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路,并不平坦??黄国珍先生的故事

2007-06-29 10:52:47
华夏经纬网

湖北神州房地产公司董事长   华中商贸园区有限公司总经理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屈原
 
    文题下引用的“求索”句来自中华民族古代文化名人屈原之名著《离骚》,此句关于“路”与“求索”的哲理可谓千古绝唱,可谓至理名言。千百年来,此句一直激励着人们追求理想,追求成就。虽然志有高下,路有殊同,但古往今来的仁人志士求索之精神却是一脉相承的。

    本文主人公黄国珍先生也是一位求索者,他的人生之路也“漫漫其修远”。这是他的人生之旅的曲折经历所昭示的。他的经历不能不让人叹喟:路,并不平坦。
 
    汽车从武昌过白沙洲大桥,然后向西折转,经沌口武汉开发区上高速公路,很快就驶到一个离长江不远的军山镇。汽车东弯西拐,终于开到了一个名叫“华中商贸园”的土地上。开车的是黄国珍总经理的助理,姓段,很年轻。为了让我粗略了解占地约5000多亩的华中商贸园的布局,他继续在园区“兜风”,于是,我看到了已经建成或正在建设的物流中心、旅游景区、高尔夫球场等园区品牌。到了一个名叫天外天白金会馆的门口,车停了下来。小段说,黄总就在里面。

    我从感应玻璃门步入会馆,高雅与温馨的感觉油然而生。绳编的古朴桌椅,真皮沙发,洁净的环境,面向高尔夫球练习场的观景台……无不给人一种舒适与开阔之感。放眼望去,原野起伏,绿草茵茵,明镜般的小池塘镶嵌其间,剪草机正在地毯般的绿原上移动,一群工人散落其间,将剪断的草屑拢堆。草地上深浅相间的图案给人一种编织的效果,一位身材魁梧的汉子从劳动的工人群中向我走来,热情地伸出粗壮的手。小段告诉我,这就是黄总。

    怎样形容这位初次相逢的老总呢?皮肤黝黑,身体壮实,笑容可掬的脸上写着坦诚与厚道,眼睛里则放射着睿智之光。

    面对此人,笔者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当我们坐下谈心时,他因毫无准备而拘谨,不过,初识的尴尬很快消失,我们很快切入主题,这主题就是人生之路。他根据他的思路娓娓道来。耳听手记,我终于梳理出这位台商的故事。
 
    从阿里山走出来的穷小子

    为了彰显“人之初”的原汁原味,我决定从他的孩提时代写起。

    他曾经是一个穷小子,一个完全没有商人背景的穷小子。

    他出生在台湾岛西南部的嘉义县梅山乡瑞里村。那是1954年。当年台湾经济远没有今天这么发达,特别是地处阿里山山脉的嘉义更属于贫困地区。黄国珍的父母是农民,他是家庭的长子。在有6个子女的家大口阔之农家,作为长子的他不能不过早地为家庭分享艰难。

    嘉义县原名诸罗山,曾经是台湾本土平埔族居住之地。大约一百多年前,福建泉州人大举渡海东迁,平埔人逐渐被赶到高山,加入到高山族的生活领域。嘉义的平原和和半山几乎成了移民者的天下。黄国珍的先辈是移民中的后来者,只能在海拔1000多米的梅山落脚。梅山没有多少耕地,农民亦靠山吃山。黄国珍的父母除种一点薄田外,就是做点木材生意,将山中砍伐的木材运到山外;在“荒年饿不死手艺人”的理念支持下,也学得一些养家糊口的本事,如在建筑工地打工,或承接一点小小的土木工程。

    家庭经济捉襟见肘,作为长子的黄国珍少年时期便加入勤扒苦做的行列,不是种地就是砍柴,不是运木料就是给父亲当下手。14岁那年,他因学习成绩优异被就读的小学保送到省立嘉义中学,不幸厄运陡降,母亲突然去世,他不得不放弃保送进省立中学的机会,选择了打工生涯。

