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吉庆街的市井“生活秀”

2007-03-09 15:09:22
华夏经纬网

    ■石云亭/文张扬
                           
    本地负有盛名,即使在全国也声名鹊起的吉庆街,如今早已不再是昔日寒酸窘迫的光景,高大气派的牌楼上,“吉庆街”三个大字赫然在目,两侧的楹联颇耐人寻味:“吉云照影觥樽尽显生活秀,庆雨映灯弦歌舒展岁月稠。”

    论及武汉文化的特色与渊源,识者虽各执一词,但“码头文化”之说似乎最有见地,码头自然既是南来北往、财货集散之地,又是三教九流、鱼龙混杂之所,这从武汉的某些方言,如“打码头”、“拐子”等犹可见码头文化的深深印记。汉口通商开埠以来,五方杂处,人口流动性极大,武汉人也就形成了不拘形迹、豪放粗率的性格,江湖气、市井味尤其浓厚。反映在夜生活上,便是“靠杯酒”一类简单便捷的“夜食”生意的繁荣发达。夏日炎炎,长夜难熬,在户外纳凉、“消夜”就成了市民比较现实的选择。一杯啤酒、几块臭干子、一根鸭颈子,便是街头巷尾的武汉人的莫大享受,“靠杯酒”遍地开花也就不足为奇了。

    吉庆街实在是汉口“靠杯酒”的集大成者,扎堆效应、良好的口碑、火爆的氛围,让它搞出了名堂,近年来闹得风生水起,甚至可以说创出了“品牌”。

    在吉庆街,“靠杯酒”不再只是夏夜的街头景致,而是一年四季食客如云、生意兴隆,即便是盛夏酷暑或数九寒冬亦不例外。可是,虽建起了牌楼、开辟了通道、装修了店堂,每家酒店仍毫无例外地在户外大棚下摆满了席位,而且就数这种近乎露天的位置食客偏偏最多,真正登堂入室的反而少之又少,约略可见“靠杯酒”的遗风。

    烈火烹油、菜香四溢,被烧烤的木炭气味笼罩的吉庆街,食客无论三朋四友、情侣恋人,还是孤单一人,均随意而坐,大杯饮酒、大口吃菜,毫无拘束,但求适心快意。“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并不介意菜肴的风味,而是注重享受这种氛围,于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之中可以消磨到下半夜。一直陪伴他们、为之添酒助兴的则是聚集在吉庆街的各色民间艺人。其实,酒肆勾栏,艺人说书唱曲助食客雅兴的风俗古已有之,这从各种文学、历史书籍中可以找到其踪迹,只是随着岁月流转、时代变迁而式微。但吉庆街独特的市井氛围,却让这一本来湮没的历史现象重现,并成为吉庆街另一大鲜明的特色。

    不知声名已传于四方的“四大天王”如今安在哉?但触目所及,打快板的、演独角戏的、唱小曲的、敲大鼓的、讲评书的艺人穷形尽相、应有尽有;笛子、琵琶、喇叭、唢呐,小提琴、大提琴、萨克斯、双簧管,种种民族乐器和西洋乐器“欢聚一堂”,互相呼应,乱糟糟却又别有情调。艺人们举着写有节目的牌子在食客中逡巡,携着各自的“吃饭家伙”在酒桌中穿梭,一会儿为那对情人吹奏一曲《花好月圆》,一会儿为这桌客人唱一首《朋友》,忙得不亦乐乎。也许混迹于此的每一名艺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和辛酸,但既然来此谋生,就得收拾起身世感怀、命运嗟叹,卖力而敬业地为别人送上笑声与欢乐。豪爽不羁的客人是不在乎什么音乐造诣和艺术品位的,只须博食客一乐,就可得到或微薄或丰厚的报酬……

    这一条长不过数十米的小街,却浓缩了汉口最为世俗最为本真的百姓生活风貌,氤氲着浓郁的汉风楚韵,这是一副极具人间烟火气的风情画,这是一帧生活气息浓郁的市井图。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