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人物

 


首个走进戛纳的中国影人,去了

01/29/2008/10:03
华夏经纬网

  曾师从电影元老朱石麟,曾与周璇、胡蝶演对手戏,曾是“长城大公主”夏梦的初恋情人并为之终身不娶,曾导演《阿Q正传》,让五星红旗第一次升起在戛纳电影节,曾把越剧《红楼梦》搬上银幕活色生香——这些,就是82岁老人岑范一生,任何一部编写得再简单的中国电影百年史,都略不过这个名字,1月23日晚8点,老来孑然一身的岑范导演因胃癌医治无效,在徐汇区中心医院不幸去世。

  [魂牵“梦”绕]报国舍眷为夏梦终身不娶

  1945年,19岁的岑范斗胆把自己的处女作剧本寄给我国电影先驱——著名电影导演朱石麟,得到大师指导和帮助。1946年,朱石麟应邀去香港南洋影片公司拍片,他看出岑范在电影上的潜质,建议他同去。20岁的岑范便跟着大师走进了电影。

  岑范很快崭露头角。1951年,时年17岁的夏梦与当时26岁、已很有名气的岑范共同主演了电影《梦婚记》,一炮打响,两人也因此片坠入爱河。

  1951年,新中国成立不久,岑范决定归家,以一片丹心回报祖国的电影事业,而夏梦听闻后不加考虑,当即说也要回家。

  那时,从香港回内地要打通行证,不是件易事。岑范辗转从广州的亲戚处拿到一张通行证,有效期是“1951年9月4日至9月7日”,夏梦说她的通行证公司答应了会替她办妥。9月6日,岑范如期踏上归程;夏梦承诺,一拿到通行证即回来。

  这一别,直到1955年,两人才在北京北海公园相见。原来,长城公司对夏梦的承诺只是搪塞。回国后,岑范陆续收到夏梦的五封信,岑范也回了五封,不料有人做手脚,夏梦一封都没收到。造化弄人,4年后重逢,夏梦已作人妇。

  1962年,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把《红楼梦》搬上了银幕。这部戏由岑范导演,著名越剧搭档徐玉兰、王文娟合作出演。2007年3月16日,新版越剧电影《红楼梦》的总制片人韦翔东拜访岑范。回忆当年的红颜知己,岑范始终觉得,天底下夏梦是最好的女子,没人能和她比,“夏梦的美貌还是其次,她的心地更美,非常善良。记得有一回,我们几个人在海里游泳,我的脚被礁石上的寄生物割了一道大口,鲜血直流。有人打来一盆淡水,夏梦当即蹲下来要给我洗伤口,被我制止了。她一直说要来看望我母亲。1955年,她到北京后便到西直门看我妈。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她好几次特意从香港专门给我吃素的母亲邮寄罐头花生油过来。”

  这位曾经年轻英俊、才华横溢的大导演曾被无数美女爱慕追求过,但他都铁心不动。岑范还曾透露,假如从来没认识夏梦,人生也许会和别人一样,“但认识了夏梦,别人就跟她没有可比性了。我们之间没有谁辜负谁,而且始终保持着兄妹般的纯洁。爱一个人,是要对方好。她现在家庭好子女好事业好,我觉得非常欣慰,甚至窃喜,如果那时她回来,特殊的历史背景里,不知会遭遇到什么灾难。我又保护不了她。”

  [圆梦戛纳]《阿Q正传》感动严顺开一生

  1982年,岑范执导、严顺开主演的《阿Q正传》获瑞士国际喜剧电影艺术节“金拐杖”奖,之后,岑范带着《阿Q正传》参加了第35届戛纳国际电影节,许多法国报纸在头版以大标题标出“第一个走进戛纳电影宫的中国人岑范”。1983年,《阿Q正传》又获葡萄牙第12届菲格拉达福兹国际电影节评委奖。

  而今已71岁高龄的滑稽艺术家严顺开原本要赶赴北京上春晚,却终因老伴身体不好,放弃了继续露脸央视的机会。得知岑范导演去世的消息后,严顺开在电话里连连对记者表示没想到:“我们去年上半年还一起到北京录制《流金岁月》呢,那时他身体还很好,太突然了,他是个很正直的人。”

  毫无疑问,身为滑稽戏演员的严顺开是通过《阿Q正传》开辟电影之路的,他扮演的阿Q让这位鲁迅笔下的著名人物栩栩活了过来。回忆起自己出演的银幕角色,严顺开有很多话说,因为这是他的第一部电影,而且当时选了很多演员都不过关,直到岑范看到严顺开。“我当时去拍剧照,试造型,拍胶片,岑范导演很满意,就选中了我。”当时这部戏是上影厂纪念鲁迅诞辰100周年之作,但厂里认为严顺开演不合适,因为他毕竟是滑稽剧团出来的,但岑范当时的一句话让严顺开感激一生,“他说:‘假如严顺开不演了,那我也不导了’。”

  后来,岑范陆续把样片寄回厂里,等到第三批样片到厂里时,有人开始叫好,岑范和严顺开也安心了。事实证明,严顺开版阿Q的确深入人心,至今人们提阿Q,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严顺开的脸孔。

