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人物

 


"68岁林黛玉"陈爱莲:我老觉得我挺年轻的(图)

01/30/2008/08:39
华夏经纬网



陈爱莲
 

  舞台上 她是68岁的林黛玉

  我自己没有年龄的概念 我老觉得我挺年轻的

  商海里 她摸着石头过河

  与其大家都坐这儿饿死 我不如出来

  半个多世纪的舞蹈生涯 一双停不了的红舞鞋

  我就跟舞蹈,我就说了相识,恋爱、结婚,生子

  【人物介绍】

  陈爱莲,1939年出生于上海。1954年考入中国第一所舞蹈学校。因主演中国第一部芭蕾舞与中国舞蹈相结合的舞剧《鱼美人》一举成名。

  1989年任陈爱莲艺术团艺术总监、团长。1995年创办陈爱莲舞蹈学校。

  2007年12月27日晚,陈爱莲舞蹈艺术55周年专场演出在全国政协礼堂举行。在专场演出中,陈爱莲和她的学生们表演了中国古典舞剧“红楼梦?葬花”片断和“春江花月夜”“草原女民兵”等经典舞蹈剧目,演出不时赢得全场观众的阵阵掌声,舞台上一个个充满活力的青春形象使人们几乎忘记了这位舞者的年龄.

  王志:介意透露一下你的年龄吗?

  陈爱莲:我不介意,今年68岁。

  王志:68?

  陈爱莲:对。

  王志:那你的头发焗过吗?

  陈爱莲 :基本不焗,哪有理发店、美容店说陈爱莲去焗油啊。

  王志:你自己可以焗啊?

  陈爱莲:不,我偶尔会有几根白发,我就跟我们的学生说,我是就是因为操你们的心操的,要是不操心的话,一头的黑发。

  王志:但是你说你这个头发,和你的皮肤,和你的打扮,像一个68岁的人吗?

  陈爱莲:我觉得你有点保守吧,现在我看那个说是人的细胞什么各方面因素,应该是活到150岁,那按我这个年龄,才中年吧,是不是啊。

  王志:但是自然规律,我们现实是68岁的人,应该拄着拐杖,应该老往医院跑。

  陈爱莲:这个错误的,我觉得,人活七十古来稀,现在已经不实用了,要与时俱进了。

  王志:那在你的心目中间有没有年龄的概念?

  陈爱莲:我自己经常想不起年龄,就是别人逼得我想年龄。他们说,听说你还在跳啊,然后说, 注意身体啊,你毕竟是这把年纪了 。就是这个时候,我才觉得好像人家老在提醒我年龄。我自己没有年龄的概念。我老觉得我挺年轻的。

  采访是在陈爱莲的家中进行的,陈爱莲的家就在陈爱莲舞蹈学校的教学楼上,而家里的客厅也就是她的练功房,舞蹈和生活对陈爱莲来说已经融和在一起,现在的她每天还依然和年轻时一样练功。

  王志:但是很多人可能都有疑问,陈老师年龄是不是假的?

  陈爱莲:它不可能的,倒是有人建议过我, 说不可以改一改啊。那我说太不诚实了这个人,那就等于我的身份证,我那个户口本,打从上海到北京现在要重新把它改掉,那你说合适吗。

  王志:但是现在科学发达啊,驻颜有术,返老还童这种事情也经常发生,你有没有动过手术。

  陈爱莲:我想我基本上没有动过吧。

  王志:什么叫基本上。

  陈爱莲:没有拉过皮啊,垫鼻子啊什么都没有啊。你觉得我不老吗,我倒觉得我这些年老了多了,这是人生的客观规律,只是我老化的程度比较缓慢。

  王志:那就是驻颜有术,一定有什么秘方要不然怎么能这样?

  陈爱莲: 我保持练功,一直在跳舞,第二我是有非常科学的一套方法。第三条就是保持一个非常的心态。

  王志:怎么保持?

  陈爱莲:保持好的心态, 你比如我一般都是向前看不向后看,我的人生并不平坦。我人生有很多坎坷啊,很多很伤心的事情。过了这段,就成为历史了。不能把它背在身上,然后永远往前看。

  68岁的年龄,两次生育,会给一个女人留下什么样的形体和精神状态,而陈爱莲似乎偏偏愿意打破人们的这种固有思维。

  我怀孩子到七个月的时候,我还做踹燕呢,就是一个人蹬平,一只脚站那,一脚抬起来,人平着,还做这个踹燕,给人示范着教课,一直到生孩子的当天我还在擦地板,趴在床底下擦地板,整天给别人排练。

  王志:那你不担心生产的以后身体变形吗?