    从阿里山出来的穷小子先在县城周边揽点零活,为闯荡江湖作最初的铺垫。16岁那年,他终于来到梦寐以求的台北市,寻找生活的支撑点。在台北,他当过送货员、修路工、建筑工,还当过兵。没有机会上正规中学的他也深知知识的重要,为了完成学业,他选择了夜校。从初中到高中到大学,全部学业都是通过夜校完成的。虽是半工半读,学习成绩却出类拔萃,是老师的得意门生。出于对好学生的偏爱,老师除教知识还对他进行人生之路的指点,希望他有所作为。在老师的指点下,他从23岁开始独立创业。他是个很有前瞻性的角色,电脑刚刚问世,他就开电子商店,经营电脑配件生意;卫星电视接收机刚投产,他就搞起了卫星接收机的经销;录像带刚刚受到人们的青睐,他就办起了录像带出租屋和录像带发行店,继而经营录像机和相关器材。凭着少年时代便已炼就的吃苦耐劳的精神,凭着阿里山山民淳朴的本性,凭着多年市场打拼所形成的远见卓识,他所做的一每项事业都相当成功,一度是台湾第一家用电脑管理的录像带公司,曾经是台湾最大的卫星接收机专营店。面对心想事成的结果,他大规模扩充自己的产业,连锁店如雨后春笋。不过,世事难料,在而立之年,他的生意因盲目扩张而一败涂地。由盈利到负债累累,他不得不卖掉连锁店所有的门点,以还清债务。就在他的生意跌入低谷之年,一位文静而端庄的姑娘走进了他的生活,成了他的太太。在妻子的鼓励下,他振作起来,重新开始,到一家房地产公司打工,继而做工程管理,继而与人合作试着搞房地产开发,继而独立开公司,抓项目。经过6年的摸爬滚打,他终于成了房地产开发的行家里手。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祖国大陆改革开放方兴未艾,许多台湾商人走出宝岛登上大陆,轻而易举便获得发展商机。一个一个成功者的传闻对在台北小有成就的黄国珍产生了诱惑。这位从阿里走出来,在台北奋斗了近20年的汉子决定向海峡的另边飞走。
 
    脚移神往,武汉是个好地方

    1990年,黄国珍和一位朋友一起来到祖国大陆。当时的目的只是看一看,看看大陆有没有自己的发展空间,看看自己能不能适应大陆的生活。初来乍到的他并没有一个预先确定的落脚目标,只是根据一些台商朋友的推荐与介绍找投资热点。他们最初的探访地是深圳、广州,这两个城市得改革开放的天时地利,显出兴旺发达的景象,但投资者趋之若鹜,他不想凑这个热闹。接着,他们向北走,向东走,先后来到长沙、福州、厦门。读书之年,他是一个特喜欢地理的学生,大陆的很多城市他知其名,知其特色,但从未涉足亲见,这次旅行他要把祖国的大好河山看个够。他还北上去了武汉、北京、天津、青岛、大连,向东去了南京、杭州等地,在他的往返中,祖国大陆的大好河山与人文景观总让他留连忘返,祖国大陆改革开放的兴旺与繁荣总让他心潮起伏,祖国大陆经济与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差距也让他看到了商机。

    肯定要到大陆谋求发展,但落脚何方,他一直没有定下来。没有定下来就看,就调查,从1990年至1992年,他先后十几次到大陆,有几次还偕妻子同往。经过反复考虑,他相中了杭州。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话在台湾广为流传。“水光潋艳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苏东坡对杭州西湖的咏叹更令人神往。他想在西子湖畔落脚,他希望以自己的实力在杭州建一片别墅,以台湾人作为销售对象。他相信,在寸土寸金的杭州西湖拥自己的宅第,很符合台湾人的购房需求。他前后10次去杭州,了解圈地手续,了解搞房地产开发的流程,寻找适合开发的地段,询问房屋建好后能否卖给台湾人。他真的看中了西子湖畔一块开发用地,但是杭州市政府有一个政策让他望而却步,这个政策就是房屋建成后,不能卖给台湾人,只能以本地居民为销售对象。如果说有“一票否决权”的话,这一政策否定了他的全盘计划,否定了他在杭州的投资热情。

    他转而去苏州,苏州也是一座风景秀丽的古城,但苏州同样存在与杭州相类似的问题,特别是苏州园林集中的老城区,对房地产开发管得很严。

    他想起了1990年来过,起初并不看好的武汉。在与武汉人的交往中,认识了武汉市台办公室的几位领导,他感觉市台办的领导对台胞的事特别关注,特别卖力,从他们身上他能感受到浓浓的暖意。1992年,放弃了杭州与苏州的选择后,他直奔武汉,直奔武汉的对台办公室。

