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寻访黄陂曾有座“大观园”

2007-03-20 15:08:35
华夏经纬网

    昔日整洁、繁忙的玉带河,而今伴着时间流逝又渐渐荒芜了。

    只有散落村庄的这些大尺寸的石块、石雕,还有意无意诉说着历史的风光和光阴的故事。

    一个极其普通的村落,如果拨开它平静的表面,往往会发现令人大开眼界的过去。在武汉市郊黄陂,就曾有一个堪比《红楼梦》大观园的豪门庄园,这就是明后期张涛建在滠水河东岸的张家大厂庄园。

    张涛何许人?张涛为今黄陂区长轩岭镇南洲田村张家祠堂湾人。字振海,号元裕,别号山是,生于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卒于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张涛历任四川富顺知县、行取工科给事中、安徽歙县知县、产部广东司主事、山西司郎中、光禄寺丞、大理寺丞(都察院右御史)、辽东巡抚,曾经威震朝廷,富甲一方。

    时过境迁,张家大厂庄园虽早不存在,但历史却永远记下了这个地方。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历史上,庄园有哪些故事?庄园后来又是怎样毁没的……

    九龙奉圣风水宝地

    从木兰山西麓的长轩岭镇出发,我们驱车前往张家大厂。车过滠水河上的木兰大桥北拐,经木兰仙河店、张家祠堂、杨家田等10余个村湾,在赵家畈右拐,沿简易的田间土石渣路东行约1公里,便来到了张家大厂。这是一个63户、250多人的小村湾。年逾半百的杨家田村党支部书记陈大金及七八个德高望重的老人热情地接待了我的来访。在陈大金家里小坐后,在他及86岁高龄老人陈家模的引导下,我站在湾后一高土丘上,首先远眺了张家大厂。

    张家大厂西临滠水河,东望木兰山,周边有小耳山、夫子山、乾应山、高岗山、窑山等九座逶迤山峰相峙环绕。群峰叠翠,鸟语花香。湾前是蜿蜒曲折的玉带河。玉带河长2.5公里,为滠水支流,宽度在40至100米之间。玉带河两岸土地肥沃,有良田3万亩,尤以东厂畈、西厂畈良田最佳。东厂畈有良田35亩,西厂畈有良田40亩。放眼望去,玉带河两岸一派丰收景象,2万余亩晚稻即将开镰收割。河畈上,港汊纵横,塘堰星罗棋布,鹅鸭在水面上追逐嬉闹,真不愧为九龙奉圣风水宝地鱼米乡!难怪万历年间,地位显赫、聪明透顶的张涛在此修建庄园。

    大兴土木筑修庄园

    张涛祖籍江西吉安府吉水县文昌社折桂乡瓦子墩。其鼻祖张必达为明前期户部尚书。必达之子张永通于正统十四年(1449年)由瓦子墩迁徙黄陂,置业于境内的黄土港、泊沫港、什仔湖三处。永通之孙张天爵,即张涛父亲。万历八年(1580年)前后,张天爵父子由县南什仔湖来到滠水中游东岸的张家祠堂,并买下玉带河两岸的大片田地山场和包家墩农产田产,在此大兴土木。在30多年的时间里,分别建修了城堡式庄园建筑群,拓宽掘深了玉带河,建修了码头,复修了寺庙,开辟了通往田畈的道路,并新垦了田地,挖掘筑修了塘堰、水渠、禾场,添置了石碾盘、石磨、木风斗等粮食加工设备等等。

    据史载,张家大厂庄园围墙圈地约50亩,全用石砌,围墙上砌有哨口、箭窗,有东南西北四个大门(亦称城门),南城门净宽3.5米,高约18米。其次是东城门,东城门净宽2.6米,高约16米。两城门上分别置有土炮,既坚固,外观亦十分气派宏伟。佐证南城门气派的汉白玉条石(村民叫白蜡石)和刻有精美龙、凤、麒麟、狮、石鼓、蟾蜍等图案的汉白玉驮盘石等尚存村中。条石长3.56米、宽55厘米、厚30厘米。驮盘石长1.68米、高60厘米,背宽22厘米(与长条石驮盘石配套的一对大石狮埋于谢家院子湾前的塘坡中)。

