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关注武汉里份

2007-03-09 14:54:20
华夏经纬网

    北京有四合院,上海有里弄,都已成为这些城市独特的文化景观。武汉呢?武汉也有风格独到的“里份”。随着城市的发展,北京、上海都在进行“抢救四合院”、“抢救里弄”的工作,且成效显著,那么武汉的“里份”呢?是该拆除还是该“抢救”?这确是需要认真对待、思考的问题。

    显得有些颓废的汉口咸安坊   
                    
    与北京的四合院、上海的里弄一样,武汉也有市民聚居的建筑体,老武汉人称之为“里份”。里份里的建筑多为二层小楼,是当时武汉城区中居住地段、环境、配套设施均为上乘的住区群落。时至今日,由于建成年代久远,里份的居住条件已经渐渐不能满足今人的要求,人口密度过大,水、电设施落后,还有不少里份建筑已成为危房。随着武汉市旧城改造大力度地推进,那些老武汉人耳熟能详的里份,如常青里、如寿里等,已经逐渐成为历史名词。而与此同时,北京、上海、南京、天津等历史文化名城,却正在进行着“抢救四合院”、“抢救里弄”、“抢救老街区”等行动。在武汉正向着国际化大都市迈进的时候,某些陈旧的老里份是否也应是能够反映武汉城市特色的某种标签,是否有价值保留?带着这些问题,笔者走访调查了相关方面。

    武汉里份特色独具

   

武汉市近代最早的里份,起源于汉口开埠后的19世纪末,至1949年全市共建有里份208个,房屋达3294栋,其建筑面积约为300万平方米。据武汉图书馆的老馆员徐明庭先生介绍,里份在武汉三镇都有,由于汉口在近代发展最为迅速,里份的分布以汉口最为集中,建筑成就、价值也最高,主要分布在汉口的江岸区、江汉区。武昌区沿江地段也比较密集。

    汉口的里份大体可以分为几种:一部分为市民自发建设的,这种里份规划较差,房子狭小,多用木结构,生活设施不完善,但也最具市民味,如原汉正街的满春里;一部分为一些富商合力出资建设,有点早期房地产开发的意味。这些里份规划较好,建筑多为二层小楼,外观整齐,里份内的通道宽敞,生活设施齐备,如车站路友益街附近的平安里、新成里,里份内房屋为单元联排式(有点像现在最新的房地产概念:TOWNHOUSE),中间是堂屋,侧面是正房,后面有楼梯及厨房,有的还有后院;五口通商后,汉口成了洋人租界所在地,得现代西方文明风气之先,又形成了一些洋派的里份,如一元路上的坤厚里,由红、黑两色砖建成的两层小楼,楼层很高,有典型的欧式风格。

    武汉里份有一些共同的特点:如里份内建筑多为砖木结构、室内多铺设木板,楼梯也多是木质的,里份内的巷子很多都是石板铺成的。它们能够闹中取静,汉口旧城区内不少里份临繁华闹市,但里份里面却十分宁静。里份中邻里关系非常密切。因为里面的生活设施,如自来水等多为公用,而居民十分密集,这就产生了里份里的规则:互帮互助成为习惯,邻里关系融洽和睦,自然遵守某些不成文的生活资源分配规范。当年武汉夏天的竹床阵在各个里份里密密麻麻,但哪家占哪块地一直都自成体系,很少纠纷。里份可以说是武汉早期的居民社区。据徐明庭老人回忆,过去的里份里有专人负责治安、防火防盗等事物,类似于现在的物业管理,而且工作非常负责。
     
    武汉里份值得保护吗?

    目前,武汉市旧城改造正如火如荼地进行,许多老城区将要拆除重建。一些里份地处武汉市老城区繁华地段,拆除还是保护,成为各方争论的焦点。据有关部门统计,1949年武汉有里份208条,1996年只有140条,1998年110条!武汉里份正在逐年缩减。实际上,有关部门早已确定了里份的文化价值,1993年,大陆坊、同兴里、江汉村就被武汉市政府定为二级保护建筑项目。如寿里进行危房改造时,也曾经专门征询过何祚欢、徐明庭等老武汉如何保护的意见。武汉理工大学建筑系博士生导师李百浩教授认为,武汉里份具有很高的价值,应该加以保护。李教授打了个比方:里份就好像老年人,继承了一些很有价值的东西。如果简单地把他们看成是社会的负担,大面积拆除,这种行为就像利用战争来杀死老年人一样,是不可取的。徐明庭先生也指出,武汉市在1986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历史文化名城,但现在武汉市已经没有多少明代建筑保存下来了,甚至连清代的也不多见,这与历史文化名城的地位是不相称的。在文物保护方面,与北京、上海比起来,武汉已经落后了。

    的确,里份反映了一段历史时期武汉的真实生活状态,是武汉不可割裂的历史。但一些优秀里份地处市中心,占据着寸土寸金的商业地段;里份内的砖木结构房屋,由于年代久远,大多十分破旧,有的甚至成为危房,显然已经不太适合现代的居住要求。那么,该如何保护武汉的里份呢?

    保护里份不仅有历史文化价值,也具有极高的商业价值

    李百浩教授认为,里份的保护,应该是发展性的保护,应该分层次、分地段,在保护的基础上利用。城市改造,不应该只是简单的拆除重建,一些老建筑,同样可以挖掘出很大的商业价值。他以上海的老建筑———石库门为例,石库门经过改造,成为上海极具特色的商业区,吸引大量中外游客到此旅游、购物。武汉的很多里份也具备这种潜力,例如江汉村,如果搞得好,可以建成一个小江汉路。对于里份内房屋建筑破旧的问题,李教授指出,这不是房子本身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是由于多年以来居住的人口过于密集,造成了房屋过分疲劳。从技术上来说,是可以改造、加固的。

    徐明庭老人也谈到,当年北京为是否拆除四合院,争论得十分激烈,最后,一批四合院得以保存。现在,四合院已经成为北京市的一个亮点,许多国内外旅游者点名要坐三轮车,看四合院,由此带动了旅游等相关产业的发展。里份同样可以做成武汉的品牌,为武汉市创造社会效益、经济效益。
                  
    实际上,已经有精明的商家在利用老建筑的文化效应,为商业服务。在如寿里原址上建成的楼盘“如寿里人家”,打出了“老地方·新生活”的广告,将“里份”做成了楼盘的卖点;武汉著名楼盘蓝湾俊园,楼盘旧址上的一座钟楼被开发商完整地保存下来。因为有了这幢百年钟楼的存在,小区有了实实在在的文化气氛。

    可见,只要经营得当,里份不仅不会成为武汉市城市发展的障碍,而且会促进城市的文化、经济发展。作为武汉市民,我们期待老里份能以新的面貌出现,就像北京的四合院、上海的老里弄一样,成为城市中心一处吸引人的风景。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