    市台办领导热情接待了这位常来常往却并未落地生根的台湾商人,回答了台商黄国珍提出的所有问题。从台办领导的回答中,黄国珍清晰地了解到,武汉市政府正在加大力度对外招商引资,热情欢迎一切有志于武汉投资的外商、台商为武汉的振兴出谋献策,投资出力,为此,武汉市制定了一系列招商引资的优惠政策。市台办是政府处理对台事务的工作班子,为台商服务,帮台商排忧解难是义不容辞的职责,至于对投资房地产开发的,没有只能卖给谁和不能卖给谁的限制。

    啊,武汉真是个好地方。与杭州比,武汉的东湖比杭州西湖大6倍,东湖周边的山水园林更有独特的魅力。武汉是长江中游的大都市,不仅是历史文化名城,还是中部崛起的希望……经过思虑与权衡,黄国珍终于决定落脚武汉,创业武汉。

    曾在台北打拼多年的黄国珍对投资地段早已有了自己的思考。在台湾,大凡火车站的土地升值的可能性极大,如果不能当即立断买下具有潜力的地段,将会后悔一辈子。他正是带着这种后悔情绪来考虑问题的,他不能在大陆再重复他的后悔。在武汉的调查中,汉口火车站是他眼中的亮点。他想起台北的火车站,原来也只有过客而无大商巨贾,几年功夫便成了台北最繁华的地段之一。于是,他的脑海很快形成了未来汉口火车站繁华的画面。他要为这里美好的未来作出自己的贡献。

    在市台办的协助下,黄国珍在武汉注册了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这就是神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汉口火车站右侧选中了一块31亩的土地,决定在这里建一幢高档的商贸大楼。用台湾商人对财富的希冀,这个大楼定名为财神广场。这个广场由武建集团承建。1992年6月,神州公司与武建集团签约,3年建成交付使用。

    不再有任何悬念,黄国珍开始了在武汉的创业之路。
 
    “神州广场”,对人品的考验

    上个世纪九十代初期,财神广场实为让人注目的大项目。这个工程占地2万多平方米,建筑面积11万平方米,总投资4.6亿元,定位为综合性商住楼。在那个年代,称得上武汉市最大的单体建筑物。

    作为开发商的神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承建方武建集团的合作一直是愉快的,前几年的工程进展也比较顺利。黄国珍对企业的管理才能在业内有目共睹,1994年,湖北省武汉市评定房地产开发企业,神州公司曾荣获湖北省及武汉市房地产百强第3名,综合经济效益50强,并获得AAA级企业的称号。1996年7月20日,在武汉台资企业协会第二届第一次理事会上,黄国珍与张鸿哲一起当选为二届协会前、后期执行会长。从此开始了他作为武汉台商“领头羊”的角色。在任期内,他曾率团参加了“唐山地震二十年祭”活动,曾参与了96湖北省对外经贸旅游洽谈会,并组织了一系列台商联谊活动。他的人品与能力在台商内受到一致好评。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命运给自己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这玩笑正是从人们看好的“财神广场”上表现出来的。

    1996年封顶的“财神广场”开始对外销售,销售业绩令人欣慰。但是到1997年,隐忧渐显。由于银根紧缩,贷款受阻,建设资金周转困难等方面的原因。建设单位要按期交房已力不从心。为了减少业主的损失,黄国珍不得不咬紧牙关,实行包租返利的权宜之计,期待大楼建筑后起死回生。为此他向业主支付了两年租金。到第三年,他的支付能力已下降为0。1998年,购房户与开发商的矛盾全面爆发,并且很快发展为激烈的对抗性的态势。愤怒的购房户联合起来上访市政府、市台办,向黄国珍讨要说法。一些购房户甚至采取过激手法,导致社会不安定。

    这样严峻的形势,激烈的冲突,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特别是黄国珍和他的家人更有一种打碎牙齿吞进肚子里的痛苦与委曲。

    有人关切地对黄国珍说,在“财神广场”上,你已无力回天,三十六计,走为上,了不起收不回投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已过不惑之年的黄国珍思想斗争非常激烈。不过,有一条做人的原则是不能动摇的:人不能不讲诚信,这样一走了之算什么?诚信何在?即使天塌下来,我黄国珍也要撑着。当然,他不能不考虑妻子和女儿的安全,因为曾有人扬言:黄国珍,你听着,你的女儿在哪个幼儿园我们一清二楚,你难道要用自己的女儿作代价么?如果妻子和女儿暂回台湾避一避他是同意的。可是,他没有想到,与他相濡以沫十余载的妻子,常常以泪洗面的妻子,却毫不动摇地说,我和孩子要留在你的身边,和你一起经受这场风浪,哪怕倾家荡产。

