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黄鹤楼和李白搁笔

2007-03-06 15:05:10
华夏经纬网

    黄鹤楼公园有一个搁笔亭,说的是李白见崔颢所题黄鹤楼诗而搁笔不赋诗。这个故事折射出唐代诗盛黄鹤楼的状况。
 
    唐代是我国文化发展史上的黄金时代。昔日作为军事了望楼的黄鹤楼也转型为观赏楼、游宴楼。黄鹤楼的诗词文化、游宴文化蔚然兴起,形成了诗盛黄鹤楼、文盛黄鹤楼的辉煌。
 
    唐朝初年,鄂州(今武昌)、汉阳处于大一统局面的腹心地带,安史之乱中江汉地区未受到藩镇战乱的影响,呈现出相对平静的局面。这种形势使鄂州、汉阳的军事战略地位大为下降,原来的一些军事设施也逐渐演变为人们的游乐场所。蛇山一带在唐宋形成了一处以头陀寺、黄鹤楼、南楼、北榭等名楼古刹为中心的风景点。鄂州的地方官吏常在公务之暇来到这些地方赏玩。据唐人阎伯瑾《黄鹤楼记》记载,当时的黄鹤楼是鄂州刺史穆宁“游必于是,宴必于是”的地方。不仅如此,黄鹤楼更是迁客骚人登高眺望,俯视浩瀚大江,纵览荆湖形胜,流连忘返,感慨行吟的地方,许多著名诗人在这里留下了他们的足迹和千古佳句名篇。游宴和诗词共铸黄鹤楼文化。

    众多蜚声诗坛、文坛的文学巨匠都曾光临江城。登蛇山,上鹤楼,气势磅礴的楚天山水使他们心驰神往。此地成为名家觅诗索句的佳境。王维、孟浩然、宋之问、刘禹锡、贾岛、顾况、孟郊、卢郢、李群玉等都在黄鹤楼留下了千古佳句。诗坛巨子白居易曾畅游黄鹤楼,并赋有《赴黄鹤楼卢侍御宴》一首,头联有“白花浪溅头陀寺,红叶林笼鹦鹉洲”句,表现了作者非凡的想象力和独特的审美情趣。

    在众多的唐代诗人中,和江汉地区结下了不解之缘的首推唐代诗坛巨星、号称“诗仙”的李白。李白青少年时代在江汉地区漫游十多年,因而自称“少长江汉”。又说:“我本楚狂人。”这些并非诗人逢场做戏的谑语,实是他出自肺腑的由衷之言。楚山楚水曾造就过战国屈原这样伟大的诗人,李白成长也离不开壮丽的楚地山水对他的哺育和陶冶。李白的诗集中共收诗歌1000余首,其中有关黄鹤楼和江夏、汉阳的诗共有50多首,武昌蛇山留下了许多李白的传说和遗址,有搁笔亭、太白亭、李白读书处等。由于崔颢的“黄鹤楼”诗,还引出李白“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而搁笔的千古佳话。

    历代诗人对李白在黄鹤楼上是否因崔颢诗而“搁笔”,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的认为李白并未搁笔。有的对搁笔表示疑问。有的对李白搁笔表示遗憾和惋惜。有的对崔诗不服气,叫喊“不准崔诗在上头”,似是意气用事。清代湖北学者陈诗则冷静进行考证,指出李白搁笔云云,实无其事。陈诗指陈了这一传闻的来历:“李白过武昌,见崔颢黄鹤诗,叹服不复作。去而赋金陵凤凰台。其后禅僧用此事,作一偈:一拳捶碎黄鹤楼,一脚踢翻鹦鹉洲。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原是借此一事设词,非太白诗也。流传之久,信以为真。”

    对于黄鹤楼,李白并未搁笔,他写了多首涉及黄鹤楼的诗,如《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望黄鹤山》、《鹦鹉洲》。在《望黄鹤山》诗中,李白对黄鹤楼作了全景式扫描:“东望黄鹤山,雄雄半空出。四面生白云,中峰倚红日。岩峦行穹跨,峰峰亦冥密。颇闻列仙人,于此学飞术。一朝向蓬海,千载空石室。”李白与武汉休戚与共,可谓江城的知音,一首“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使武汉获得江城这一桂冠。李白有关黄鹤楼诗章,其整体影响比崔颢还要深广,是黄鹤楼文化的瑰宝。尽管李白搁笔,实无其事,但为了纪念这一传闻野趣,今黄鹤楼公园还是建了搁笔亭,也算一桩文坛雅事。 (皮明庥)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