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玩天地

 


"石有天命亦有使命" 解读"石玩"中的美与奇

02/29/2008/13:47
华夏经纬网

 美石并非奇石论及奇石,我很赞同一句石之重言——“中国地大物博,但真正够得上奇石的能有几块。”我以为,此话所指等同日月般的奇珍异宝,别无他贬。但仔细琢磨起来,明显可见石中美与奇的楚河汉界之分,即美石并非奇石。

 

    从对目前观赏石热呈现出的大众化和石文化理论研究的局限性来看,观赏石的区别多限于石种的界定和命名,理论上鲜有明确的划分标准和依据,一定程度上混淆了奇石和美石的界线。如果以“奇”辨石,我看至少有五:一有实形,二成具象,三可乱真,四生活力,五聚神气。相对过于苛刻的奇石“五观”和谐的要求,完全以质地、色彩、纹理为美之石,如形态随意的大化石、彩陶石、黄蜡石等归于观赏石类更显合理。

    简单地说,奇石与美石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前生后世的不可比性,其中较为典型的当属大漠石和水冲石的精品。虽然在很多爱石者眼里同为奇石,实则差异极大,不妨在此做一个比较,谈谈我对奇石与美石对比的几点不同看法:

    奇石贵在整体一象。传统论石离不开“三分真、七分像”之说,三分起始,七分为止,再多就难以见得了。一直等到大漠石“雏鸡”、“岁月”横空出世,天下人才真真实实地看到了什么是三分天地造化、七分鬼斧神工所造之物。且不说它们本身价可登天,若从艺术考古的角度看,可谓“天下第一鸡”、“天下第一人”。

    美石讲究通体和谐。“石不能言最可人”。既是赏石界也是爱石者常说的一句话。实际指的是颜色、纹理和造型美丽的石头,与真正意义上的奇石并无关系。美石的美色和美形,是构成观赏石审美观的基本要素,由于具有大众化的认知基础,容易被爱好者和社会接受,因此,越来越多的美石被发现并赋予艺术的形象之说,成为石展亮点和收藏热点。

    从欣赏角度来看,奇石大多具有一目了然的个体形象,形真、貌全、质好又几乎完全符合对应形象的比例关系,极似石雕精品,完成了从石头到形象生命的演变。美石首先是绝无石头的感觉,全身韵味十足并可以多角度欣赏,其中的大化石、彩陶石等不但通体光滑如玉,色泽更显珠光宝气,看抚两相宜。从可比性来论,美石量大,虽然色彩、图案多变,但可比性宽泛,尤其缺乏从平面到立体的变身之奇,往往是你好我好他也好,石与石的审美间距呈现锯齿状,互补其缺,不像奇石那般动辄天下独奇。

    从审美角度来区别,美石的美普遍带有共性和不完整性,奇石更讲究形象个性和完整性,因此也导致了美石易得、奇石难求的石道之说。看多了会忘记很多细节,而奇石永远不会造成审美疲劳。与美石相比,奇石更加强调“无我”,即无石头之我,有生命之象。

    从价值角度来分析,奇石每多像一分,其价值则十数倍、数十倍地呈几何式增长。美石首以石种为贵,价格差异一般多取决于石体大小和质地、色彩、形态等诸种因素,价值观念比较理智,很难出现可以媲美奇石的天价。

    从心理角度来平衡,奇石具有强烈的刺激性,让人大开眼界、不可思议的同时,甚至能瞬间产生无法抗拒的占有欲;美石则不会,它会将所有的目光推开一定距离,使更多的美因距离感而获得欣赏。

    从收藏的角度来评判,美石的观赏性更趋大众化,少能装点居室,多可聚集建馆。而属大奇之绝的真正奇石,拥有一方即能成为收藏大家,把玩之外,亦可镇宅、镇馆。

    近年来,由于石文化的理论研究落后于石种发现,加上收藏范围的急剧扩大,很多赏石爱好者对奇石标准认识滞后,难以分清美石与奇石的审美区别,导致非理性的收藏增加,使大量收藏意义不大的石头继续涌入观赏石市场。如果不尽快提升藏石爱好者的奇石意识和美石理念,这种从自然到市场的平移结果必然会淡化收藏价值,降低赏石的艺术品位和赏石经济的发展力度,并直接影响到中国观赏石在世界赏石界的地位。

    投错胎的石头

    第一次看见“雏鸡”和“岁月”,这两方天价奇石给我的感觉像是一种投错了胎的异常结果,否则完全无法释疑。

    抛开天价不论,如此大奇之绝着实让玩和不玩石头的人开了一回眼,至少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奇石,一块没爹没妈的石头又能奇到什么程度。从艺术发现的角度审视,奇石虽然存世量和发现的概率完全无法计算,却能从看似难求实则易得中聚焦出三点提示:一是形真貌全,一目了然;二是机会均等,人人可得;三是石质寻常,石源丰富。

    尽管奇石的成因完全不具备合理性,却拥有与生俱来的完整形象,说像什么就像什么,就是不像石头。初入石界者之所以会把不一般的石头当成奇石来看,除了自身认知不足外,与缺乏必要的赏石理论指导不无关系。目前奇石依然缺乏准确的而非以石为界定的标准,更多是以传统“物以稀为贵”的价值观念为左右。当年石上一“寿”,专家估价38万元,而今仅“2008”的文字石便层出不穷,物虽稀少,却难以为贵,原因在于量大压市,容易诱发审美疲劳。图案石因为先天原因比较容易成像,其中不乏黄河石“人之初”、金海石“福娃”那样形象绝对准确稀有,又充满生命神秘感的奇石,但绝大多数很难突破依靠石质本身纹理形成的雷同感。能够认识到这一点,才能站在不同石种之上客观地审视石之大奇、大怪、大美,如同弄明白太阳、月亮与湖泊发光和反光的不同一样,分清奇石与怪石、美石的区别所在。

    我以为,不一般的石头在广义上可以分成“奇、怪、美”三个欣赏层次,各自形成不同的审美观。相对大化石通体珠光宝气般的美轮美奂和“白发石”需要依靠复杂的科学手段才能解释清楚的怪异现象,奇石妙在以石重塑天、地、人的千姿百态,力克怪石以怪面世的散漫个性和美石唯美为求的妩媚心思,展现出生命形象与自然对应的天人合一。(于海东)

来源:北京日报

  
【 发表感言  】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频道特别推荐
文化信息 文化视点
读书空间 考古发现
文化人物 古今杂谈
文玩天地 名家名篇
民间文化 知识窗
风俗地理 文化博览
神话传说 寓言故事
成语典故 历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