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诗意深深武昌柳

2007-03-28 15:19:29
华夏经纬网

    用地名来为树木命名,在中国不多见。武昌柳大概算得上一个。

    武昌柳的命名,来源于典故。据《晋书》卷六十六《陶侃传》中记载:西晋时,陶侃镇守武昌种柳,属下夏施盗移官柳,被他认出是武昌西门前柳。后人因此多把此事用作咏柳的典故,久而久之人们也就将这种树称之为武昌柳或陶公柳。

    然而若真要论起“武昌柳”的产地,其实并非今天我们所指的武昌城区。按照西晋当时的地理位置,“武昌”一地在现在的鄂州市。另外,树称之为“柳”,也只是民间的俗称。此树在湖北民间一直就存有大叶柳、柳树、柳木、麻柳、鬼柳树、水麻柳的叫法。倘若我们从植物的学名出发,其正确的称呼应为枫杨。

    枫杨,是胡桃科落叶乔木。又称“溪沟树”、“元宝树”。其树根系发达,生长快速,适应性强,是固堤护岸的优良树种。此外,枫杨较耐烟尘,对二氧化硫和有毒气体具有一定的抗性,故也适宜于城市街道的绿化。枫杨的用途也极其广泛,除了木材可作家具、农具、人造棉原料外,树皮纤维还可制绳索,种子可榨油作食用,树根作药用等。

    现今,人们大多喜欢把位于湖北大学内的一棵枫杨称为武昌柳。这棵枫杨,树皮呈灰褐色,长势略显枯槁,除了其枝顶冒出少许新绿外,其余枝杈都是光秃的。据园林部门的资料显示,这棵高15米,胸径103厘米的枫杨,以160年的树龄与东湖杜鹃园中的一棵枫杨并称为武昌柳之冠。
 
    枫杨枝杈的枯槁,是缘于近几年这棵枫杨庞大的根系被地面石材所覆盖,导致树根长期缺氧,且无法补充肥水。为了挽救这棵武汉市保护的二级古树名木,2006年春,由武昌区园林局、武汉市园林科研所和湖北大学的专家及负责人三方会诊,决定撬掉树根上方的人行道石材,为古树建一个大花坛,内种地被植物。畅通树根呼吸管道,树周围还打了几处深孔,每年向孔内填充配方饼肥,引导根系生长,在树的一侧开一口小井,随时监测树根墒情。

    武昌柳病入膏肓的状况多少叫人有些惋惜,好在历代名人诗词佳句中的“武昌柳”还算枝繁叶茂。吟读这些咏柳或喻军纪严明、,或吟武昌风物、或借柳表达寄托难舍难分之情的诗句,如唐代刘禹锡的“一辞温室树,几见武昌柳”;李商隐的“缘忧武昌柳,遂忆洛阳花”;孟浩然的“行看武昌柳,仿佛映楼台”;谢良辅的“丝为武昌柳,布作石门泉”;宋辛弃疾的“折尽武昌柳,挂席上潇湘”;苏轼的“空传孙郎石,无复陶公柳”;张镃的满江红“忠与孝,荣和辱。武昌柳,南湖竹”,我们仿佛又进入了一个韵律飞扬、诗意深深的芳华境界。徐志刚/文、图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