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江汉北路: 外贸服装成就时尚新景

2007-03-09 15:12:20
华夏经纬网

    江汉北路无疑是武汉追求个性装扮者的乐园。尽管与久负盛名的江汉路商业步行街相隔百米,而且也因它的东南一端正对江汉路北口而得名,但流行之风却似乎

    格外眷顾这条长仅千余米的道路。犹如一棵预告流行的消息树,每当一阵着装新潮掠过江城,你马上就可以在它形形色色的街边店里感受和触摸到一个个真实的元素。

    初识江汉北路,还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曾经跟随一个很酷的同事去江汉北路省外贸厅的一楼门市,淘“出口转内销”服装。那时候国人刚从“的确良”和“涤卡”时代走出来,全民还都在追求西装革履,很搞不懂外国人为什么单单喜欢上这种布衣布裤,有些穿上身就会揉得如腌菜一般,还有些如电工背着的工具袋般粗硬。

    后来,这种出口转内销的服装就成了气候,还有了一个再明白不过的统称,叫做“外贸服装”。
                           
    如今,在武汉三镇的许多地方,都能找到这样的外贸店,据说货色已不全是最初的国内服装生产厂家根据国外来料来样加工,完成订单后剩余的那部分产品,其中不乏鱼目混珠的水货。再看看我们每个人的衣柜,上至政要高官,中产白领,下至市井百姓,哪个人没有件把外贸服装。

    这已是十几年后的事了。此时再想起当年江汉北路上的外贸门市和随后出现在附近的一串街边外贸店,我才惊诧江汉北路在着装上的得风气之先。

    要知道,就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这里还是被老武汉们轻慢为“铁路外”的地段,按照现在的说法,当年在此居住的多半是农村进城人口,不说语言满口黄(陂)腔,职业也多半属“贩夫走卒”或引车卖浆之类,这样一个地地道道的“城乡结合部”,怎么就与时尚前卫沾上了边,有朝一日竟还抢了江汉路的眼风。

    就像上世纪80年代人们无法想像响当当的外贸行业竟会不景气一样,世事难料,斗换星移,从上世纪90年代,不景气的外贸行业有人开始自寻出路。属下职工受省外贸一楼门市启发,在江汉北路试探着开起了7家街边小店。到现在,13年过去,不知不觉间这种外贸服装店已沿街蔓延至43家,占去了江汉北路的半壁江山。

    曾建华就是这“七分之一”,他与同在外贸系统工作的哥哥姐姐最早一批来这里开店,如今兄姐已到万商白马寻求更大发展,留下他与妻子守住“根脉”。夫妻俩经营的“楚楚”休闲服装店,无论装修特色、店堂面积、服装品种、人气指数都算得上这条街上的“傲角儿”,因此曾建华接受了不少媒体记者的采访,每当这时,自认口拙的曾家老三就拉出美丽能干的妻子充当“新闻发言人”,自己则躲在一旁憨笑。但话少语短的他常能一针见血,他这样为江汉北路定位:“江汉北路靠的就是外贸服装。”他不无骄傲地说,“它引领着武汉外贸服装的潮流”。

    事实上,江汉北路确非浪得虚名,当如今外贸服装店在武汉三镇随处可见的时候,江汉北路却始终立于外贸服装的潮头,靠这条小街把守着江城外贸服装老大的地位,引领着外贸服装流行的走向。它不似江汉路上那些休闲店那样师出有名,但绝对比江汉路货色丰富和“国际化”;而其他地界的外贸店,说服买家最有力的语言就是甩出同等货色与江汉北路的价差。

    眼下,走进各具特色的每家小店,最新潮的小背心、线织外套、韩式裙衫、“波波”饰物、秋冬短裤入目皆是,锦衣薄羽,裙长裙短,为最新潮的“混搭”着装提供着各类元素。不走进这里的服装店,你不会知道如今的流行是怎样的一阵接一阵的急急风,呼啦啦地刮来,又呼啦啦地刮走,在这些街边小店留下它诡谲多变的痕迹。

    这些街边小店最能检验店主进货的眼力功底和买主的砍价功夫。这也正是这条街最吸引人之处,你永远会觉得能买到更物美价廉的衣饰,尽管这条街上的服装价格随着小店一次次的翻修不断攀升起来,但精明的淘衣美眉们仍能鼓动巧舌,或娇或嗔地手捏着选中的服装压到自己满意的价码。即便价格未能如愿,但终因出自江汉北路而得到些许安慰。

    就在这人来人往的不歇人流中,有板有眼的讨价还价声浪中,昔日铁路外的这条梅神父路和它著名的梅神父医院带给人的那些丝丝缕缕的记忆和气息,正在被这流行之风渐渐掩去,因而改变了这条街的气质。

    资料链接:原为后湖沼泽地带,清末有土堤,以多杨树而得名杨树堤。1924年,湖北省督军萧耀南集资,为意大利天主教神父梅占春(中国名)在堤东侧建梅神父医院,同时筑成此路,命名梅神父路。1953年,以东南端正对江汉路北口,改称江汉北路。 ■刁世凤/文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