    对于“财神广场”的问题,地方政府高度重视,并且设想了很多解决方案,市台办更是全力以赴,一方面做购房户的工作,要他们相信政府,相信开发商能妥善解决问题。一方面又做台商的工作,希望在汉的台商帮黄国珍一把。

    有一段时间,社会上传得沸沸扬扬:“黄国珍卷巨款逃跑了。”其实,台办的领导非常清楚,黄国珍不仅没有走,而是认真配合上级有关部门对神州公司财务的全面审计。审计结果表明,黄国珍不仅没有将业主的钱中饱私囊,还倾其所有,竭尽全力为让“财神广场”从“烂尾楼”的可悲境况中解脱出来。更难能可贵的是,面对经济困难、面对巨大的精神压力,不仅他没有离开武汉,他的妻子孩子也没有走。

    他的人品感动了台办,也感动了政府。审计结束以后,政府出面协调,出面为黄国珍排忧解难。政府的重大举措一是动员武建集团筹资将“财神广场”尽快做起来,一是为“财神广场”引进后援资金。在汉的一些台商,如后来担任台资协会会长的余明进等,就向黄国珍伸出了援手。

    政府的协调工作终于取得明显效果。武建集团通过融资终于将拖了多年的烂尾楼变成了耸立于汉口火车站东侧的“财神广场”。2005年“财神广场”全部竣工,交付使用。为了弥补业主因房屋延期而蒙受的损失,黄国珍作出了最大的牺牲,给了购房户一个比较满意的回答。

    “财神广场”让黄国珍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但他的人品经受了考验,他不仅没有被摧毁,没有留下骂名,还以更大的热情为湖北地区的光彩事业进行新的创业,新的拼搏。
 
    挥师军山,方显英雄本色

    光阴荏苒,转眼间黄国珍在武汉已生活了17年,作为一名对武汉土地开发颇有研究的企业家,早已受到市领导以及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作为一名武汉市城市规划咨询委员会的成员,他不仅努力为武汉市的都市规划献计献策,还身体力行当开路先锋,笔者所见到的位于军山镇的华中商贸园区的开发便彰显出这位没有被困难压倒的企业家的真知卓见和投资胆识。

    早在1996年,国务院就以(1996)23号文件的形式发布了关于深化使用四荒地拍卖制度的改革措施。1997年,武汉蔡甸区领导张学忙(现为武汉市副市长)、胡绪鵾(现为武汉市公安局局长)就积极向台商宣传这一文件,希望找到投资者。时任武汉台商协会会长的黄国珍虽然背负着“财神广场”的沉重包袱,还是参与了对四荒土地的考察,通过考察,他看中了“武汉市十大贫困乡镇”之一的黄陵镇和军山镇(现两镇已合并为军山镇)的一连片土地。经过缜密分析,他认为有4大好处可以让投资者考虑:其一,既然是非耕地资源,其开发不会影响农业;其二,偏远四荒地价相对便宜;其三按国家规划将有4条高速公路(京珠、沪蓉、闽乌、汉洪)在此汇合,还有长江水运之利,便于物流。更为重要的是开发这片土地将极大改善这里的经济环境,是对贫困乡镇脱贫致富的一大贡献。他不愧为武汉市城市规划咨询委员,对武汉市规划及发展方向有着深入的研究。他深知,凭着个人的实力是拿不下这块土地的,必须有一个经济实力很强的团队。在他的脑海里,只有深圳台商拥有这样的投资实力。于是决定到深圳游说。

    在深圳,他见到了时任深圳台商协会会长的林清辉先生。林会长得到黄国珍的报告后,决定亲临武汉作实地考察。1997年春天,林会长来到武汉,对黄国珍推荐的地域环境进行了仔细考察,后与深圳台商协会的郑荣文、张周元等几位会长沟通,很快取得投资开发的共识。

    经过与有关方面协商拍卖程序后,他们最终取得了3700多亩“非耕地资源土地使用权和50年开发权。于是,一个股份制的集团应运而生,这个集团的全称是湖北光彩事业·华中商贸园集团公司。由于股东大多不在武汉,无瑕落脚武汉亲临运作,于是公推黄国珍为总经理。

