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纪念胜利??胜利街

2007-03-09 15:21:43
华夏经纬网

    ■彭建新
                            
    汉口胜利街,西南从扬子街起,向东北伸展,穿越约3800米之后,止于和平村。所过之处,经过江岸区的上海街、一元街、四维街、永清街四个街道办事处辖区。如此“身段”,在汉口,除长堤街之外,没有比它更长的了。

    作为一条老街,年齿上,胜利街还不算很老,街龄也好计算:汉口何时有了租界和租界区,就何时有了胜利街。从某种意义上说,胜利街的成街史,就是十九世纪帝国主义列强在汉口强行辟租界的历史:从1861年英国人在汉口辟英租界起,陆陆续续的,延至1898年,相继有德国、俄国、法国、日本等列强,接着英租界的地界,自西向东辟租界。每辟建一处租界,就有了一条租界与租界之间的连通道,这些连通道的总和,就是如今胜利街的长度了。也就是说,当年没有胜利街,只有一截截的租界之间的连通道,这些连通道没有也不可能有统一的道路名——事实上也是“各自为名”:英租界里的那一截,亦即江汉路口至合作路口那一段,有很长一段年月被称做湖南街;合作路口至黄兴路口一段,在俄租界里,被叫做四民街;黄兴路口至一元路口这一段,属法租界,叫做德托美领事街;一元路至六合路、陈怀民路一段,属德租界,称汉中街;陈怀民路至郝梦龄路口一段属日租界,叫中街;郝梦龄路以下也被日本人占了,那一段,被他们取了个纯东洋的名字,叫做“大和街”……

    胜利街,在没有叫做胜利街的日子,就是这般支离破碎,过着虽然光怪陆离却因没有主权因而显得很是阴霾暗淡的日子。
                           
    胜利街这街名,是为纪念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而取的——我们,因胜利而收回了汉口所有的租界;汉口,因胜利而使租界那些一截截的连通道,有了明朗亮堂统一的街名。

    胜利街这街名的正式被启用,始于1946年元旦:新年新气象,新起新发,这一天,从扬子街以下,这条穿越整个汉口租界的原本是一截截的租界通道,终于从列强脚下被解放出来,接通了血脉,鲜活了生命,扬眉吐气地用地道的汉口话对世界说:从这昝起,我叫胜利街了咧,您家!

   胜利街,因有了汉口租界史那段经历,就有了帝国主义列强当年在汉口“割据”的很多痕迹。虽然都是洋人,但洋脾气洋爱好洋习惯却“各自为洋”。比如,当年他们修筑的道路,宽窄都不一样,人行道的分布、地下管线的布局,亦都各行其是。这些,为后来乃至如今的市政整顿、改造留下了不少麻烦。当然,洋人留下的诸多痕迹中,也不尽是坏东西,比如,他们当年修筑的一些房屋,值得保留值得借鉴乃至值得欣赏的,就很是不少。在胜利街两侧,有做生意的洋行、有享受生活的公馆、有救赎灵魂用的教堂……这些三、四层的式样各异、风格各异的洋房,使得历尽坎坷的胜利街,有些像是汉口的异国建筑博览地、多国老房子展示场。

    胜利街,是一条整洁明净的长街,其环境文明程度,从其绿化率即可见一斑:两侧多高大法国梧桐,落叶时铁枝虬屈,各呈姿态,满天都是它们的舞影;盛夏时枝繁叶茂,浓荫如盖,铺出一街的阴凉……

    胜利街,是一条记载汉口租界史的街。当年,街两侧这些异国异样的建筑,如同这些建筑当年的主人,扬着高傲的额头,蔑视着被它们侵占土地上的土著们;而今,还是这些建筑,归依了土地的主人,被历史和岁月磨灭了野性,早已驯化成艺术品了。如能暂时脱开赚钱扳命的名利场,揣点把子闲适的心情,到胜利街来逛逛——脚步不要太匆匆,你或许会听到,街两侧的洋房子,其中的每一方墙砖,每一翅屋脊,每一根廊柱,每一扇窗口,看似默默,实则都在无言地嗫嚅着,似低吟,似絮说……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