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 武汉

 


张之洞与武汉

2006-04-13 13:27:47
华夏经纬网

张之洞给武汉留下了什么


    1889年-1907年,张之洞执政湖北,在以武汉为中心的湖广大地推行洋务新政,兴实业、办教育、练新军,开创了一系列耸动中外视听的早期现代化事业,使武汉由中古市镇转变为“驾乎津门,直追沪上的近代大都会。百年后的今天,武汉人正立足于新的历史起点向现代化发起冲击,回眸百年历史,张之洞的历史作为,究竟给我们什么样的启发意义?近日召开的张之洞与武汉早期现代化国际学术讨论会,第一次将张之洞与武汉的现代化事业联系在一起。

    张之洞(1837-1909),字孝达,号香涛,清直隶南皮(今河北境内)人。同治年进士,官至翰林院侍讲学士、内阁大学士、军机大臣,是后期洋务派的首领,清末著名“能吏”。从1889-1907年,他在湖北执政近20年。这个期间,他奠定了湖北重工业发展的基础,让武汉首次进入早期现代化的行列。在这里,他达到个人事业成就的顶峰,也为我们这座城市留下极为丰厚的宝贵遗产。

一段盛况空前的早期现代化历史
  

    张之洞的政治生涯,与湖广尤其是武汉地区有着密切的关系。1889年,张之洞调任湖广总督,先后开办汉阳铁厂、湖北枪炮厂,设立织布、纺纱、缫丝、制麻四局,还创办了白沙洲造纸厂、武昌制革厂、湖北毡呢厂、湖北官砖厂等。汉阳铁厂是当时亚洲第一家大型钢铁联合企业;湖北枪炮厂是装备先进的军工企业,所生产的“汉阳造”步枪,至20世纪中期仍是中国主要的步兵武器。在鄂期间,张之洞还主持修筑了芦汉铁路(芦沟桥至汉口,后更名为京汉铁路),并督办粤汉铁路。他实行开明的工商业政策,对民营工商业加以奖励扶助,创设商务局、商学会、劝业场,开通电话、电报。他还鼓励创办了多家书院、学堂,大量派遣留学生分赴东洋和西洋,以推动新式教育,培养实用人才。
  从1909年的武汉地图上可以清晰看到,当时沿汉江从龟山至赫山一带,分布着汉阳铁厂、湖北枪炮厂等大型工厂,是张之洞兴办实业比较集中的地点。在今天武汉船舶技术学院的家属生活区,记者看到当年留下的制造枪炮火药的巨大碾盘和滚石,以及挖有水井以存放炸药的厂房,依稀可见当年工厂的盛况。
  一批值得后人凭吊的历史遗迹
  作为一个动荡时代的朝中重臣,张之洞很长时期以来不是被人漠视,就是陷入争议。其中最具喜剧色彩的就是他种瓜得豆的历史命运:为忠心耿耿竭力维护清政府,但推行举洋务运动却奠定了近代工业文明的物质基础和人力基础,就在他所任职的地方―――广州、武昌、南京,几乎都成了革命思想的发源地和革命活动的策源地。因此孙中山曾经评价他是“不言革命的大革命家”。
  然而无论人们如何评价张之洞,武汉人民却难于忘记他。曾经或现在存在于武汉的奥略楼、抱冰堂、张公堤、张之洞路、张公祠、张公亭等众多名胜旧迹,无不表达着人们对他的怀念。
  尤其是现武钢汉阳钢厂近日刚刚公开展览的“张之洞与汉阳铁厂展览馆”,以及黄鹤楼公园即将揭牌的抱冰堂“张之洞与武汉早期现代化”展览,是全国独有的通过比较全面和系统的展览以供游人怀念张之洞的地方。
清末,张之洞在武汉主持创建的汉阳铁厂、汉阳兵工厂和汉阳火药厂,曾是我国冶金工业、兵器工业和无烟火药工业的发祥地,曾一度辉煌于世,被外国人认为是“中国人觉醒的标志”。然而,这三大厂最后被迫拆迁、炸毁,使这一段历史无处觅踪。现汉阳钢厂开办的“张之洞与汉阳铁厂展览馆”,通过大量的历史图片和实物,将此段历史重新勾勒出来,不仅供游客缅怀纪念,而且展示出“落后就要挨打的历史教训,并且警醒现代工业不能重走他由兴到衰的老路。
  在武昌蛇山张之洞曾经议事的抱冰堂,黄鹤楼公园管理处斥资70万元,将其精心修复,用大量图片和文物揭示出“张之洞与武汉早期现代化”的关系,使之成为黄鹤楼公园又一个充满历史韵味的凭吊之处。
  抱冰堂的“张之洞与武汉早期现代化”展览共分为:清末之武汉、张之洞主持之“湖北新政”(兴实业)、张之洞主持之“湖北新政”(练新军)、张之洞主持之“湖北新政”(办教育)、遗泽广远五个部分。在这里,可以较为完全地看到张之洞在湖北的政绩,以及他的作为对后世以至现代的影响。


