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视点

 


泾川“完颜部落”寻踪

09/08/2005/09:41
华夏经纬网

  一个沉寂了800多年的小村庄,突然在2004年热闹了起来,向世人揭开了她神秘的面纱。她就是全国最大的“完颜部落”———泾川县王村镇完颜村。今年8月6日,我们在泾川县政协副主席张怀群的陪同下走进了完颜村,也走进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一)

  完颜村坐落在泾河北岸的九顶梅花山麓。梅花山上一道突兀而出的山梁,把完颜村一分为二,称为完颜东沟和完颜西沟。蜿蜒曲折的泾河从村庄前缓缓流过。因为刚下过雨,泾河北岸平展的川地里,成排的树木静静地立在那里,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一片一片的秋庄稼泛着湿漉漉的绿意。

  沿北山前往完颜村的土路上,能看到很多窑洞,有的门窗俱全,有的张着黑黑的洞口,显然早已废弃。据村民们讲,很早以前,完颜家族的先辈们为了守陵,结束了马背上的生涯,开始了农耕生活,并逐渐与当地的汉民融合,依山挖窑而居。现在,这些窑洞早已无人居住,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座宽敞明亮的青堂瓦舍。从马背到窑洞,从窑洞到瓦房,金兀术的后裔们经历了一个历史的大跨越。

  刚到村口,雨又下了起来,蒙蒙雨雾使绿树环绕中静谧安详的完颜村更显几分神秘。完颜祠堂建在路边完颜小学的旧址内,学校已于几年前搬迁,破败的大门紧锁着。同行的张怀群介绍说,完颜祠堂是完颜村的标志和精神所在。村支书王爱奎找来了看管祠堂的村民完颜元贵,在他的带领下,我们进入了完颜祠堂。本来按族规,外族人是不得进入完颜祠堂的,但近年来,由于镇里在完颜村启动了“完颜民俗文化村”建设,开始开发这里的旅游资源,为了满足游客的要求,这一条禁忌也就慢慢地被打破了。

  完颜元贵说,最早的祠堂建在北山上,已毁于“文革”。现在这个祠堂是近几年才建的。传统庙堂式的结构,体现了金代建筑风格、满族民族特色及皇家文化内涵。祠堂外两侧,立碑勒石,铭记着重修祠堂的过程。门额上用蓝底金字,满汉两种文字写着“完颜宗祠”几个大字。祠堂内正中央悬挂着一幅完颜家族世代祖先遗像,本地人称“先人影”。这是一种布料上的油画,高约2.5米,宽约2米,上有自完颜阿骨打始、完颜承麟止的十代帝王画像以及历代开国重臣,影中特别突出了四太子金兀术。

  这幅“先人影”颇有些来历。据《泾川志》记载,它的原件为丝质油画绘制,平时都是秘密保管,只有每年的年关、清明,族人们才取出密祭。这是当地完颜人用来证明自己身世的一件重要历史遗物,可惜在上世纪80年代神秘遗失了,现在泾川县博物馆仅存有民国时期拍摄的照片,完颜祠堂里供奉的“先人影”,是根据照片复制而成的。

  关于这幅照片,也很有些历史。民国二十五年六月十二日,时任泾川县县长的张东野得知“宋金兀术世代遗像”藏于泾川完颜氏族中,便与区长、上司一同阅览,亲摄照片一幅,并在放大的照片上作了题注:“片中诸人乃宋时金兀术世代之遗相也,相为明季布制,长九尺宽七尺,颜色鲜艳,笔画精工,藏于甘肃泾川完颜氏族中。据云此系明末清初之拓幅,原幅早已毁朽。按金亡时其后裔女真姓完颜落户泾川之乡村,今尚有数十户,每至除夕,皆集族悬此相而密祭之,然其子孙皆已诚一纯厚之汉族矣。二十五年春,余奉命调长斯邑,区长任葆真君索阅之,适监察使戴公、特派使路公暨两署诸同志先生莅泾视察,乃同欣赏公开展览,因摄斯影以公于世,俾吾人得知宋金一代之遗迹也。二十五年六月十二日张东野志于泾川。”张东野恐相再有遗失,遂将题注后的照片交县民众馆收藏,现存县博物馆。