  陈爱莲:生的时候肯定肚子要大一点了,那么生完了以后,很注意,你比如第三天就开始稍微要有点仰卧,然后我一个月的时候, 我就开始练自行车,54天产假以后,我就练功,练功以后不到100天,我就成为主力,然后就大家来参观课的时候,我就表演就是主力了没有什么感觉,当时开始感觉腰有一点,中间那一节,有一点点刚才开始恢复,有一点点硬,然后没有什么。

  王志:你觉得你的婚姻家庭生活幸福吗?

  陈爱莲:我还是喜欢就是找一个知心知己。就是找一个相爱的知己。以爱情放在第一位,而不是就是把物质放在第一位。

  王志:你是不在乎于物质生活呢,还是你的物质生活也得到很大的满足,像现在穿金戴银。

  陈爱莲:假的,我穿金戴银,这个就很值钱的,是一个非常好的朋友送的,女的,女的朋友送的。

  王志:为什么一定要告诉我是女的。

  陈爱莲:这样更好一点。因为我也有男朋友送的,比如我身上挂的比较贵重的东西,所谓贵重的都要好几万的吧,就这类的,那都是很多人送的,一些粉丝送的。你说我买得起吗。我想买就买得起,但是我很少买贵重的东西。

  王志:牌子吗,讲究吗,比方说化妆品。

  陈爱莲:从来不讲究牌子。我也不去蒸桑拿,美容院几乎都不去,我也没时间去。衣服也是,我觉得漂亮的,合身的,对我来讲是合适的,不盲目的追求名牌,但是我会考虑它的质量。

  从12岁学舞一直跳到68岁,陈爱莲的舞蹈生涯超过了半个世纪。2007年,陈爱莲工作的一项重要安排就是准备她的舞蹈艺术55周年专场演出。为了这场演出,她已经筹划了一年多。

  王志:你为什么一定要演这一场,在五十五周年的时候。

  陈爱莲:中国人就逢五逢十对不对,是个大是不是。那么现在五十五周年从艺,本身这就是一个大,另外如果说我不能跳了,我什么都不能干了,我在家里当老太爷,大家来给我恭贺恭贺,老太爷从艺五十五周年了,我不反对别人做,但是我的性格我不会做。

  王志:为什么不呢?

  陈爱莲: 我觉得没有什么价值,因为我有很多其他有价值的东西,来不及去做,我没事在家里等着你们来给我庆贺 。

  王志:27号这场演出你自己就没有一点忐忑吗,会不会是人家因为尊敬你?我才去看你演出。

  陈爱莲:不是,去年12月份,我在北大演《红楼梦》,你知道售票就别提了,没有票买。那么就是说爆棚,尤其是我独舞的时候,只要我在场,鸦雀无声我都有点害怕就安静到我不知道台下还有人,他们说我们眼睛应接不暇,生怕漏看了一点东西,特别逗,有一个老先生拿着裹挟进来坐得还挺前面的,看到第三场我葬花的时候,他们想看一个67岁的人吗,说陈爱莲什么时候出来。 早就出来了,第一个一开始黛玉敬佛就出来了,前面一直都是她。

  然后呢还有一帮北京舞蹈学院继续教育的学生,看完以后回来问他们的同学,那个同学是从我这个学校毕业的,哪个是替身,哪个是她的真人。后来说什么替身啊从头到尾都是她自己。 我五十周年在上海演出的时候我一跳,没跳多久,观众席就喊了,什么62岁,明明26岁嘛。

  王志:那平心静气,聚精会神的原因会不会是担心你呀,陈老师可别闪着。

  陈爱莲:那我相信,我希望你去看好吗,我希望你去看我想很多人都不是你的想法,但是很遗憾,我真是公演太少了,这次也无法卖票,所以很多观众不满意。

  王志:不但无法卖票,绝大部分是赠票,而且只演一场。

  陈爱莲:不是赠票,赠不过来。

  王志:为什么?

