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勉之与共??共勉街

2007-03-09 14:51:56
华夏经纬网

    ■彭建新     
                           
    汉阳区显正街南边的共勉街,实在是太小,小到几乎没有正规的街道,如果实在要沿着小巷样的街道步行计数的话,从1数到113,门牌号就到头了。可是,这并不是共勉街真正的范围———实际上,当代民居意义上的共勉街,囊括了这条小街周围约8000平方米的范围,也就是说,在汉阳区建桥街辖区里,共勉街已经是一处很有规模的居民片区了。

    一条小街,何以能有资格为一大片民居冠命呢?这其中确有缘故。
                           
    共勉街,街小而名气大,的确有很深的历史渊源;共勉街与古汉阳城的兴衰、与古汉阳教育文化的繁盛和变革紧密相关。
                           
    隋唐以来,古汉阳城一直是府治、县治两级衙门的所在地,用现在的编制来“靠”,大约就是县政府和市政府两级政府机关所在地吧。既然是府治县治所在地,不能没有学馆———县学,而古汉阳的县学,就隐在衙门的影子与市井红尘的喧腾里———从府治县治门口的显正街朝南进去,一条土路,百十步之后,就是秀才学子们用功的地方了。为了配合学子们用功,小路上,卖各类杂八什的,免不了进进出出,小路的两边,免不了添出些商铺人气……

    但是,很长一段时间里,这条缭绕着书香文气的小街,还不叫共勉街。在很长一段年月里,这条缭绕着书香和文气的小街,还只叫做贡院街。这是因了贡院设在这里的缘故。

    古汉阳城的这条小街,不仅是县学所在地,而且,明清两朝,这里还一直是“贡院”的所在地。所谓贡院,乃定期举行乡试会试的专门场所,估计相当于眼下的考试院吧,在这里经过一番打拼,中试者即称为“举人”,不再叫相公,可以称做“老爷”了,而且,举人老爷一旦参加了会试,就有可能博取诸如状元、榜眼、探花之类更大的功名,从而步入仕途,进入宦海甚至跻身权力圈。选拔举人的乡试,一般都在省城举行。一个小小的汉阳城,能够设贡院、办乡试,很是破格。这样一来,贡院街的逼仄与其膨胀的影响就很不相称了。于是,就有了这样的表面文章:改造县学门面为4柱3门的规模,门前立起石雕坐狮青石牌坊,名之曰“贡院坊”……

    人说岁月如水,其实,岁月这东西,在某种意义上比水厉害得多。比如,岁月可以改变我们思想,比如,岁月,可以漂白我们的华发……

    也是岁月,让贡院街没有一直按贡院街叫下去———
                           
    清光绪三十年(1904),岁在甲辰,适逢会试之年,亦为慈禧太婆七十寿辰。这老婆子一高兴,下诏把这届正常科考改作“恩科”,且装出推行新政的样子,作出这届“恩科”为最后一次科考的决定。随着中国历史上最后一次科举考试的结束,汉阳城贡院街里的贡院,也就失去了科考的功能。此后,贡院街一度改名“共元街”,共什么元,不得而知,估计也就是谐音而已,没有别的深意。也正因为没多大意思,上世纪40年代,这街才有了沿用至今的一次改名———共勉街。这一改,音是谐得不那么准,但却有韵味得多了:在这里生活的人们,当会珍惜,他们就生活在共勉街,定会记得,记得这条小而老的街上生灭的种种故事,记得先人为这街定名的寄托———为了我们的生活,今天比明天更有质量,我们当勉之与共……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