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武汉人与“货”

2007-03-27 15:08:35
华夏经纬网

    举目天下,冇得哪个地方有武汉人对“货”字这么情有独钟,对“货”字运用得这么广。别的地方,“货”字主要就是代表“货物”而已,而武汉人的“货”涵义就不仅仅局限于“货物”,还通常比作人。比如说:这个人不怎么样,武汉人就会说这个货不么样,如此类推,会说这个货不太近人情,这个货太不清白等等。说这个人有点坏,武汉人就会说这是个“拐货”;说这个人比别人差一点,就会说这是个“怀货”;你爱调笑妇女,爱讲荤笑话,就说你是个“邪货”;你有点二百五,就说你是个“哈货”;你有点傻,就说你是个“苕货”;你有点不讲情面,就说你是个“嘎货”。
    武汉人么样会对“货”这么情有独钟呢?就因为武汉这个地方是因货而生,因货而兴,因货而活的啊!
    自从明朝中叶,汉口集家嘴一带开了码头,四面八方的货船都通过长江、汉水云集到了汉口,南来北往的货又通过汉口这个码头上广东、福建,下河南河北,去四川云南,到江南江北,汉口一时成了九省通衢的商业重镇,成了万商辐辏的繁华盛地,在这里生活的人都与商与货有关,不是经商就是盘货,商不离口,货不离手,人与货融洽在一起,糅合在一起,久而久之,就货比成人,人说成货,就连小伢的小名叫“财货”、“苕货”等等就比比皆是了。
    随着集家嘴汉正街十里长街的兴起,一批为商铺服务的行业也随之涌现,这其中就有了卖水的。每天一大早,就有人从清碧碧的汉水上挑了水到街上叫卖。话说清朝末年的一天,一个叫“赖货”的人挑了一担水到汉正街叫卖,一个经营桐油的钱老板买下了,谁晓得“赖货”挑水经过店铺门口时,一不小心绊了一跤,将半桶水泼在了一桶桐油里,钱老板当然就不干了,非要“赖货”赔他的货,“赖货”哪有钱赔,扯来扯去,最后总算扯清了陀,钱老板将这掺了水的桐油给“赖货”算了,而赖货呢,要每天白给钱老板送一担水,一连要送三个月。
    这“赖货”挑了这一桶掺了水的桐油,像挑了一桶“荒货”(武汉人把冇得用的东西称作“荒货”),丢了可惜,留倒又冇得用,正不晓得么办才好,谁晓得正好碰到一个收“荒货”的,就问他这掺了水的桐油收不收,这收“荒货”的本来要随口说不收的,后来猛地想到自己有个堂弟正好在给一条货船上送桐油,就转了念头,低价收了,然后又将这掺了水的桐油充作好桐油和堂弟一起卖到了收货的船上。谁晓得那个买走了掺了水的桐油的江西客商,下次到汉口来打货时,就在汉正街上到处喊冤,说他上次买了一桶掺了水的货,害得他在景德镇上的商家名声大受伤害,他要找到那个卖给他掺了水货的人打官司。这件事一哈子在汉正街一带传得沸沸扬扬,个个商家老板都相互告诫,提防买进卖出掺了水的货。
    就这样“水货”这个词就在汉正街流行开来,成了劣质货、假货的代名词。时至今日,“水货”这个词又走向了全国,成了全国次等商品通用的代名词了。(汤礼春)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