  陈爱莲:要看的人太多了。

  王志:演出的剧目选择上有什么讲究,会不会把那些难度大的剔除去。

  陈爱莲:恰恰选择特别难的剧目。首先是要有代表性对吗,要精品,观众当中熟知的精品,所以我从1959年我演我的《春江花月夜》,六十年代初我的《虞美人》里面的蛇舞,这两个都是得金奖的,国际金奖的。然后七十年代的《草原女民兵》,八十年代的这个,《吉卜赛舞蹈》,然后呢就是《红楼梦》了,其中一段,就是散花,葬花,就作为这个晚会的一个压轴节目。所以你说是难还是容易啊。

  其实,在2002年,63的陈爱莲就推出了《陈爱莲舞蹈艺术50周年庆典》大型舞台音乐舞剧。当时的人们对于63的她还能站在舞台上已经感到非常惊讶,出人意料的是,时隔5年之后,68岁的她还会接着举办55周年专场演出。

  王志:那陈爱莲为什么还能够跳呢?跟领导关系好?

  陈爱莲:并不是领导叫我跳啊,我现在所有得的奖都不是公家给的,很遗憾,所有文化部给的奖,什么文联给的奖,我都没有。我都是社会给的。

  王志:但是政协主办,领导出席这不就是个标签吗。

  陈爱莲: 那我跟你讲,我从去年就已经开始筹划了,一直到一个多月前我实在急得不得了剧场都没有,保利也没有了,这也没有了,那也没有了,然后忽然想到,政协礼堂,政协能不能,也是一个朋友启发我的,说我们政协报给你主办怎么样,我说也行啊,我说不在乎单位大小,只要我能演,因为为什么,这个人说话要算话,我今年五十五周年,我一定要拿出一场,一个《红楼梦》还有一场晚会来作为汇报,答谢。 当时去你知道吗,如果再去晚两天,政协的剧场也没有了。

  王志:我们很想知道创造这种奇迹,是你的一个目标呢,它还是已经成为你前进的一个动力了,我一定要做?

  陈爱莲:我一直是一个孤儿,然后都是党和国家,人民培养了我对吧,给我创造了各种机会,那给我印象特别深的就是在我上北京舞蹈学院上学的时候,陈校长就给我们大家讲,那话我记一辈子,六十个农民的一年劳动养我们一个舞蹈学校的学生,你们可要珍惜了,另外那个时候就是老觉得要爱国嘛,要回报祖国。

  陈爱莲1939年出生在上海,1949年,10岁的陈爱莲在一年之内失去了父母,成为孤儿,进入了上海一心孤儿院。1952年中央戏剧学院附属舞蹈团学员班到上海招生,在孤儿院里选中了12岁的陈爱莲。

  王志:怎么就轮到你了呢?

  陈爱莲:我赶上了一个特别好的时代 ,你说在解放前,包括在民国的时候,一直哪有舞蹈专业,没有这个事业,所以新中国解放以后,才建立了,咱们应该感谢咱们的党和政府,这真是这样,这不是假话.

  王志:那你总得挑一挑吧,你的优势是什么,怎么会选择上你。

  陈爱莲:一共在三家孤儿院挑了七个孩子,我们孤儿院就去了三个,因为解放以后,新中国成立以后就在接到(孤儿院)里边跳过那些群舞,就是集体舞什么。这类然后比划比划,大家就觉得挺什么,我这方面有天赋,可能更与众不同。

  王志:那你当初自己怎么看舞蹈呢,为什么要跳舞。

  陈爱莲:我对舞蹈可没有认识,我就梦想当电影演员,要不就当话剧演员,所以到了中央戏剧学院附属舞蹈团以后,我当时好失望,我觉得完蛋了,后来正好这个时间呢看了前苏联四部芭蕾巨著,《罗米欧与朱丽叶》、《天鹅湖》、《普希金的泪泉》、然后《巴黎圣母院》,一看完以后都是舞剧,我觉得舞蹈也能完成戏剧给你的任务,也能塑造人物,也能展现故事情节,也能表达一定很多的理念,并不是说光是蹦。

  1954年,在经过了2年的学员班生活后,陈爱莲考入了中国第一所舞蹈学校北京舞蹈学校。1959年,陈爱莲以各科全优的成绩毕业,同年主演了中国第一部芭蕾舞与中国舞蹈相结合的舞剧《鱼美人》而一举成名。1962年她代表中国参加在芬兰举办的第八届世界青年联欢节,获得4枚金质奖章。

