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台干"田隆

2005-04-04 14:29:13
华夏经纬网

要花的钱一分一厘都要计较

 

谈及大陆人对台商、台干(台湾来的管理干部)的印象,大多无外乎节省、严厉。但很多人也认为,节省过度就是吝啬,严厉过度就是苛刻。

 

听人说武汉有家台资公司用钱很节省,他们会为了一件单价几元钱的东西不断跟对方讨价还价,直到找到成本最低、最合适的一家。用人也很节约,能一个人做的事绝不用两个人。比如他们的保安不是一般的保安,不仅要负责一般的保卫,还要对出门汽车上装载的货物点数。此外,保安们还承担公司门口植物的灌溉工作,每个人8小时的工作都是满满当当的。     200519日上午,记者走进位于东西湖吴家山的武汉亚东水泥公司,将这些看法摊在田隆面前。

 

49岁的田隆就是这家公司总经理特别助理兼财务总监。199911,田隆独自来到武汉。从公司选址、开工、投产直到走上正轨,他在武汉一呆就是5年多,而休息时间只是每三个月回台湾呆10天。根据公司的规定,2005年的除夕他就会在武汉度过。对公司,田隆感情很深,他已经为公司服务23年。

 

他对外人的疑问心中很清楚,回答也很简单和干脆。

 

“该交的钱都要交,该花的钱一分一厘都要计较。”公司宁可利润少点,该交的税一分都不会少。虽然用人很节约,但员工只要不犯错误基本上都是终身雇佣,有人说他们是“台资企业中的大锅饭”。在去年进入医保之前,公司员工甚至可以报销85%的医药费。

 

公司的利益永远被田隆放在前面。“老板用我们是要我们帮他经营公司,并没有要我们为了赚钱而去少交税,因为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不合算的事。老板对我们有交代,我们的公司要在武汉扎下根来,有一个长远的发展,而不是捞一笔就走。”

 

水泥是传统行业,利润并不高。经营公司自然要把成本压到最低。田隆也不像其他台商、台干那样住在市内,他的宿舍就在厂区里的一栋四层楼的小楼里,条件就类似宾馆的标准间。“住在这里方便,一切从实际出发。”

 

田隆说,每次大陆去台湾的工业考察团,有一个固定的行程就是去公司在台湾花莲的厂区看一看。这个厂区被视为典范,并不是因为它产量最高、经济效益最好,而是因为厂区的绿化最好,几乎是一个公园。经过20多年的植树绿化,厂区周围的矿山已经成了山林,野猪、野兔、蛇、鸟常出没其间。

 

每天,田隆将宿舍窗户一推开,就可以看到24小时运行的工厂和川流不息的卡车。田隆希望有一天也能把在武汉的工厂变成花园。

 

人一旦掌握了权力和资源,品德就成为最重要的因素

 

亚东公司有一个传统,基本只雇佣刚毕业的学生,中专大专本科都可以。

 

 “这并不是说有经验的人不好,而是他们可能在理念上和公司的企业文化有差异,从而分散我们的力量。所以,我们只用刚刚毕业的人,训练他,培养他,使他成为和我们有着相似价值判断和工作习惯的人。”

 

在田隆看来,评价一个人可从学历、经历、品德考察。开始,是以学历来决定一个新人的等级。因为在你不了解一个人的时候,学历是最直观的。往后,经过工作的历练,经验变得更为重要。再往后,人一旦掌握了权力和资源,品德就成为最重要的因素。这也是整个公司的理念,人的德行最重要。像他们这些外派常驻的台干,一旦出现有关生活方面的闲言碎语,公司会立即将其调离甚至予以惩戒。

 

田隆对大陆员工的评价是:“他们普遍都很聪明,能力也不错,只是有时候把个人利益看得太重”。

 

“随着公司的成长,我们可能会被派到别的地方去工作,老板也许会把公司交给现在的这些员工。不分大陆人,台湾人,都是中国人嘛!

 

大家都越来越讲信用

 

在武汉的5年间,田隆也积累不少特殊的经验。

 

第一个经验就是接到工程也不一定能及时拿得到钱。业主、施工队、材料供应商,一级压一级,就转嫁到水泥厂身上来了。三角债问题让田隆不胜其烦。有时跟公家做生意也会出问题,倒不是不给你钱,但就是有个习惯——拖。

 

田隆发现有时候订了合同也没用,人家没钱给就是没办法。有了被“拖”的经验,他也学“精”了。有一次,他为公司拿回来抵债的10栋房子和两部轿车。趁着这几年武汉的房价都在上涨,把房子卖掉,车子就留下公司用。最后算下来,还好,公司没有损失田隆对大陆语言的理解也有个过程。

 

在台湾从南走到北,从台北开车到高雄只要4个小时,但从武汉到十堰开车就要8个小时。有一次,田隆去十堰。路上他问司机师傅,还有多久。师傅说快到了,快到了。可开了半小时还没到,田隆很不习惯。在台湾说“快到了”,可能就是5分钟以内。田隆再问,原来师傅这个“快到了”是40分钟。

 

“不止如此,说‘没有问题’大概就是还有些小问题,说‘问题不大’也许就是有大问题。”说完这些,田隆自己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不过,田隆觉得周围的环境和人都不断在变。“现在要比以前好多了”,他觉得,“大家都越来越讲信用。”

 

“刚来的时候,公司只有一辆面包车。我们出去办事都是坐面包,很方便。有一次省长请吃饭,到五星级酒店,我们也是坐面包就去了。有大陆朋友就问我们为什么不坐小车,我们虽然觉得坐面包没什么不好,但后来还是换了辆小轿车。”

 

还有一点让田隆印象深刻。“在武汉这个厂建起来花了一年半,但在台湾可能要盖3年。因为在台湾,官方是不会帮助我们的,而在武汉,政府会主动来协助我们解决一些问题。”亚东牵电,需要征用东西湖区三个农场的部分土地架设电线杆,当时的东西湖区区长亲自出面协调,最终顺利解决了问题。

 

田隆变了,他觉得东西湖也变了。“房子越盖越漂亮,满有格调的房子越来越多,小区的规划很完整。”这其中也有台湾水泥的功劳。东西湖的许多道路和小区都用的是亚东公司的水泥,新武汉展览馆和武汉轻轨也有一半的水泥来自亚东,正在汉口航空路口兴建新世界中心所用的水泥也由亚东提供。

 

提起这些,田隆非常自豪。你改变了我,我改变了你,“这大概就是一种互相融合吧。”

 

一家四人分住两岸和美国三地

 

结束了工作事业的话题,谈起单调的工作之余生活,田隆倒也坦然。家中四人分住在两岸和美国三地,太太在台湾作公务员,子女都已成年,住在美国。

 

田隆在武汉虽然生活圈子不大,交往的也大都是台湾朋友和生意伙伴,有点辛苦,但这是生活的必须。

 

田隆不断强调,他并非“台商”,而是“台干”或者“台劳”——这也许是开玩笑的说法。但他认为自己始终都是一个职业经理人。(娄云)

 

来源:武汉台办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