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凤凰之翎?五彩正巷

2007-03-09 15:33:11
华夏经纬网

    ■彭建新     
                           
    作为街巷名,五彩正巷这几个字,起码给了两个信息:一是以五彩命名的巷子,这周围还不止一条,以此正巷“块头”为最;二是这些巷子,或与颜色有些关系,或与颜色有关的行业有些关系。

    一打听,果然——
                          
    除五彩正巷之外,以“五彩”作前缀命名的巷子,在硚口区宝庆街辖区里,纵横交错的,竟有九条之多:五彩上巷、五彩一巷至五彩八巷!总共这10条五彩巷,以五彩正巷为最长:位于利济路东侧,介于汉水街与沿河大道之间,北起汉水街,南抵沿河大道,近400米,在闹市深巷里头,这块头也真算得上是大的。

    五彩正巷的确是条老街巷,清朝时就有了,看它挨着汉正街的地理位置,估计巷龄跟汉正街小不了多少。汉正街应该是汉口最早的街市,在汉口长堤的护卫下,早期汉口的繁华,大都是围绕汉正街繁衍的,这繁衍肯定要朝周边弥漫,得其惠者,自然是如五彩正巷这样的“近邻”。五彩正巷跟五彩的关系很直接,盖因此巷里多扎制纸人纸马作坊之故。纸人纸马所需主要材料之一,是彩纸,满街筒子的彩色纸人纸马,叫五彩巷也算是实至名归。

    还有一个与五彩巷巷名相关的传说。
                           
    开头当然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与宝庆码头隔河对望的龟山,不知何时竟栖了一只凤凰——传说是这样说的,凤凰就一只。在下以为不妥,应是两只才合情理:雄凤雌凰,总是配对比翼的,如何能形单影只“耍单鞭”呢?但传说栖于龟山的凤凰的确只有一只,还说这凤凰有一身斑斓无比的羽毛——如果真是只有一只,又有斑斓之羽毛者,当是凤而非凰也,古有凤毛麟角一说,未见有凰毛麟角之说——或许,凤凰凤凰,简而合之称为凤,也是有的。总之,栖于龟山的那只凤凰,一身的斑斓羽翎,被一个土财主看中了,很是眼红:“个把妈,这好看的雀子,这好看的毛,要是能弄到屋里来……”一阵想入非非之后,财主就付诸行动了。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拂晓前夕夜色最浓时分,财主带了几个狗腿子之类的帮手,摸上了青翠葳蕤的龟山。想那凤凰当是个有灵性的鸟儿,警觉得很。林深路曲,众人的响动将凤凰惊醒了,仓促间扑啦啦腾空而起,命是保住了,倒是被灌木枝杈挂落几根羽翎。时值五月,小麦伏垄时节,南风悠悠,将凤凰脱落的这几根羽毛悠悠地悠过了汉水,悠悠地落到五彩巷这一带……

    据说,当年,那栖于龟山的凤凰,总共脱落了9根羽毛,落到还没有五彩巷的五彩巷一带,落地姿态是这样的:两根并列着地,其余7根没有规律,纵横交错飘落。百姓人等就按照这9根凤毛落地的布局,成街成巷建起民居,过起了小日子……

    如果依照传说“索骥”,现实的五彩巷,共有10条,当年凤凰应该脱落10根羽毛才是。如果仅仅只脱落了9根羽毛,那么,哪条巷子是“水货”五彩巷呢?

    还是把五彩正巷定位为扎制纸人纸马的行业街较为稳妥。一来,五彩正巷历史上确实多纸人纸马作坊,二来,五彩正巷扎制的纸人纸马,在武汉三镇确有口碑,尤其是大户人家商贾豪门家的白喜事,陪葬冥物,几乎非五彩正巷者不用。

    给逝者焚烧纸人纸马,说是为逝者,实则是为活人自己。这习俗没有别的好,就一样,成就了一个行当:永远永远的丧葬业——扎制纸人纸马,仅为其一也。

    作为一门古老的手艺行当,眼下仍旺盛得可以。当然,手艺与从前五彩正巷工匠相较,水平高低,难得评说。但眼下,这类冥物陪葬“作品”,品类形制规模等项,往日五彩正巷的纸马匠人是绝对难以企及的。不说别的,彩电冰箱空调,手机轿车别墅,往日有吗?现在都有了——既然活人可以享用,死人自然也能享用;即或有些项目,比如二奶三奶什么的,活人或许还来不及享用,多扎制几个,送给死人,聊表寸心,也无可厚非——估计,阴间还没有艾滋病什么的,即或有,经大火一烧,再怎么顽固的病毒,也到病毒的阴间去了——一笑。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