  王志:有什么样的条件促使你脱颖而出呢,是因为你个人天才的能力呢,还是遇到了很好的机遇。

  陈爱莲:现在都说我是个天才,我觉得我主要是得到了太好的机遇。你看我从孤儿院出来吧,在舞蹈团学员班的时候,都是大家教我们,吸取里边用的集中的舞蹈部分最多最美的是昆曲对吗,北昆的大家韩世昌,马祥麟,侯永奎,我们经过他们手把手啊。两年的这种教学,另外,我还比较用功,晚上演员排戏,有很多孩子就玩去了,我就天天坐那看,不但看,然后我就学。 到了北京舞蹈学院也是最好的老师,然后还是全科,学中国的古典舞,学中国的各民族民间舞,藏、蒙、维,什么傣什么都学,然后这边学苏联的,意大利舞,西班牙舞,匈牙利舞,也都学,还有西方的芭蕾,全科选择。那么就是造就了我这样,就是什么都能来。/所以我学习条件太好了。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王志:第一次当主角是什么时候?还是一上来就是主角?

  陈爱莲:我大概刚进这个行当就比较显露头角了,就是我1957年,中国第一个文艺调演,就代表参加了全国的文艺表演。然后就进中南海,坐在第一排跟毛主席照相,那个时候才十几岁。我1952年进了舞蹈团学员班吧,1953年的人民画报上,我就是站在正中间,就是主角了。

  从孤儿院走上舞蹈之路,陈爱莲经历了少年成名的辉煌,但也随之品尝了人生的酸甜苦辣。文化大革命中,她不仅失去了最亲的人,也被迫离开了心爱的舞台,下乡改造三年这段时期是陈爱莲人生事业的最低谷。

  王志:那么单纯一个人,文革跟你有什么关系?

  陈爱莲:文化大革命你想想,我是受冲击对象嘛,因为我演才子佳人,帝王将相,就这样也受批判,受打击,受打击最大的就是我的第一个丈夫杨宗光嘛,我们在北京舞蹈学校的时候,他是我老师,他大我有四五岁吧,是当时舞蹈界最优秀的一个舞蹈演员和男教员,非常非常爱我,最后我们感情也非常好,他这个人呢就是有种宁折不弯的,他不会圆润变通,我认为,那当然那个时代这种情况下,他也觉得委屈,而且他也很刚烈这么一个人。结果卧轨自杀了。

  王志:那个三年,下放的三年,怎么过来的?

  陈爱莲:本来想下放我们一年,那么周总理就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就是跟部队的说,这些人呢,每天要保证给他们一个小时的专业训练,然后刚开始呢大家信心百倍,反正最多熬一年吧,就都回来了是吧。后来没多久以后,慢慢以后就不练了为呢就听到消息我们回不来,确实回不来,呆三年呢,所以就开始没人练了。结果大家有看书的,有睡觉的,有打磨活的,干什么的都有。

  王志:你在干吗呢?

  陈爱莲:我呢就天天练功,就抓紧那个小时练功,我记得我印象很深,我穿一身黑,然后在部队的操场,在部队操场,篮球场,部队土篮球场,弄了一些棍,支着那当把杆什么的,在那土地上跑步,压腿踢腿干吗,然后小土坡上的很多农民坐那看我,还叼大烟袋。我说他们一定觉得我是神经病,就我一个人,就一直坚持练功。

  王志:你怎么能够超脱出来?

  陈爱莲:你想人生不如意是十有八九嘛。时间对于人生来讲,就几十年,你要能够理解,要能够宽容。 作为一个艺术家来讲,这个苦难是老天爷赐给我们难得的财富真的。

  王志:那我明白了。人生不如意是十之八九,陈老师是把不如意当做正常。

  陈爱莲:对。

  王志:如果说我如意的时候?

  陈爱莲:那是上天赐给我的恩惠。

  40岁 她举办中国首次个人舞蹈专场晚会

  我说我呀,我像个皮球,一拍,弹起来了,越拍可能弹的高一点吧.

