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人物

 


王蒙来宁趣谈文学 阿Q"泡"吴妈:吃了没文化亏

04/15/2008/10:20
华夏经纬网

  昨天上午,前文化部部长、著名作家王蒙应邀做客南京图书馆,作了题为《文学的启蒙》的讲座。其旁征博引、妙趣横生的讲座方式引发了老少听众的浓厚兴趣,不少特意赶来的白发读者甚至在提问环节尽叙激动之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已年届74岁高龄的王蒙对大小话题都举重若轻,一一巧妙解答。“别给作家免税了,给残疾人、农民免税”的呼吁也凸显了一代知识分子的人文情怀。据悉,作为世界读书日系列讲座的一部分,王蒙还将分两次来宁继续文学启蒙,十四章讲座内容也将结集出版。

   轻松对话

  作家免征税?还是给农民免吧

  之前在两会期间,作家二月河提议,如果要刺激文化原创者的积极性,政府可以考虑为作家免税。此言一出,引发争议无数。对此,王蒙笑称,自己年事已高,已经不管事了,“给作家免税当然好,其实给谁免税我都愿意,但是非得给作家免税不可?我可没这个想法,”王蒙表示,“我觉得目前作家生活得还不错,温饱不成问题,应该是比小康还好一点的‘康’。”联系在国外的经历,王蒙很风趣地将作家的生存状态和地位进行对比,“外国作家收入完全没有保障。我去国外,每次自我介绍的时候,他们都建议我介绍自己是哪个大学的教授、原文化部部长就好,而不要说是作家,因为在国外,作家就是写字的人,每一个会记工分的人都是作家。而且别人还会由此认为你没固定收入,你在咖啡店喝咖啡人家都会很警惕,怕你喝完咖啡付不起钱,”听大家笑得热闹,王蒙又认真地提出,“不知道这么说会不会得罪人,我想还是别给作家免税了,给残疾人、农民免税吧。”

  浩然很不幸!他的时代已逝

  著名作家浩然于一个多月前去世,要点评这位代表了一个时代的作家,王蒙表示,谈起浩然让人心情很复杂,感慨万千,其实浩然很不幸。“他是特殊情况下的产物,其初期作品写新农村新人新事,力求清新。但后来在‘文革’期间,浩然卷入政治,写作也受到了宣传口径的影响。在《金光大道》中,他极力表达只有合作社、集体化才是唯一出路,而把农民的所谓资本主义倾向写得非常坏。”王蒙说,浩然创造了高大全式的人物,甚至主人公就叫高大全。而在“文革”后,他却很难再跟上形势,“由于对改革开放不理解,浩然在作品《苍生》中,更多写了负面的故事,”再加上文学界也有过对他不理解、不厚道的言论,浩然的心情一度非常抑郁,身体情况也欠佳。“很令人叹息,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作为一段历史,大家也许不会忘记。”

  作家低龄化?别荒废学业

  对于现在不断涌现的“90后”作家,甚至还有更年幼的小天才,对于这种作家日益低龄化的现象,王蒙委婉地表示,每个人都是千差万别的个体,有人少年成名,其后也能够不断学习、不断完善自我,这当然很好。但也有很多人如昙花一现,渐渐销声匿迹。其实生活本身对此会做出矫正和调整,会有一个沙里淘金的过程。其实王蒙并不赞成小作家偏科,过早地介入文学创作领域,选择写作作为自己的职业。而要全面发展,不要荒废学业。

  当一位9岁孩子的父亲表示,不知该给孩子选择什么样的文学读物,请王蒙给爱好诗歌的儿子开书单时,王蒙表示,民间故事、寓言、经典童话等都可以考虑,除此之外,他还特别推荐,“希望孩子能多读点科幻读物,从小培养对科学的兴趣。”

  趣谈文学

  诸葛亮应该叫周瑜“大哥”

  昨天王蒙的讲座“文乎文乎”,常常旁征博引钩沉经典名著,但是他自由发挥、趣讲文学的方式常引发听众的共鸣,导致现场老少听众笑声不断。

  “来到南京就会想起孙权定都建业、赤壁之战的故事,多少英雄豪杰、豪情壮志,”王蒙感慨说,其实历史故事对于叙事文学有巨大的意义,文史不分家,人们常常还希望历史经过文学的“打扮”。比如“也许没有多少人读过陈寿的《三国志》,可是《三国演义》的故事却家喻户晓。周瑜其实不是什么年轻才俊,他的年龄比诸葛亮还大,也未必心胸狭窄,但是读者可能很难接受——诸葛亮跟周瑜见面打招呼说,大哥你来啦……”

  “三国中,当曹操和关云长在华容道相遇时,曹操也来了一句,将军别来无恙?一下子就带出了两人亦敌亦友的关系。你说,就这一句用英语什么的根本没法表达,”王蒙还秀出一口流利的英语,“Are you ok?all right?你没得非典、禽流感吧?根本就没有那个深沉古朴的情调!”

  徐志摩可以帮阿Q“泡”吴妈

  谈到与文学具有相互创造关系的爱情,王蒙也是“专家”:“我曾经在浙大谈文学,有一名理工科学生提问,我对文学就是没有兴趣,怎么办?我说,这我也没有办法,但我唯一担心的是,可能你的情书写不好,这会影响到你找对象……”

  王蒙继续佐证文学对于择偶的重要影响力,“好多征婚启事里都会写上‘爱好文学’这样的条件,”他风趣地说:“我最为阿Q遗憾的就是他爱情没有成功。直接跟吴妈说,要困觉,这太低级了,是‘性骚扰’。如果阿Q有一些文学修养,他完全可以在这种场合背诵一首徐志摩的诗,”说着,王蒙背起了徐志摩的《偶然》:“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他投入的表情和动人的朗诵,惹得听众们会心微笑,报以热烈的掌声。他还顽皮地“设想”:“吴妈恐怕不会背诗,但是回报一首流行歌曲——月亮代表我的心,这事儿就成了。”台下顿时笑声一片。

  薛蟠是“恶搞”创始人

  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很多年轻人泡在网络文学里。王蒙说,他并不反对网络文学,网络文学的发展和丰富,也是繁荣文学的一个方面,可以增加更多的文学交流。但网络文学的成熟恐怕还需要一段漫长的过程,他也阅读过一些网络文学,有成就的并不多。

  他认为,文学大众化是要付出代价的,人人参与网络文学,必然致使网络文学质量的参差不齐。通俗化的结局会导致简单化、浅薄化,也会有很多有病或无病的呻吟。比如“恶搞”的流行,就是浅薄化的结果。他笑称,如果论到恶搞的创始人,恐怕要数“红楼梦”里的薛蟠,“《红楼梦》里的薛蟠跟贾宝玉最大的差别就在于文学修养。薛蟠作诗只能是‘恶搞’——据我考证,他还是恶搞的创始人之一……”

  本报记者 张楠

来源:扬子晚报 

  
【 发表感言  】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频道特别推荐
文化信息 文化视点
读书空间 考古发现
文化人物 古今杂谈
文玩天地 名家名篇
民间文化 知识窗
风俗地理 文化博览
神话传说 寓言故事
成语典故 历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