  对于中国电影来说,《阿Q正传》还有跨时代的意义,该片曾于1982年参与角逐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这也是首部进军戛纳竞赛单元的中国内地影片。严顺开回忆说,当时他和岑范都去了戛纳,而且有正规的记者会。“当时记者会上,也有很多记者。而且当时大家都普遍看好影片夺奖,最后没拿奖很可惜。”据严顺开透露,《阿Q正传》当时差一点被选为开幕片,不过作为第一部进军戛纳的影片,已经很不容易。虽然在戛纳空手而归,但影片在随后的瑞士国际喜剧电影节上一举夺得最佳男演员奖,严顺开拿回了“金拐杖”。

  [红楼旧梦]大街小巷“林妹妹”传唱一时

  岑范为广大观众熟知是其代表作越剧版《红楼梦》,或许是巧合,他住的房子叫“玉石公寓”,暗合《红楼梦》中贾宝玉的玉石之缘。

  《红楼梦》第一次以影像形态出现,是1924年梅兰芳主演的戏曲短片《黛玉葬花》,由于种种原因,梅兰芳先生自己都未曾见到过这部影片。此后《红楼梦》不断被搬上银幕和荧屏,到目前为止,《红楼梦》的影视剧版本已不下10个。

  1962年,岑范导演的越剧电影《红楼梦》拍竣,轰动九州,偌大一个上海,满城尽唱“林妹妹”。“兴许你没唱过,但是你不会没有听过‘天下掉下个林妹妹’”,说的就是岑范版《红楼梦》。

  对于当年“红楼”一梦,岑范最大的功绩,除了确定徐玉兰和王文娟扮演宝、黛之外,就是作出还扮演琪官的曹银娣“原貌”的决定。当年的曹银娣名不见经传,在拍摄宝玉古庙会琪官一场戏时,岑范发现几天前已经试过妆的琪官变“丑”了。问及,一边的化妆师忙解释,为了不让银幕上的琪官美过宝玉,故意画丑了些。“这可不行,琪官在原著中本就是个英俊美男子,再说演员原来怎样就应怎样。”于是,岑范当即又叫化妆师为曹银娣重新化了妆。”

  让观众泪湿衣衫的“黛玉焚稿”那一段,越剧“门外汉”的岑范竟对唱段作了专业性的修改。戏中,黛玉烧完诗笺,对紫娟说“妹妹,我不中用了”。然后,用明显的升调开始唱“多承你伴我……”岑范认为不行,一个人都快要死了,哪还有这么大的力气唱,这不符合实际。于是岑范自己改成气若游丝般地“轻起”,果然,悲怆分量重了,感染力大大增强。

  对于外界纷纷扰扰的“红楼梦选秀活动”,岑范早已有所耳闻,却始终只字不提。“我年轻时是弱智,现在是老年痴呆,对红楼梦知之甚少,不能发表任何评论。”韦翔东曾记得岑范这番顽童般的话。

  [孤身梦归]罹患胃癌身居陋室心开朗

  上影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岑范导演50年代后期来到上海后,一直住在以前香港朋友一室一厅的房子里,上影曾几次提出给他房子,但岑范都婉言谢绝了,并表示“一个人挺好的”。后来,岑范的朋友在香港去世了,其子提出要收房租,而且几次要加房租。无可奈何下,岑范才把情况反应给上影。上影非常重视,并帮岑老解决了房租问题。

  晚年孑然一身的岑范一直乐观向上,有空的时候,还到小区附近的球场打球。由于岑范没有儿孙绕膝,因此成了上影重点关注的对象,不仅退管会经常派人去看望岑范,团委的青年也常过去,而且岑老为人谦和、低调,很有人缘,人们亲切地叫他大导演的时候,他总是摇着手说:“不要这样叫。”还对韦翔东说,“我其实是小导演,大脾气。”

  去年3月韦翔东探访岑范之时,风趣的“老顽童”还向韦翔东诉苦自己此前的探亲之旅:“我去河南安阳,说什么豪华大巴,十几个小时回上海,结果他们是‘黑车’,我只好换了三次车,‘逃难’一样。”此后,疲惫加上着凉一直缠绵病榻,直到于半年前查出胃癌晚期。

  岑/范/自/述

  “戛纳”将外国记者一军

  拍《阿Q正传》是阴差阳错,我其实是不够条件接这个戏的,当时听说这部片子的主创阵容是导演黄佐临、编剧陈白尘、主演赵丹,据说赵丹还是一人分饰阿Q和鲁迅两个角色。由于赵丹1980年病逝,佐临导演就婉言谢绝接拍这部戏,后来听说厂里考虑了很多导演。

  拍这部影片最困难的时候,也正是“精神胜利法”救了我。我还想起50年代香港长城公司曾拍过《阿Q正传》,一比较心里有数了,至少我们拍得绍兴味儿很足。

  影片参加了1982年的戛纳电影节,这也是中国内地电影的第一次,当时很隆重还有升国旗的仪式。当时在记者会上有外国记者的问题很尖锐:“岑导演,你在影片中说阿Q并没有断子绝孙,那就是说现在你们中国还有很多这样的人?”我心想不能败下来,但电影里也确实说了这样的话,于是我回答:“不错,阿Q并没有断子绝孙,不过不仅是我们中国有,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可能有,可能就在贵国也有像阿Q一样的人吧?”结果问问题的记者带头鼓掌,底下的掌声响成一片。

 新闻晚报

  
【 发表感言  】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频道特别推荐
文化信息 文化视点
读书空间 考古发现
文化人物 古今杂谈
文玩天地 名家名篇
民间文化 知识窗
风俗地理 文化博览
神话传说 寓言故事
成语典故 历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