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孔庙旧地??大成路

2007-03-09 14:43:40
华夏经纬网

    ■彭建新     
                           
    在相当长的历史岁月里,在中国,有读书人的地方,大都有孔庙;所有的孔庙里,都有大成殿。但是,孔庙所在的地方,不一定就叫作孔庙路、孔庙街、大成路、大成街……

    可在武汉市,就有这么一条以孔夫子孔庙所在地命名的街———大成路。
                           
    武汉的大成路在武昌区,具体的位置是,蛇山西段南麓:东起解放路中段的火巷口,西止彭刘杨路西端,全长330米,宽20米。这条小街原来有个很是诗意的名字:玉带街。不过,找出清代的地图一看,这玉带街东邻吉祥巷,北接学府口,估计隐着“蟒袍裹身、玉带缠腰”的盼头。如此看来,这“玉带”就有些利禄气了。不似汉口那边的玉带门、玉带河的“玉带”,虽混在物欲铜臭的商海里,却有意地在那里叫“玉带”,倒有些子呼唤浪漫的意思……

    不过,这玉带街的街名还是给改了,改在1933年。那一年,这条路扩建改造,因了北边临孔庙,就改作了至今仍用的路名:大成路。到1967年,来了“文化大革命”,这条路名无可回避地又被改了一次,“文化大革命”十年折腾里头,曾有过“批林批孔”———“批判林彪、批判孔子”的阶段。既然批判孔子,孔子还能叫“大成至圣先师”?连“孔子”都不能叫了,甚至连孔丘都是叫不得的,被规定叫做孔老二。既然不是老大,只是个老二,怎么能叫大成路呢!于是,大成路就被规定叫作“兴无路”了。好在这次改名改得不久,也就是5年吧,就又被改了回来,还是叫作“大成路”———不晓得孔子当时在九泉之下,听了这改去改回的,是不是为之血压升降、热泪盈眶了两盘?

    其实,若一定要以名人之名命这条街的街名,还真有得商榷。
                           
    比如,一个叫陈定一的年轻人,曾为我们城市的一次新生,慷慨地奉献出自己高贵的生命。要问陈定一何许人也?乃上个世纪20年代亦即大革命时期湖北省学生联合会主席也!这位年轻的共产党员,虽奉命长期潜伏,却十分活跃,把个人性命置之度外,在北伐革命军进攻武昌的前夕,组织暴动策应,被守城的军阀陈嘉谟抓捕。陈嘉谟在劝降逼供百般手段用尽皆无效之后,将陈定一杀戮于当时玉带街后大成路的东端火巷口。北伐军攻占武昌之后,定都汉口的革命军政府,曾在武昌的这条街上,虔诚地立起陈定一烈士就义纪念碑。上个世纪30年代,这条街扩建,烈士纪念碑虽被移至现长江大桥引桥南端,但是,为理想献身的共产党员的英魂、真正血性男儿的豪迈气概,应仍是这条街生命中真正至大成的不朽精神……

    当然,大成路至今还是大成路。我们并不因为大成路叫大成路,而去加倍地祭奠或参拜孔子———何况,大成路边的孔庙,早就改成了武汉市第十中学,而孔庙留在这中学里的些儿遗存,也在1966年遭了火灾,眼下原址上的教学楼,已是那次大火后的涅槃之物……

    当然,大成路至今还是大成路。我们并不因为大成路叫大成路,而忘却为我们城市的新生英勇献身、为我们的新生活慷慨捐躯的先人,比如,年轻的陈定一,还有,许许多多陈定一这样的精英……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