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美好祝愿?永宁巷

2007-03-09 15:33:54
华夏经纬网

    ■彭建新
                            
    在眼下的永宁巷走一遭,实非易事。这条长不足700米的老巷,两厢是一家挨一家的商铺,巷筒子里,几乎塞满了的,不是把商铺的触须伸到巷筒子上来的摊子,就是满巷子游走的、不知它在何时何地会停下来“经营”一段时间的小摊贩,再就是不知打从何方来的各色人等,就在这不足4米的巷筒子里彳亍,一如黏稠的血,在一条用了不晓得几多年的血管子里,黏糊糊地流——照说不能用“流”字了——但不用“流”,又用何字呢?

    “宁”有比较宽泛的意义,只是,从宁静的角度,永宁巷这名字,真是白取了。
                           
    但是,位于硚口区东南部、南起沿河大道、北至汉正街的这条汉口老巷,当年,为有个安宁的日子,真叫老辈人伤透了脑筋。

    昔日的永宁巷,最让人不得安宁的祸患,以回禄之灾为最。

    从河街到永宁巷这一带的民居建筑,早先,多是板壁屋,且建筑十分密集,巷道极其狭窄。这些板壁房屋都很有特色:整个二层楼房,底层全部用若干根木柱撑起,两面山墙,用青砖粗粗地砌起,面街背街的两面,全部安装可以上下的活动扇门。二层楼的临街一面亦如是,只不过活动扇门改成了雕花扇窗,楼下是店铺,经营买卖,楼上住人。这般房屋的主子,如果老板的确荷包暖和,养得起手不拈香的眷属,又如果,内眷是有几分姿色的,那日子过起来,就很有些滋味了:老板坐在店堂里头,一壶香片泡着,一根炮台抽着,瞄着柜台上的伙计们忙碌着给他往钱盒子里拢钱,那份惬意,定是一言难尽的了。楼上呢,有几分姿色的娘子,待到巷筒子里喧腾腾地,方才懒懒地起了,由妈子服侍着,慢慢地梳洗,粉敷得匀了,眉描得弯了,腮红揉得恰到好处了,一盏子银耳汤润了喉咙,肚子里也暖和了,再慵慵地倚到雕花扇窗前。楼下满巷筒子的俗人看了,有暗自喝彩的;有暗自怨自己命不好,家里只有黄脸婆的;也有那寡汉子,用来激励自己眼下多赚钱,将来娶妻当如此的……自然,也有将这等楼房上下全部用于经营的,如茶楼、如青楼。这等规模的茶楼,一般楼下是大堂,一张桌子挨着一张桌子,喝茶抽烟谈天,多是市民百姓的去处;楼上多是雅座,也有隔成包间的,多是大商贾以及青洪帮头面人物叙谈的场所。至于青楼,这等板壁楼房,一楼多用于接待,让客人在此饮茶小坐,或培养情绪,或等着相看中意的卖笑女,楼上,才是这行当的正经场所——据说,这等房屋做青楼,档次往往不高,但有一种好处,就是客人同卖笑女热烈起来,响动大,故而有种邪门的煽惑力……然而,永宁巷这一带的这种板壁楼房,无论有诸多的优势,其劣势亦最是明显:千万不能失火,如一处失火,往往“火烧连营”……

    据相关史料载,清代有扬州人姓李名茂字子容的,在汉口镇为官,喜欢住这板壁楼房的老巷子。但遭回禄光顾过若干次后,这位喜欢汉口热闹的下江人很是头疼:拆除一些房子,拓宽巷道,一旦失火,便于救援;改造这些板壁房子,皆以砖石代替之!没有了板壁扇门,商铺开门打烊,是要麻烦些;没有了雕花扇窗,美女们少了搔首弄姿的凭借,老巷子也少了若干风景。但是,总比频遭回禄强哦!再说,凭窗搔首弄姿的,也不都是美女,亦见过丑赛东施无盐马皇后,在窗前顾盼的,让眼睛吃亏不说,一天的心情都毁了……

    永宁巷的面貌改观后,失火的事果然少多了。街巷里商贾人等,见李茂的决断,虽然让他们破了些财,但长远的安宁有了保障,很是感念,请李官儿为改造后的街巷取个名。李先生也不推辞,稍一沉吟,道:往日此巷频遭回禄,经常失火,眼下,好多了——何不就叫永宁巷呢?

    寄寓了先人无限祝福的永宁巷,其繁荣繁华繁盛,已大大超过当年李茂先生旅居时节的规模了,商海卷着人欲物欲,精神的物质的,有形的无形的,都似乎在膨胀着——2005年的暑天,当我顶着头伏天的毒日头,再次来到永宁巷时,永宁巷名字还在,但已没有巷,只有尚未完工、却已很有规模很气派地矗立着的大厦坯子了……

    噢,永宁巷,你自己,也是被积年膨胀着的东西胀没了的么?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