  (二)

  从完颜祠堂出来,我们来到了位于村口的老井边。据村里人讲,这口井有几百年的历史,是完颜村人的生命之源。最初来到泾川的完颜人就是靠着这口井在干旱的大西北活了下来,并从最初的几十人繁衍到现在的5000多人。

  如今,这口井的井水依然纯净甘甜。更让人称奇的是,井壁内距井口1米左右处,有两块石板格外突出(也有人说井深处还有一块)。村民们说,这两块石板其实是两座石碑,上面记载着完颜氏部落守陵800年的历史。“文革”中,为了保护这两块石碑免遭破坏,族人合力将它们巧妙地砌进了老井中,至今完好无损。经介绍,再细看两块石板,确实很像是两个石碑。

  在老井边有两个像石槽一样的东西,被村民用来饮牲口,据说就是石碑的底座。

  离开神秘的老井,我们沿着完颜东村一条陡峭的山路,爬上了“芮王坪”。

  “芮王坪”是泾河流域最大、最平坦的坪地,有800多亩。大坪依山临水,视野开阔,极目而望,既有北方山势之雄,又兼南国景色之秀。身处其中,想象几百年前发生在这里的金戈铁马、鼓角连营的征战场面,感觉有一种异样的气氛在四周弥漫。大坪北边并肩矗立着两座状如馒头的小山,杂草丛生,其实是金代最后两位皇帝完颜亨(芮王,金30个小王号的最后一个)和完颜承麟的坟墓。由于完颜亨后来又被追封为韩王,因此,当地人也把芮王的坟墓称为韩王墓。据介绍,在上个世纪40年代,“芮王坟”规模还很宏伟,石碑、石柱、石兽很多,最神秘的是这些石碑等纪念物上没有任何文字。因而,“芮王坟”又称“碑子坟”。守陵人几百年守口如瓶,守住了一个历史的隐秘,外人谁也不知道墓主的真实身份。解放以后,经过多次平田整地,“芮王坟”被铲平,那些石碑等也统统被毁。修陵时为什么不留任何文字,成了一个历史之谜。

  在800亩大坪之后,横亘着九个山包,这就是神秘的九顶梅花山。身在山中感觉与别的土山包并无二致,但站在泾河南岸的山头上望去,9个秀丽圆润的小山包大小相同,相依相连,状如梅花,分明有人工斧凿的痕迹。据历史学家张怀宁的研究,这9个山包其实是9座古墓,现在王村镇这个地名就是“王冢”的音转。当地村民也有这样的传言。在九顶梅花山的旁边,还有3个侧山包,因此,当地人也把九顶梅花山叫“十二个连连山”。

  听完颜村的老人讲,九顶梅花山东南部平台耕地中还曾有兀术孙完颜承晖之皇娘娘———温氏娘娘墓,已毁于上世纪60年代。

  当时墓冢高大,墓地四角有石雕拴马桩、两尊石碑及石人石兽。温氏娘家为泾州城水泉寺温家湾人,清代、民国时,尚有温家湾人到温氏坟上祭奠。

  历史总是有着一些颇具戏剧性的巧合。在九顶梅花山,还埋葬着另外一名韩王。在完颜亨死后的200多年里,明代朱元璋第20子朱松封韩王,其子恭王就藩来平凉,传10世,200多年。

  韩恭王死后,亲属看中了九顶梅花山的风水,将其葬于其中,于是,两代韩王戏剧性地葬到了一处。由于在清代和民国多次遭到盗掘,明代韩王墓墓室已空并暴露在外,目前只保留有砖箍墓室和红漆石门。正是因为有许多王族墓葬的存在,九顶梅花山即是九座“王冢”的说法在当地得到了大部分群众的认同。

(第1页,共3页) 页码: 1 2 3 下一页

  
【 发表感言  】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频道特别推荐
文化信息 文化视点
读书空间 考古发现
文化人物 古今杂谈
文玩天地 名家名篇
民间文化 知识窗
风俗地理 文化博览
神话传说 寓言故事
成语典故 历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