  50岁 她创办民营艺术团 开始下海经商

  我真不是为了我自己,我说真是咱们再这样下去都拖死了

  68岁 她依然活跃在舞台上

  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克服自己就都克服了

  文革结束后,陈爱莲又回到了舞台,而且重新组织了家庭。1980年,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之后,已过40的陈爱莲举办了中国首次个人舞蹈专场晚会--《陈爱莲舞蹈晚会》,她运用了中国古典舞、芭蕾舞、中国舞、中国民间舞等舞蹈表现手法创造性的进行了表演,成功塑造了多个性格鲜明的女性形象。

  王志:八零年你搞第一次专场,文革结束以后,你是第一个舞蹈家?

  陈爱莲:什么原因啊,我要告诉你,就是不顺带来的顺。那个时候呢。中国歌剧舞剧院排一个舞剧,不用我,主角不用我,配角不用我,于是乎呢,就剩我一个人有空,那可能很多人就会生气,闹情绪,我没那么想。我想我正好有空,太好了,不是想搞那个专场吗,我就在那自己策划,我跟我爱人两个他写词,就这样,我就把我的专场就完成了。所以呢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他们有时候问我,说我呀,我像个皮球,一拍,弹起来了,越拍可能弹的高一点吧。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没有放弃过的时候吗,有。就是八十年代前期有一段时间走穴什么记不记得,没有演出,不安排演出,然后观众想看就是走穴,走穴还能挣点钱呢,还能补贴点营养呢,我那个时候开专场才一块五一晚上,跳死我一块五,然后我还得自己贴钱去吃块肉,要不没劲跳不动,那么所以在这种状况之下,很多剧团就基本上就消沉了,整个文艺界就消沉了。我去练功房里边很少有人练功,我倒是坚持,但是这种状况之下我思想也有一个低落的那个时候。

  王志:环境也不好。

  陈爱莲:环境也不好,可能年龄也差不多,五十多岁。

  王志:那怎么走出来呢?

  陈爱莲:我就想我大概是要歇了,有这种思想,有点往下要消沉了,突然看了这个德国的斯图加特的舞团,那个叫什么来着海蒂,舞蹈家太棒了,一打听她比我大两岁还是三岁,我自己觉得特别的惭愧,我本来就是说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要向苏联那样也出艺术家,出舞蹈家,那现在一个德国的舞蹈家,比我年纪要大在台上这么风光,我们这要消沉了,要结束了,要划句号了,我觉得特别汗颜。而且她给了我一种动力,她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文化体制改革陆续在各地展开。而这股改革浪潮,也波及到陈爱莲当时所在的中国歌剧舞剧院。在这场改革中,陈爱莲迈出了下海经商的重要一步,她停薪留职成立了陈爱莲艺术团。

  王志:那1989年成立陈爱莲艺术团的时候,你出于什么目的呢?

  陈爱莲:在1988年的时候,国务院派人来谈文艺体制改革,等他们发完言以后,我发现所有发言的人都没睡醒,都没听明白人家要体制改革。

  王志:你听明白了?

  陈爱莲:我不但听明白了,我比他跟我讲之前,我思考的更多一点,我是在1984年有一个从美国回来的一个舞蹈硕士,他就跟我讲,说美国在三四十年代,很优秀的舞蹈家,就是说,就饿死了,为什么饿死了呢。他们觉得他们要保持他们所谓气节,他们的名节,他们守着,开始有钱,但慢慢,他老不演出,老没人请你,他不就饿死了吗。但是另外有一批人他就不是这样,他就一看到哪有钱,就是当年的美国百老汇,还有那些夜总会,那些下层的。

  王志:你不在乎?

  陈爱莲:他能挣到钱,所以他们那一拨人就下到那去了,同时他们是带着艺术去的,就把那些人提高了,现在美国百老汇和大都会都是美国最棒的,他把艺术放进去了。过了经济危机以后,这些人又回来了,成立自己的学校,建立了自己的剧团又拍戏,我说这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条路还不错。

  王志:但问题是到哪去找钱呢?

