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老饕福地??户部巷

2007-03-09 14:58:55
华夏经纬网

    ■彭建新 
                            
    武昌的户部巷,在相当长的岁月里,似乎一直没有什么大的名声。就连上个世纪90年代初出版的武汉地名志里头,对它的介绍,连标点符号,不足100字:“位于武昌区民主路西段以北,沥青路面。门牌1-43号。系明清时古巷,名由不详。1967年改名红安一巷,1972年复名户部巷。两侧多老式砖木房屋,旧貌尚存,居民稠密,巷道偏窄,不通汽车。”

    似乎就在一夜之间,户部巷陡然地声名鹊起名扬三镇了———“汉味早点第一巷”!
                           
    考较起来,户部巷之得名,并非“由来不详”。有一说似可备存:明清年间,管理武昌府粮食和户籍的“粮捕府”衙门,曾坐落于此巷,而粮捕府相当于京城的“户部”,因而名之,也当在情理之中。如要追溯,户部巷这条小巷,跟武汉人吃早餐———武汉称作“过早”的一样食品密不可分:户部巷的———面窝!也就是说,在武汉,这种用碎米和着黄豆磨浆调味、浇到一样边凹中凸的圆形铁瓢中、放进油锅里炸得四面酥黄、咬起来酥软有致的叫做“面窝”的过早当家食品,只有户部巷一谢姓人家做得最是正宗。

    一个接近年关的日子,天上飘着柔柔的雪花,慕“汉味早点第一巷”的名头,弃了踏雪“访梅”的雅兴,过江访了一回经过复古改造后的户部巷———

    以往的僻窄,眼下依然;做了牌楼粉墙,制了仿古城门之类,荡涤了旧时僻巷的阴暗和斑驳,让昔日古巷平添了许多古色古香的调子。短短的小巷里,挤密挨密都是过早的铺子。诸如麻婆灌汤蒸饺、吴记发米糕、陈记红油牛油面、何记豆皮……看得人眼花缭乱,撩得人喉头上下不住地滚!粗略点了一下,这些引人流涎的“过早”物,属于“汉味”的品类,竟然有四十余种之多,而早就赫赫有名的谢氏面窝,就俨然跻身在这众多的美食之中!

    说起这面窝,确切的“老家当在汉口:清代光绪年间,万商云集的汉正街尾集家嘴,有个叫昌智仁的男将,在这里做烧饼熟食营生。估摸着,身处流金淌银的好地方,照说生意该做得蛮发旺,可这男人的烧饼熟食生意却并无大的起色。或许昌智仁这名实在是好,让这男将有一日忽发奇想:为么事饼子就一定要烤咧?难道就不能用油炸?为么事饼子就一定要用面粉做咧?难道就不能便宜些的碎米做?为么事饼子就一定要做得规规矩矩溜溜圆咧?难道就不能让它拱七凹八形状古怪一点?就这样,沿着这个思路,昌智仁发明了武汉过早的当家食品———形状怪异滋味奇特脆软兼备的面窝!

    面窝飘香三镇,炸制面窝的技艺也流传三镇。上世纪20年代,谢氏面窝的鼻祖谢荣德,在户部巷赁门面,选用优质大米,掺加一定比例的糯米,另用香麻油,外加细葱花、油芝麻、辛姜末,精心炸制,不惜工本,硬是弄出了焦脆适度、香酥并重、单夹任选、老少咸宜的特色面窝———人称谢氏面窝者是也!

    走在经复古翻修的短短的户部巷里,被复杂而安逸的人间烟火盘弄得甚是惬意,一时间,竟生出些感慨来:这人世间,熙来攘往,生活的滋味虽是一言难尽,让人留恋的味道倒也不少。可在这让人盘桓的味道后面,又有几多劳苦和勤勉!就如这户部巷罢,做熟食行当的,古来即被称作“勤行”。谢氏面窝也好,石婆婆热干面也好,哪个不是半夜三更凌晨两三时就起床,磨的磨浆,压的压面,都是在旁人睡梦正酣时分的作业,才盘得白日里的户部巷,百味缭绕,生机盎然……

    几近年关的雪,如往年一样,纷纷扬扬的,无甚奇处。只有飘进户部巷里的雪,与游走在空中的烟火气相拥吻,于苍白寡淡中兑进了些现实生活的色和味,无言地向世界昭告:到这里来大快朵颐罢!这里,武汉市武昌区的户部巷,真正是老饕们的福地和天堂……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