    围墙内的庄园建筑群布局十分讲究,等级区划严格。佃农居室、牲口房、豆腐坊、榨坊、酒坊、柴草堆在庄园东门两侧,房屋矮小;张涛九房夫人卧室、书房养源斋、客厅吉庆堂、花园等主体建筑在南西城门一带,建筑华丽高大,周边环境幽雅;庄园西北角和正北为庄丁、工匠、勤杂人员、张家亲朋居住处,庄园的粮食、食油等日常重要物资均贮藏在此。庄园建筑群有大小房舍300余间,建筑面积1.6万平方米,常住人口250至400人。见证南西城门一带建筑华丽高大的红黑、青桑墩石在张家大厂随处可见。陈大金说,桑墩石埋在地下的更多,七十年代改田,他一次就亲手掩埋了10多个。

    玉带河是滠水支流一条古老的河,明万历时,河床淤塞,河岸垮塌严重,出于便于行船、军事、美观等目的,张涛动用千余劳力历经两冬一春,清除淤泥淤砂,拓宽掘深了玉带河中西段的河道,整修了河岸,并在庄园正门前修建了一座长15米、宽3.6米的玉带河石板桥(1987年修建水泥桥时,玉带桥被拆毁,其条石、板石、块石等现尚存旧址),在桥头建修了一船码头。玉带河经过改造,水满季节,百余吨的货船可出入玉带河:枯水季节,上十吨的货船亦可行走。

    威风八面富甲一方

    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张涛由安徽歙县知县擢升户部广东司主事,1610年底,升大理寺丞,深得当朝皇帝赏识(神宗皇帝曰:张涛品居天下第二,才居天下第四),旋升都察院右御史。这前后,兵部尚书王象乾、礼部尚书郭正域、就封德安的景王载圳、辽阳总兵李成梁、应天巡抚王应麟及大同、云南等地的一些总兵、副将等,均与张涛通好。时张涛已成为八面威风的人物。五年左右的时间,张涛仕途顺利,官阶扶摇直上。

    与此同时,张家所经营的产业、田亩越来越大,越来越多。宗教方面,他于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题建了木兰山木兰坊、木兰祠、祖师金顶、玉皇阁、娘娘殿、无量殿,以及八宫二观,并在木兰山东南的当坳,分别修建了供奉观音大士和关王神像的藏珠阁、凉亭各一座;另有东宝塔、西寺佛场、文昌寺、了心庵、生洲寺、西陵寺、闵家寺、滠水镇寨门码头。在黄州安国寺、报恩寺尚有香火田地山场。时玉带河两岸的田地山场,大部属张涛所有,这个时期,张涛家有佃农、工匠、佣人等1300余人,分别居住劳作于张家大厂周边的30多个田庄。

    风调雨顺的好年景,张家粮堆成山,油流成河,为张家运粮的船少则二三十条,多则百余条,扬帆破浪滠水,场面蔚为壮观。一般情况下,由持械庄丁护送,有时地方官也派军士护送。复杂时,甚至有与张涛相好的锦衣卫随船暗中护送。

    张家之富,黄陂北乡居首,黄州全府驰名。在张家大厂湾前500米的徐家田稻场边有一小平山,陈大金带我来到这里介绍说,其实这是一座平了尖顶的张家奶奶坟。奶奶坟原高约5米,坟底座直径约26米。这是一座多么豪华的陵墓!可见,当时张家是何等的富贵奢侈。

    庄园遭劫墓室成谜

    万历后期,张家之富,不知有多少土匪和农民军对张家大厂的财产垂涎三尺。只因张涛地位显赫、庄园有庄丁护卫,所以张家大厂一直平安无事。1618年张涛猝死辽东后,至崇祯十五年(1642年)才20多年的时间,张家大厂先后三次遭劫。

    被劫后的庄园财货一空,房屋全烧,垣残壁破,百孔千疮。

    然而即使如此,有人仍然没有放过张涛在黄陂的墓地,千方百计寻找,企图再找出些宝贝来。其实,数百年来,谁也不能肯定埋葬张涛尸体的墓到底在何处。

    1998年笔者在张家大厂南2公里的张家祠堂湾,曾发现了一块张涛墓石。这块巨型墓石高约3米、宽1.14米、厚30厘米,上刻有“翁南湖之子涛都察院右御史、巡抚辽东兼管倭备二国”等字。如果张涛的墓石在张家祠堂湾,那么,张涛墓地也应该就在张家祠堂湾。可是1967年前后,人们打开张家祠堂湾的张涛墓,却是一座空墓,除了一堆石灰,里面什么也没有。

    关于张涛墓地究竟何处,民间有众多猜测,至今没人能揭开谜底。(杜有源/文、图)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