  陈爱莲:建国初期的时候,你知道一个团只有五十个人,1987年的时候,都到了五百人以上了,懂吗,这么老庞大,养着这么多人,只能进,不能出,然后很多人就吃闲饭,那么浓缩,剩下一部分就是自负盈亏,那企业的工人也有下岗转业的,为什么我们文艺界不可以啊。

  王志:那你当时的决定,也算是吃了螃蟹了,但是当时那种情况,以你当时的资力和身份按说也轮不着你呀。

  陈爱莲:你想想当时我并没有想出来,是逼出来的,我其实那个时候都五十多岁了,我还是不年少,我觉得我都可笑,我说/我真不是为了我自己,我说真是咱们再这样下去都拖死了,发展不了,我说真是为了文艺体制改革,文艺的兴旺,我愿意第一个来走。

  陈爱莲艺术团是文化部批准的第一个以个人名字命名的民营艺术团,陈爱莲任艺术总监和团长。此后,她拥有了双重身份:舞蹈家和商人。在经商道路刚刚起步的时候,陈爱莲带领着艺术团,开始了走南闯北的“江湖”生涯,养活了一团的人,同时也挖到了她从商路上的第一桶金。

  王志:那这么些年,艺术团是怎么存活下来的呢?

  陈爱莲:就是仗着我的一点社会影响力吧,这个工厂的厂长给他打了一个电话,给你们演出一场,来吧,特别欢迎你陈爱莲,然后那个工厂,然后北京也差不多了,到外地巡演,我的爱人,现在的丈夫,魏道宁,他们也是很辛苦。那个时候支持了我一把,帮着我当经理,我们那个时候到了一个剧场以后,开始当清洁工,全部打扫干净了以后,再装台,再扛箱子,什么什么,就这么一个一个巡回演出,就是很多夜总会,很多歌舞厅我都去走场,串场,带着队伍,而且还驻过场,还当过歌舞厅艺术总监,歌手。

  王志:平衡得了吗?大艺术家,大舞蹈家?

  陈爱莲:我很平衡啊,而且我很幸运,我的光环还是经常在我身边没有消失,没有人敢对我特别不尊重的。都是非常非常敬佩的。钱是我血汗钱,我的劳动钱,而且我表演的《春江花月夜》啊,《吉卜赛》啊,流浪者之歌,最多我编点<我和你吻别>,那也是很正常的那种双人舞,<曾经心痛>什么,那也是非常非常好的双人舞,另外还有一点我跟他们说,我说我一直在为人民服务,你以为夜总会里都是坏人吗,你以为剧场坐在那一本正经的都是好人吗,那不见得,真的,夜总会有很多好人呢,而且有很多农民。

  王志:但是夜总会毕竟是夜总会啊,有没有说陈爱莲陪我喝杯酒啊,陈老师咱们出去宵个夜?

  陈爱莲:我跟他们一起宵夜喝酒的情况是有的,但是从来没有人用这种语气的,说陈老师非常崇拜你,非常喜欢你的舞蹈,我们能不能请你吃顿饭,跟我们一起宵夜。可以啊。要请就是整团都去, 你要发红包一块发,然后谢谢。/你只要是搞清楚你是演员,你不是三陪,你不是其他的东西,你只是演员。

  王志:那么多年过来,你觉得最初的决定是对还是错?

  陈爱莲:对和错要看后果对吗。如果我在剧院里边,你看现在剧院那些当年的女主角们都干吗呢,你看看他们,都干吗呢,你看到我干吗呢。对吧,我一年能演三百多场。

  1995年,陈爱莲创办了北京市第一所民办舞蹈学校陈爱莲舞蹈学校。迄今为止,学校已经培养了7届中专毕业生。这就是位于北京市南郊的陈爱莲舞蹈学校,100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每天在这里闻鸡起舞。陈爱莲既是校长,又是教员,每天除了处理大量繁杂的行政事务外,她还亲自授课,把多年的舞台实践经验编成教材,传授给学生。

  王志:你怎么培养学生呢,就像你说的,你之所以能成为一个舞蹈家,顶尖的,博采众长。

  陈爱莲:所以我们现在呢。

  王志:现在做不到,专业越分越细。

  陈爱莲:对,我说我尽我最大的力量,但是我的力量是有限的,就是在我的学校里,尽量让他们科是全科。

  王志:学生的去向呢,正规院校毕业的舞蹈专才,也就是到晚会上去伴舞呢,你们这所学校培养的学生能去干吗?