  一笔仍有借鉴意义的精神财富


  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的博导冯天瑜先生这样评价张之洞:“张之洞督鄂18年间的新政实绩,为武汉地区的早期现代化进程做出了切实的贡献。他所开创的具有现代性质的制造业、工商业和文化教育事业等,有些在20世纪乃至当今仍在发挥作用。张之洞开拓风气、勤笃务实的进取精神,对于今天的武汉现代化建设事业,仍具有积极的启示作用。”
  是的,今天人们在武汉研讨张之洞,除了充分认识他的历史贡献,更多的是吸取他留下的宝贵的精神财富。
  张之洞在1889年发表的《劝学篇》中,提出“旧学为体,新学为用”的主张,对“中体西用”思想进行了理论和实践上的诠释。19世纪末,清政府民贫国弱,面临“落后挨打”、就要丧权灭国的境地。张之洞此时殚精竭虑地主持“振兴洋务”的新政,从西方移植先进工业技术,在一定程度上抵制了外国资本主义对中国的经济侵略。他提出的一系列符合当时客观经济规律的观点和主张,如“工本商末”、“引进外资”和“借商助官”,这些对今日改革开放、引进外资的社会形势仍然有所引鉴。
  当时张之洞在中国破天荒地引进西方的科学技术,兴办大量实业,这对中国近代经济的发展,特别是重工业的发展起了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毛泽东曾经说过:“湖北的工业基础,如汉阳铁厂、纺织厂、兵工厂、京汉铁路,都是张之洞带头办的。”在此过程中,张之洞遇到的来自所谓传统意识形态的阻力非常巨大,因为多种原因,他所办的实业后来都以失败告终。尽管如此,但他所表现出的开拓创新、务实求强的爱国救国精神,却成为后代人们永远的追忆,并不断地激励着今日的武汉人自强不息、奋发进取。

张之洞遗址遗迹概览

    在张之洞身后百余年,武汉市民还感觉得到他的历史身影。武汉的平民百姓感知的张之洞是一位为守土尽责、造福一方、清正廉明、能做大事、善开风气的好官、清官。因此以一种尊祖敬贤的情思怀念他,褒扬他。他死了后,曲终人未散。武汉人为他树碑立传,纪念建筑遍及三镇。
  奥略楼 1907年,张之洞调到北京,湖北省学界筹款在原黄鹤楼附近建风度楼,以表纪念。楼建成第二年,张之洞致电湖厂总督陈夔龙说:“黄鹄山(即蛇山)上新建之楼,官名‘奥略楼’,取晋书刘弘‘恢弘奥略,镇绥南海’语意。此楼关系全省形势,不可一人专之,务宜改换匾额,鄙人即当书寄”,于是风度楼改名奥略楼,挂上了张之洞亲手书写的匾额。一般游人多误认此楼是黄鹤楼。解放初在修长江大桥时,此楼被拆除。
  张公祠 1907年,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与张之洞的门生故旧,在奥略楼后空地,为张之洞建生祠。1909年张之洞去世后,改为张公祠。每年旧历八月初三,是张之洞的诞辰,地方官吏须率领各界人士到祠举行纪念仪式。后被火烧。1920年,由湖北省教育厅重建;1929年,因为墙宇倾斜,被湖北省建设厅拆毁。当时,武汉行营负责人何成浚是张之洞的门生,又募款重建,1936年兴工,次年落成(今不存)。在武昌武青堤下段,也修过一座张公祠,1931年大水时被毁。
  抱冰堂 1909年,张之洞去世,张在军界的学生在蛇山建抱冰堂以兹纪念。武昌抱冰堂位于蛇山的首义公园内。抱冰堂原是张之洞训练新军的指挥所。“抱冰”两字出自公元前493年吴王夫差起兵攻城,俘虏越王勾践,勾践抱冰的典故。张之洞是想借越王勾践抱冰复仇的故事,发愤图强。民国初,原新军将士又捐修抱冰堂,并将其开放为公园。1981年辛亥革命70周年时,进一步修复并改造了抱冰堂。2000年,首义公园并入黄鹤楼公园,抱冰堂成为黄鹤楼公园景点。
  张之洞路 20世纪30年代(抗战前)在武昌紫阳湖畔修一条马路。人们怀念张之洞,就将此路名为张之洞路。在这条路上有清末新军工程第八营、左旗等驻地。此路现已改名为紫阳路。
  张公堤 也名后湖堤,1904年张之洞主持修建,1906年耗白银80万两建成,全长17公里。从此它大大减轻汉口水患,因保障了一方安全而被视为命堤。人们感激张之洞,自发将之称为“张公堤”。此堤还为后来汉口市区的扩展预留了空间,使汉口市区面积得以扩大几倍。
  张公亭 位于汉口中山公园,1934年修。系一造型别致的三层水泥、砖瓦建筑。是中山公园的重要景点之一。
  汉阳兵工厂建有张之洞半身石雕像(今已不存)1939年7月,在汉阳兵工厂废墟中掘得张之洞石像。先被运至伪政府(汉口南京路图书馆大楼),置于第二石阶正中。后在“大日本汉口军特务部”(现武汉少儿图书馆)后三角形空地上建立蠡园,将张之洞石像置于园中。抗战胜利后,蠡园被拆除,张之洞石像亦不知去向。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