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风口浪尖上的黎元洪

2007-03-06 15:08:11
华夏经纬网

    辛亥武昌首义,湖北革命党人仓促起事,终于取得了占领省城武昌的空前胜利。而此时此刻摆在胜利者面前的严峻任务,则是如何巩固与扩大战果并建立新的政权。在这风口浪尖上,黎元洪这位直到起义爆发时还在任由身边亲兵“手刃”革命党人的清廷高级军官,怎么一夜之间竟然成了革命党人的首领,恐怕黎元洪自己也始料未及。于是,便有人将他贬之为“床下都督”,但也有人将他誉之为“功比孙、黄”。其实,黎元洪之所以能成为武昌首义的鄂军都督,自有时势造英雄的复杂因素。

    黎元洪之子黎绍基曾记述乃父:“他最大的嫌恶是偷懒,换言之,他喜欢钻研,而且学习异常刻苦。”1881年,李鸿章创办北洋天津水师学堂。1883年,19岁的黎元洪考上了这所海军学校轮机专业,尽管考试较难,他还是一举中鹄。黎元洪的天资虽然一般,但他为人谨厚,勤学乃诸生之冠,为师长严复、萨镇冰等人所赏识。1888年春,他以优秀成绩毕业,被赏六品顶戴,以把总候补与尽先拔补派往广东海军服役。

    1892年,黎元洪服役的“广甲”舰参加校阅后,他又因功被晋升为二管轮,赏五品顶戴。1894年7月,“广甲”舰在中日甲午海战中被击沉,黎元洪飘海获救。“广甲”舰管带吴敬荣为此被朝廷革职留营效力,受其连累,黎元洪也被监禁数月。获释后,恰好传来署理两江总督张之洞在南京招聘水师人才的消息,他决定去碰碰运气,却不料从此便舍水登陆,成了一名陆军将领。
 
    黎元洪稳重的举止与缜密的见解,给张之洞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于是,张之洞委派他负责修建四山炮台工程。经他精心筹划,工程进展顺利,年内均告竣工。为此,张之洞手书“智勇深沉”四字赠给黎元洪以示器重,并任命他为南京炮台的总教习。1895年冬,当张之洞交卸两江篆务回湖广总督本任时,特意将黎元洪也带回了湖北。在湖北军界,就军事素质而论,黎元洪是佼佼者,知兵的盛名也是他宦途一帆风顺的原因。以职务论,黎元洪低于张彪,但新军的编练、操演、整训等事务,几乎都是由他来筹划制定,然后交张彪去实施。张之洞对军事上的事情,也多听取黎元洪的意见。1899年4月,湖北刚刚仿练洋操,法国军官罗勃尔利到鄂参观,张彪设宴款待。席间,罗勃尔利提出一系列军事问题,张彪瞠目结舌,而黎元洪却能一一代答。罗勃尔利向张之洞辞别时,盛赞黎元洪是“知兵之将”。

    由于黎元洪有近代军事知识和较高的文化素养,他在清政府举行的两次新军秋操中,表现突出,成绩显著,使他声誉鹊起,而且不仅在湖北军界,就是在全国也享有很高知名度。另外,黎元洪还一贯对自己较严谨,对士兵较宽厚,因此,他在人们的口碑中传有“黎菩萨”的雅号,其名气始终在张彪之上。这样一来,就使得黎元洪与革命党人之间的矛盾没有那么尖锐,一些革命党人甚至还对他很有好感。同盟会的居正曾评论说:“元洪素廉谨宽厚,得士卒心,又敬礼文士,众望归之。”也有党人认为:“黎元洪虽无革命思想,然党人与彼同属汉族,终必表同情于革命。”

    武昌起义猝然爆发,主要领导人或病(如刘公)、或伤(如孙武)、或避(如蒋翊武)、或牺牲(如刘复基),革命军总司令部原有21名干部,起义时真正在武昌参加战斗的却只有蔡济民与吴醒汉两人。湖北众望所归的领袖人物吴禄贞与蓝天蔚被隔在黄河以北,而孙中山、黄兴等全国性革命领袖则远在国外或香港,使得革命军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

    在攻克了督署,武昌顽敌尚未彻底溃败,汉口与汉阳仍被清军控制的形势下,就非常需要一名具有号召力和军事才干的人出任都督,以便尽快稳定军心与民心,从而组织起革命政权来驾驭全局。而在革命党人中,无论是共进会还是文学社的干部,显然还不具备这样的资望,参加起义的吴兆麟、蔡济民、熊秉坤等人便是如此。

    尽管黎元洪是革命党人以刀枪威迫而逼上都督之位的,但这并不是党人的无可奈何之举,更何况早在起义前的几个月里,湖北革命党人在议论起义后的都督人选时,便多次考虑过黎元洪这位特殊人物。

    风口浪尖上的黎元洪,最终还是真正担起了鄂军都督的重任。这一事实本身不仅在鼓舞士气、安定民心、壮大革命声威上起了重要作用,而且对于风雨飘摇中的清王朝来说,加速了它的灭亡。当黎元洪出任都督的消息传出后,原来隐匿逃散的新军军官纷纷出来归附军政府,此后各省多数亦闻风响应,特别是一些清王朝的高官或立宪派人士也纷纷附从革命,这些都与黎元洪所起的“旗帜”作用有关。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