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张之洞与汉阳铁厂

2007-03-20 15:16:21
华夏经纬网

武汉特种汽车制造厂内的原汉阳兵工厂102号界碑。

  清末洋务大吏张之洞(1837—1909),光绪十五年(1889年),因督办芦汉铁路,调任湖广总督,自此直至光绪三十三年入参军机、任体仁阁大学士,除1894、1902年两度暂署两江总督,一次短期赴京修订学堂章程外,督鄂几近二十年,这在频繁更换督抚的清朝实属罕见。张在湖广总督任内,兴实业、办文教、练新军,使其坐镇的武汉,继上海、天津之后,成为又一洋务基地和近代大都会。

  张之洞在湖北兴办的实业建设中,汉阳铁厂是最重要的一项。早在抚晋期间,张之洞就认识到进口洋铁非强国之道,萌生建立近代化铁厂的意念。督粤之后,提出在广州城外兴建铁厂的计划,并电告出使英国大臣刘瑞芬及后任薛福成,向英订购铁炉二座。该年底,张调任湖广总督,随即将拟建之铁厂移至湖北。1890年初,在武昌成立湖北铁政局,委派蔡锡勇为总办,厂址选定汉阳,1890年11月动工兴建,1893年9月,炼铁厂、熟铁厂、贝色麻炉钢厂、马丁炉钢厂、钢轨厂、钢材厂等十个分厂建成,次年6月投产。此为中国乃至亚洲第一家集冶铁、炼钢、轧钢于一厂的现代化钢铁联合企业,比日本1901年投产的八幡制铁所早七年。一位外国观察家对当时汉阳铁厂的描述是:“烟囱凸起,矗立云霄”“化铁炉之雄杰,辗轨机之森严,汽声隆隆,锤声丁丁,触于眼帘、轰于耳鼓者,是为二十世纪中国之雄厂耶!”

  汉阳铁厂的建成,耸动中外视听。然而,由于专制官办体制的腐败无能,铁厂从投产之始便财经亏损,张之洞为此心力交困,只得于1896年“招商承办”,委“亦官亦商”的盛宣怀督办铁厂,走上“官督商办”道路,由译员出身的李维格任总稽查。汉阳铁厂又与大冶铁矿、萍乡煤矿形成系列,一度颇有生机,西洋报刊1901年评论道:“汉阳铁厂之崛起于中国,大有振衣千仞,一览众山之势。”1908年,盛宣怀奏准将汉阳铁厂、大冶铁矿、萍乡煤矿合并,改为商办汉冶萍煤铁厂矿股份有限公司,至辛亥革命前,约年产生铁8万吨、钢近4万吨、钢轨2万吨。然而,公司除第一次世界大战间始见盈余外,财政常陷困境,外债沉重,终为日本势力侵入,无法摆脱半殖地中国的全社会性悲剧。抗日战争初期,汉阳铁厂部分冶炼设备西迁重庆,所余被日军侵占,昔时傲视东亚的雄厂仅留下残垣断壁。

  张之洞主持兴建的汉阳铁厂,它的创业艰辛、卓异成就和悲凉结局,昭示了中国早期现代化的坎坷历程。毛泽东上世纪60年代初说,讲到重工业,不能忘记张之洞。就是指的不能忘记张之洞创办汉阳铁厂、汉阳兵工厂的历史功勋及其经验教训。而汲取了前辈功德和遗教的新中国人,终于在同一片土地上创造出新的辉煌:武钢接过了汉阳铁厂的火炬,将其燃烧得更旺。中国也以钢铁产量世界第一的雄姿(其质量和劳动生产率还有待提高),屹立东方。诚可谓“其始也简,其成也剧。”(冯天瑜)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