  陈爱莲:他们今后到底伴不伴舞这个我没办法给他们决定,但是我们的去向非常好,一个因为我是基本上是中专,然后我后来有过大专,跟别人合作的,他们毕业生,我的中专毕业生,除了考试上面我们跟别人合作的大学以外,还考上北京舞蹈学院,考上民族大学,/然后毕业以后,有留在,有去东方歌舞团的,有在中国歌剧舞剧院的,有去煤矿文工团的,有去中国歌舞团的,都很好。

  王志:像目前这种体制,或者舞蹈现在的现状,你觉得还能出陈爱莲吗?

  陈爱莲:不能,不是我一个人说不能,每次他们都夸我说,我是非常复杂的心情,一种呢,当然是有一种喜悦是吧,人家称呼你是大师,开心嘛,同时悲,特别感觉到悲哀。我们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你完了总要再出一轮吧,这个着急,干着急啊,真是,他们现在很多人在艺术界都是浮躁,快餐文化,忙着弄点东西挣钱。这个哪有时间好好,你想哪一个大作不是要耗尽你的很多很多的心血对吗。

  舞剧红楼梦里的林黛玉形象是陈爱莲的代表作,1981年,《红楼梦》被中国歌剧舞剧院第一次编成舞剧,而陈爱莲也成为了第一个舞剧中的林黛玉,那时,她42岁.1997年,陈爱莲出资近百万元复排《红楼梦》,那年,她58岁。2006年12月8日,67岁的陈爱莲在北京大学完成了《红楼梦》第500场演出。

  王志:演过那么多剧目为什么对林黛玉这个角色情有独钟?一演就是五百场。

  陈爱莲:就是1997年吧,《红楼梦》的导演于颖,说陈爱莲啊,如果你想恢复这个节目,我希望你先恢复《红楼梦》因为我的身体已经完全不行了,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如果你恢复的话,我就给你排,这是我最后一个版本。这是难得的机会,所以就首选了《红楼梦》。

  王志:那因为你的名气大,因为你年龄大,人家去看稀奇嘛,还是因为你水平高?

  陈爱莲:当然我水平高了,我水平高,当时有很多小报,很有意思,就是说,听说她表演特别好,那能不能在她表演的时候,因为年纪大了,脸蛋已经不好了,脸蛋不好了,在台上就不好看了,所以呢,而且胳膊腿一定是硬了,一定玩技巧不行了,然后做技巧的时候,让别人来做,我说她当电影呢,还搞那个特写交换,我舞剧台上,怎么可能我这边表演,那条腿让别人抬呢,都得我自己完成。

  王志:陈爱莲有什么不一样呢,为什么一定不妥协呢。

  陈爱莲: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克服自己就都克服了。舞蹈事业工作者,真是三十岁以后才成熟。才是真正会跳舞了, 他的生活阅历,他看到的,他想到的,他经过研究的,他越来越会跳,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柔软度就不软了,就僵硬,端肩,驼背,就造型没了,/然后体力也没有了, 这是一对矛盾,你年龄越大,越懂条件,但是你身体这方面各方面又不能跳舞。

  王志:身体也是这样吗?

  陈爱莲:就比如说我建校以后,你看我忙于教学,忙于事务,演出又不多,所以自然状态,我觉得我的腿搬到这就差不多了,已经不容易了,后来我的一个学生,他就给我搬腿,说你没问题,你弹性挺好的嘛。我说是吗,他说是啊,好多同学还不如你的弹性呢。前不久他们在这里看我大跳,噌飞跃,都傻了,二三十岁的舞蹈老师都奇怪,

  我女儿也是很奇怪,你现在腰这么软,比前些年软了好多好多,/因为我一定要盘成那条蛇,我不软行吗。

  王志:但是自然规律啊,年轻的演员肯定某些方面比你要强,而且你年轻的时候,一些难度的动作可能你做不了,这也是事实?

  陈爱莲:不,我想告诉你一个,这些年我在长功。

  王志:功长在哪?

  陈爱莲:这个功长在哪你可以看,实际上我现在演的《红楼梦》里的林黛玉,远远比我八十年代技巧难度要高。

  舞剧红楼梦的成功,为陈爱莲带来了诸多的赞誉,但是,围绕她是否该出演剧中的主角林黛玉,一直都有着不同的声音。有些人认为陈爱莲应当培养新人,把这个角色让给年轻人来演。

  陈爱莲:我们复排《红楼梦》不久以后,我的学生就告诉我说报纸上有一篇文章,意思就是从各种角度来讲,问很多的人,得出的结论就是你这么大年纪了,你能演林黛玉吗,好像把我比喻成一种舞霸,好像我霸占这个舞台上,不让人家演.

