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人物

 


濮存昕:我骨子里特立独行 现在人艺不是一锅粥

02/02/2008/08:40
华夏经纬网

  新京报:去年是话剧百年,你曾说要演满100场,如今你以演《李白》作结,早已超过百场。演完《李白》心情一定不同吧?

  濮存昕:《李白》最后一场我的状态最好。演完后我回家和爱人还喝了庆功酒,要知道,去年话剧百年一年之中我滴酒未沾,因为我怕嗓子上火影响了演出。其实去年对我以及所有话剧人来说,是一个历史的纪念,我要有个总结。

  新京报:我看你今年的计划还是满满当当。为什么还要这么拼命,你不怕影响质量吗?

  濮存昕:话剧百年是一个机会。并且,作为话剧演员,而且年富力强,我就要多演、多创造角色。如今这个演出密度我挺得意,没人能这么演戏。但我也不是机器,没有积累和热情,他们会认为你在耍着玩,所以我是在玩真的,也是为了检验自己有没有这个量。

  新京报:你这两年的新作品很多,比如《建筑大师》、《白鹿原》、《大将军》等等,应该说如今是你最得意的时候吧?

  濮存昕:是我有了得意的状态。我曾经夸海口说60岁我还想进步,这不是吹牛。一个人要追求人生价值,要做出业绩,追求功名也不是什么错。但是有了之后如何对待是一门学问。精彩的艺术形象是演员用生命来营造的。他决定你能否让观众对你还有期待,如果没有了精彩,你就过时了,只能演配角,你就要从名利场中撤出去。

  谈艺术观千万不要伤害“林兆华们”

  新京报:话剧领域你是佼佼者,可影视方面你曾称几乎没有值得称道的角色,除了弘一法师和鲁迅。是因为你和他们之间有相像之处吗?

  濮存昕:这话该反过来说。有机缘演这两个人物,发现他们对我有影响。比如鲁迅,为什么如今他是我们民族文化界的旗帜,因为他在文化的基本态度上是一个非常真切而且做得彻底的人。这就是他的独到之处。

  而今天,譬如林兆华,譬如文化艺术界的一些勇于创新不走俗套的文艺家,千万不要伤害他们。因为从文化形态上看,这种创造太难了。我甚至说姜文,看完他的《太阳照常升起》,我很感动。在今天这个集体语境中,还能有这么独特的个人声音和创作色彩,虽然这种东西不可能大众化、市场化、不可能被所有人接受,但是中国还有这种东西,全世界都应该去欣赏。

  新京报:人艺很多老导演,比如你的父亲苏民,还有郑榕、蓝天野等老先生,他们的艺术观点似乎与林兆华都不同。

  濮存昕:蓝天野写狂草,于是之写行草,我父亲写隶书。郑榕画工笔画,朱旭下棋、拉京胡。都反映着这些前辈艺术家的个人性情。就比如我父亲,他比较工整,他讲究理法,从理论到实践再到理论地去做事,而林兆华恰恰破的就是理,他觉得先不要束缚,不要你给我铺好路子我再走,我自己先蹚。其实在这之前,胡伟明导演也好,王贵导演也好,都在做这样的事,只是林兆华做得最系统,而且死猪不怕开水烫,你只要让我排戏,我就做。其他爱怎么样怎么样。

  新京报:你一向给人感觉比较严谨,却又有些“标新立异”。

  濮存昕:我一向顺向思维,是个听话的孩子,但是我骨子里亲近这种特立独行。我父亲看《刺客》,说舞台在林兆华手里太自由了,他可以自己随便打破自己营造起来的氛围。其实我父亲也能客观地评价林兆华。我能悟到和这些大师合作后受到的影响。也包括塑造的很多文化先贤的角色,比如李白、曹植、弘一法师、鲁迅,他们的人生坎坷和内心世界的精神生活,对我都有影响。所以当演员,而且到我这份上,是多得意的事,可现在非要你当官,真的当不了啊。

  谈人艺 没有高人,会议等于白开

  新京报:你曾经说,你是“演员中想当知识分子的人”?

