《和我们的女儿谈话》就是写感情的。”他指出,每一次都必须进步,写作才有意义。

  如今的王朔以一种超然的态度看待自己过往的代表作。“《动物凶猛》这些小说光写了‘坏’孩子,写了些表面的东西。关于大院生活更丰富的内容、那个时代拔尖儿的人物、关于‘我哥哥、我父亲和我’都还没写,我以后要用一批作品来完成它。关键是,我要找到合适的写作角度。”看起来,王朔对继续创作早已胸有成竹。

  链接.小说简介

  方言的灵魂朋友老王时隔三十多年后,向方的女儿咪咪方深情讲述父辈当年的生活。小说由此揭开了一个人痛苦的内心生活和全部的人生滋味,包括方言作为一个作家超级强大的自我、极度浓烈的情感和以体验为目的的生活方式。其中尽显创作与生活历程之煎熬,有人性之脆弱局限,也有信念之坚忍不拔。(记者 干琛艳)

来源:新闻午报

  
【 发表感言  】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频道特别推荐
文化信息 文化视点
读书空间 考古发现
文化人物 古今杂谈
文玩天地 名家名篇
民间文化 知识窗
风俗地理 文化博览
神话传说 寓言故事
成语典故 历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