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清芬留芳??清芬路

2007-03-09 15:20:47
华夏经纬网

    ■彭建新

    位于江汉区中山大道与长堤街之间、呈南北走向的清芬路,是一条见证六渡桥一带从水凼到闹市变迁过程的老街——
                           
    在汉口长堤挡了后湖水患,从而繁荣了一条商业街——汉正街的很长一段日月里,如今的六渡桥一带闹市,还是偌大一片湖荡水凼之地,也就是说,汉口繁荣发端,得力于长堤的修筑,始自于硚口起至集家嘴这有限的一条地带。在那段岁月里,汉口长堤尾一带,也就是如今六渡桥一带,还很不成模样。想想六渡桥这名字罢,还有周边如板子桥之类的地名,可以肯定,当年这里是有桥的,且不止一两座桥,起码有六座桥;且不止一种桥——除石桥之外,还应该有木头搭的板子铺的桥。也可以想象,当年这一带的湖凼水塘,肯定还芦苇葳蕤,菖蒲狂长;肯定还青蛙鼓噪,蚊蜢乱舞。事实上也是,清芬路六渡桥这片如今堪称武汉繁华翘首的地界,百多年前的确没有一丝儿都市的影子。但历史就是要把繁荣铆在这里——从汉正街一带流淌下来的旺盛的商贾气,就是要把这一带盘弄成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富窝子。当后湖修筑了张公堤,把后湖水患彻底阻挡于张公堤外,汉口城又完成了一次大扩张——汉口城垣被推倒,城墙址上修筑起汉口第一条正规的马路:后城马路。六渡桥这一带,也就真正成为都市核心圈里的一部分,六渡桥板子桥之类的桥,也就失去了桥的作用——湖荡水凼萎缩的萎缩,消失的消失,青蛙们该另觅欢乐地了,蚊蜢们也该收敛收敛了……

    当然,武汉市汉口的都市化进程,尤其是六渡桥一带的繁荣,除了民族的地域的乃至地缘的因素之外,列强在汉口的开埠——租界的圈定和势力的扩张,也客观上起了促成作用。清芬路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里延伸出来的:受汉正街黄陂街花楼街繁华的感召,受江汉路以下租界繁华的影响,六渡桥一带的商机人气日渐旺盛,于是,清芬路这附近的湖塘洼地,在1910年前后,就有人在这里用草包装土筑基,搭盖些零星的房屋,或住或铺地捣弄起人间烟火来。后来,汉口地皮大王刘歆生,取得了这一带的地权,开始了有规模的平整土地的活动,且集资招股,在这一带起楼筑屋,很快就有了都市模样;后来,就有了这条马路——汉口一条仅次于后城马路规模的马路:南起长堤街民权路口,北至后城马路六渡桥东,长308米,宽7米,可以通行汽车!

    清芬路的意义在于,它的出现,标志着汉口六渡桥商业圈的圈定;标志着六渡桥真正开始了它作为地名而名扬三镇的历史;标志着,“六渡桥就是水凼,水凼就是六渡桥”,这一概念的结束;作为桥名,六渡桥已经有了新意,作为地名,水凼,已经深埋于历史的烟尘里……

    如此有意义的路,总该有个有新意的路名罢!鉴于早先这一带臭沟污塘令人不堪的旧貌,鉴于这条马路给人以眼前一新的感觉,汉口人难得的浪漫劲头,如有四两散汉汾酒在肚子里一样,被激发得涌将上来:就叫清芬路罢,古人不是有功德无量的说法么,我们就在功德无量后头再加四个字:清芬流芳!老子们的鼻子,被污凼子臭塘子熏木了,身上被蚊子蜢子叮得稀烂,这条马路一修,算是有条平整路走了,鼻子再也不受罪了,清芬流芳,是贺,也是愿罢……

    眼下,这里经营的,以水暖器材塑料制品之类为主,铺面一家挨一家,铺面前面又嵌着摊位,亦是一个挤着一个,竞争之态显然,无序之态亦显然;至于路么,体态稍发福者,两人对过,似乎要侧着肩才行——繁荣是繁荣了,留给人的感觉,也是一言难尽,似梅雨天脖颈褶子里的汗,粘粘的,拭之难干,挥之不去……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