  濮存昕:电影《鲁迅》中有一句台词:“真正的知识阶级是能够从天上看到深渊的。”就是他能够看到悲剧、灾难的结果。所以我们要考虑如何在大空间里营造一个合理的文化状态、文化气氛、文化空间,有利于这么多人去生长。我们拼命去想如何让大家都往上升,不要有体制界限或复杂的人事关系。我告诉自己,濮存昕你不要挡年轻演员的道,不要只有你说的对,让大家说,年轻一代人说。可是北京人艺是掐着、捏着、管着。

  我期待着有人研讨,有人组织开会,有人来献计献策。在那骂起来也没问题,但是也需要有高人上手,没有高人,会议等于白开。

  新京报:你曾向媒体指出了“人艺一锅粥”的问题,如今人艺终于又有了新一代院长,可是你却说“新院长在管理层面能够带给人艺良方,但可能不能解决根本问题”。那么在你看来怎么才能解决呢?

  濮存昕:我现在不这样认为了。我所谓解决不了的根本问题,主要指的是前辈艺术家的退出舞台,大师时代的逝去,如同当今文化的整体退化的问题。

  什么时候都会有危机,哪个地方都会有矛盾和问题,解决它我们还要有信心。因为观众对这个舞台的期待,仍然是独一无二的。

  新京报:北京人艺的艺委会前几天刚刚恢复建立,艺委会具体的管理模式是怎样的呢?

  濮存昕:艺委会还只是刚刚恢复,之前的发布会上只是通过了艺委会工作的大概原则,具体的规章制度还要等所有的艺委们讨论之后才能确定,对于艺术上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到底怎样进行管理,也要等讨论之后才会知道。

  新京报:艺委会的建立对人艺来说有什么样的意义?

  濮存昕:虽然现在人艺靠着老艺术家留下的传统还在往前发展,戏照演,演员照出,但是其实是缺氧的,而艺委会可以对剧院的剧目、导演、演员等各个方面进行统筹管理,所以成立艺委会对于促进剧院以后的发展很重要。

  谈公益我要出大风头

  新京报:除了演戏,你的其他事情就是从事公益活动,为什么你一直能乐此不疲呢?

  濮存昕:因为做公益的过程与做演员演戏也是异曲同工的。我认为公益是更大的一个表现舞台,是对我生命能量的一种考验。我曾策划过一次去艾滋病感染者家中生活一天的活动,后来虽然只是包了饺子,吃了顿饭,没过夜。但节目播出后反响很大。坦白地说,我要做大秀,我要出大风头,我只是花了两天的时间去了趟农村,但媒体却将你放大了很多倍,因为有你,艾滋病的宣传教育会有更多人去理解,这就是为什么我能够有热情一直往下做,而且认真地在做。

  新京报:我看你今年的公益事业仍然安排了不少。

  濮存昕:是,我把年中的时间留给了残奥会志愿者的管理工作。此外,今年我55岁,准备再献最后一次血。而且我要在网上特邀40个年轻人与我一起,作为回报我会请他们看戏。

  记者手记

  1月20日晚,话剧《李白》在首都剧场结束了今年复演的最后一场,为濮存昕纪念话剧百年百场演出计划画上了句号。从2007年初的《蔡文姬》到如今的《李白》,他一共主演了123场话剧,这个数字恐怕再没有一个演员能够企及。看看他今年的演出计划:2、3月复演《建筑大师》、4月复演《大将军》、8月是《茶馆》、10月是《哈姆雷特》,空当期间还要主演一部电视剧、参加各种公益活动。采访中,濮存昕说作为演员不可能一直红,该退则退。可是看他怎么也不像要退出的感觉啊,或许后面还有半句他没说,以退为进吧。

   记者 天蓝

新京报

  
【 发表感言  】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频道特别推荐
文化信息 文化视点
读书空间 考古发现
文化人物 古今杂谈
文玩天地 名家名篇
民间文化 知识窗
风俗地理 文化博览
神话传说 寓言故事
成语典故 历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