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人物

 


季羡林病榻前每日“听”报 首开金口亲定自选集

05/07/2008/10:27
华夏经纬网

     集“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三顶桂冠于一身的著名学者季羡林自2003年因病入院治疗以来,一直牵动着广大读者的心。记者昨日获悉,97岁的季羡林迄今为止唯一一套亲定自选集《季羡林自选集》近日即将部分面市,这套书季老亲手补入40余篇文章,并拒绝任何形式的修改。而出版方也向记者独家披露了季羡林目前在北京301医院的近况,虽然他目前视力下降但每天仍然坚持“听”报。

   季羡林·新书

  首开金口出自选集

  昨日,该书出版方告诉记者,著作等身的季羡林出版过全集、文集,但一直没有同意出版自选集。多年来,众多出版社都曾表达过希望季羡林先生出版自选集的愿望,但是季老先生却一直没有答应。去年五六月间,经过深思熟虑的季羡林感觉时机成熟,终于首开金口,同意出版自己的自选集。据悉,这套自选集一共12本,选集涵盖了季老的学术著述、散文、杂文、随笔、游记等众多形式。目前即将面市的是《谈国学》、《谈人生》、《佛》三本书,剩余的书目前还在编辑修改中,预计将在几个月后和读者见面。值得一提的是,《风风雨雨一百年》是一本图文全彩书,书中收录了季羡林先生人生各个时期的珍贵照片,这些照片也是由季老先生亲自挑选和审定的。

  《谈人生》是本套自选集中最突出的作品,季老亲定的97篇文章中,比市面上场同类书多出的40余篇,均为季老亲手补入;《佛》为季羡林佛学研究精华自选本,本书结合了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的《季羡林谈佛》、中华书局出版的《佛教十五题》的特点,由季羡林先生亲自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丰富补充,使之成为一部较完整佛学著述汇编全本。而在《谈国学》一书中,面对近年来的“国学热”,季老提出了“大国学”的概念,亲自拟定内容选取文章以探讨国学之精。

  自选集绝不允许修改

  让大家十分意外的是,一般作家出自选集,都会对以前的文章进行一定程度的修改和润饰,但该书责任编辑辛海峰告诉记者,季羡林先生出自选集却明确提出,一个字都不能改。辛海峰透露,季羡林先生希望自己自选集收录的文章能真实地反映自己,不管当初自己的文章写得多么青涩、思想多么幼稚,他都希望原样保留,不加任何掩饰。而季羡林先生还亲自为这套书选定了一篇序言《作真实的自己》,他在文中称“我主张,一个人一生是什么样子,年轻时怎样,中年怎样,老年又怎样,都应该如实地表达出来。在某一阶段上,自己的思想感情有了偏颇,甚至错误,决不应加以掩饰,而应该堂堂正正地承认。这样的文章决不应任意删削或者干脆抽掉,而应该完整地加以保留,以存真相。在我的散文和杂文中,我的思想感情前后矛盾的现象,是颇能找出一些来的。……不管现在看起来是多么幼稚,甚至多么荒谬,我都不加掩饰,目的仍然是存真。”

  手稿曝光竟无一处改动

  辛海峰还透露,由于要编辑图文集《风风雨雨一百年》,他们曾到季老的病房拍摄他的手稿照片。助理杨锐拿出季老两份手稿,一份是谈日本的,有十几页;一份就是选入课本的《两个母亲》,只有一页。“我一页一页地拍,拍到最后,突然发现在季老这两份手稿中,未发现一个涂改的地方。季老的字写得不大,基本都是写在小方格中,字的间架不那么紧凑,但很好看,有一种松动和流畅在里面。一个个字轻盈地飘然纸上,像小孩子堆的一堆堆小柴禾,慢而有序,松而不稚。”辛海峰透露,季老一生都在学习书法,从未间断,造诣极深,只是不常为外人知;二是季老一生所读之书无以计数,因其常能目下三十行。对平常人来讲一目十行,已是了得。季老竟能目下三十行,确非常人所能比。助理杨锐还透露:“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季老写《牛棚杂忆》十几万字的手稿,也未见一处涂改处。”

  季羡林·近况

  视力下降坚持“听”报

  自2003年以来,季羡林先生一直在北京301医院进行治疗和疗养,与外界鲜有联系。而辛海峰因为出版这套丛书,曾先后两次获得特许进入季羡林先生的病房与其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辛海峰告诉记者,他是今年3月第一次到季羡林先生病房的,季羡林先生当时精神矍铄,但是由于年事已高,季老先生的视力并不好,最好的一只眼睛视力才达到0.1,而他的听力和语言表达能力都大不如前。“虽然他已经不能自己看书看报了,但是每天,他都坚持让助手杨锐把报纸上的内容读给他听,想要看什么书,他也会让助手找出那本书,读给他听。”

  面对镜头像个孩子

  在和季羡林先生的几次接触中,辛海峰最大的感触是,已近百岁的季老很多时候真的很像个孩子。一次拜访季老,辛海峰一行想和季老合影。助理杨锐走到季老面前,提高嗓门说道:“出版社的同志想跟您合张影。”季老向上挺了挺身子,一副准备照相的样子。辛海峰见状,急忙从包里拿出相机,递给杨锐,然后坐在了季老左边的椅子上。杨锐拿相机对季老喊道:“注意啦,开始照了啊,1,2,3,笑!”季老像听到命令的孩子一样,两道霜眉向上一弯,扑哧一声笑了。“我根本不曾想到会是这种场景,也跟着笑开了。杨锐老师拍完,在相机上一看,对我,更多是对季老说道 (嗓门很大):‘人家季老都没闭眼,你怎么闭眼了?再来一张啊。’”大家赶紧摆好姿势,准备照第二张。照第二张时杨锐没出声就直接拍了。拍完拿过来给大家看效果。季老见杨老师收起相机,突然转过头对大家说:“(我)没笑。”此话一出,倒是把大家都逗笑了。记者 胡晓

 

来源:华西都市报    

  
【 发表感言  】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频道特别推荐
文化信息 文化视点
读书空间 考古发现
文化人物 古今杂谈
文玩天地 名家名篇
民间文化 知识窗
风俗地理 文化博览
神话传说 寓言故事
成语典故 历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