  王志:不是吗?

  陈爱莲:写这篇文章的人他误会了,实际上不是这样。排了四组林黛玉,我第一组,我的小女儿第二组,然后还排了两个学生,四组林黛玉大家比赛,我觉得年龄大年龄小应该是赛,而不是让,艺术上没有让之说.

  王志:但是有可能因为你年龄大啊,别人让你啊。

  陈爱莲:谁让我,没有人让我,这个点你大概不太了解, 尤其是那天在剧场彩排的时候,我们原来的一些老演员们也都去看,看完以后,看到焚稿那一场,就这一场戏,没有人能跳,只有陈爱莲能跳,因为它太长了,我一个人在台上十八分钟。我们在保利大厦应该演两场,我跟我女儿说,我演一场,你演一场,我当然愿意培养我女儿演了是吗,人家不干,你两场都演。《草原女民兵》在去年有一个场合演出,一个大企业搞一个活动然后我说让年轻的吧,让我的一个学生,我的大弟子就去跳《草原女民兵》队长,走台的时候,马上他们看完台的时候给我打电话说,不行,不行,我们一定要你,我们一定要你,不是我不让吧。

  王志:因为她没有名气。

  陈爱莲:不是名气,你怎么老说名气呢,我觉得如果光有名气的话,我们以前有很多舞蹈家都有名气呀,为什么人们淡忘他们了。比如刚开始你演出,可能是因为名气买你的票,但是马上就有口碑了吧。

  王志:从艺五十五周年,68岁还在跳,对陈爱莲个人来说是个幸事,但是对于舞蹈界来讲,某种意义上,是不是一种悲哀?

  陈爱莲:不是,不是悲哀,也是幸事,就是说我创造的奇迹,如果能进吉尼斯的话,不好吗,我觉得很好啊。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悲哀的是另一部分,大家说怎么现在没人了,下面没有后续部队,明白吗,就是我很悲哀,我培养的差不多的半成品,他们都自暴自弃了,去挣钱的挣钱了,觉得休息的休息了,我非常遗憾.

  陈爱莲舞蹈艺术55周年专场演出在政协礼堂的演出结束后,陈爱莲还将率团到各地巡演,对于这位屡屡突破年龄极限的舞蹈家,很多人关心她到底会跳到什么时候。

  王志:你有没有设想过离开舞蹈,陈爱莲就不能干别的吗?

  陈爱莲:什么意思。

  王志:或者说还能做什么。

  陈爱莲:我?

  王志:不跳舞了。

  陈爱莲:你知道吗,我自己,曾经讲过我说我是两个陈爱莲,一个陈爱莲就是我真正的,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人,一个陈爱莲,另外一个陈爱莲是整个社会国家人民和我自己努力的结果,那么多老师培养出来的这么一个舞蹈专门人才,我这个陈爱莲要爱护这个陈爱莲,要考虑到这个陈爱莲,而不是说我想干吗就干吗。

  王志:你五十周年的时候,大家就觉得你在做一件不可能的事情,那么还会有六十周年吗,还会有六十五周年吗,还会有七十周年吗?

  陈爱莲:你这个问题挺有意思的,因为五十周年的时候,我觉得我已经豁了,就豁的不行了,豁出去了,然后演出很成功。现在不去想它六十周年也不想它六十五周年,我现在想的就是我这个五十五周年,我尽我最大的力量,把它做好,就是我在舞台上跳好它。

  王志:对于陈爱莲来说舞蹈到底意味着什么?

  陈爱莲:你知道自从我认识了舞蹈,而且就是说,没有什么选择就走上这条路之后,我就跟舞蹈,我就说了相识,恋爱、结婚,生子,现在就是我生子的时候,我必须生子完了以后还要培育他们长大成人对吗,舞蹈其实跟我的生命已经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了.

央视面对面——中新网

  
【 发表感言  】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频道特别推荐
文化信息 文化视点
读书空间 考古发现
文化人物 古今杂谈
文玩天地 名家名篇
民间文化 知识窗
风俗地理 文化博览
神话传说 寓言故事
成语典故 历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