    黄国珍感谢台商朋友对自己的畅想的理解与支持,责无旁贷地承担了总经理的重任。他把神州房地产公司的日常工作交由自己的副手全权打理,自己则全身心投入军山非耕地资源的开发之中。

    开发什么呢?这不仅是投资者,也是政府关心的问题。经过认真研究分析,又借鉴台湾的经验,决定将这片土地建成以物流为主,又具休闲旅游功能的商贸园区。开发项目确定后,公司花费巨资请规划院专家对园区功能布局、空间发展格局进行了整体性、前瞻性的规划。规划的宏伟图景令人鼓舞,自然也得到政府的认可。

    规划确定后,黄国珍不辱使命,以胆识与气魄全盘指挥工程的启动。不过,问题很快出现:开发初期的三通一平投资巨大,农民房屋拆迁、坟墓迁移、青苗补偿等也需不菲的资金。为了解决运作中资金的困难,董事长林清辉几次莅临武汉,会同黄国珍一起多次邀全国各地台商来汉考察,共商商贸园开发大计。在林、黄二位的不懈努力下,最终邀请深圳、北京、香港、汕头、东莞等地的余胜元、高瑞三、王忠舜、郑俊铭、李逢春、黄明智等十几位台商加盟。

    自此,黄国珍的人生之路有了新的目标。
 
    辉煌,并不遥远

    1999年,全长2400公里的京珠(北京—珠海)高速公路动工。与预先计划无异,这条高速公路与全长2860公里的沪蓉(上海—成都)高速公路、全长4510公里的闽鸟(福州—乌鲁木齐)高速公路在武汉蔡甸有一共同段,并与汉洪(武汉—洪湖)高速交汇。这一态势大大增强了投资者的信心。加盟者有增无减,开发总面积因资金后援有力而扩大为5200亩。

    也就在这一年,华中商贸园三通一平动工。在黄总指挥下,推土机来了,汽车来了,民工来了,曾经寂寞的荒山野岭第一次有了机器轰鸣声,第一次上演了改天换地的活剧。根据规划图圈定的范围,人们开始了房屋拆迁,坟地转移、平场地、挖沟渠、埋管道、种树、植草、建房屋等一系列活动。外有高速公路火热的建设场景,内有园区火热的开发。当年军山真像大军演练的山峦,风声水响,如火如荼,一天一个变化,一年一个模样。由于荒滩湿土,黄泥粘脚,由于长距离野外作业,黄国珍常常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脚泥。当他看到荒山滩头正按人的意愿发生变化时,不能不看在眼里,喜在心头。

    完成三通一平后,,华中商贸园在军山镇长山村举行了隆重的奠基仪式,时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的胡德平、副省长韩忠学、武汉市市长王守海率领省市领导几百人参加了庆典。这次庆典也是军山四荒之地巨变的里程碑。
 
    庆典过后,主角登场,总经理黄国珍将在任重而道远的岁月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按规划商贸园有五大愿景,这五大愿景是:华中地区现代物流中心,华中地区多功能会议中心,华中地区休闲度假中心,华中地区Outlet购物中心,华中地区生态住宅中心。建设五大中心的构想是按投资者集体的智慧,又经过专家论证决定的,早已成为黄国珍胸中的“一盘棋”,先动哪个子,后动哪个子,他都要认真思考,因时因势而动。他深知,如果把园区整体发展计划比作阳光灿烂的一天,那么他所做的每一步,每一个竣工的实绩,只不过是天边朝霞若出的那一段。

    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到2006年,商贸园区的雏形已见端倪,其中第一个愿景——华中地区现代物流中心景观已现,在这个占地达1500亩的物流中心园区,投资800万美元的武汉八达通农副产品物流中心已形成规模,并进入试营业阶段,总投资逾10亿,一期投资4.5亿元的华中家具物流项目也已开工在建,建成后将成为全国第四、华中第一的家具批发市场。

    作为第二愿景的华中地区多功能会议中心将以海南博鳌为样板,建成能承担国家级大型高层会议的会所。作为配套工程的总建面达6万平方米的绿野名人居五星级商务酒店已进入土建段段。

    作为第三愿景的华中地区休闲度假中心是建设速度最快的项目,早在2001年,极具吸引力的地球村度假乐园便已建成开放。2006年,典雅温馨的天外天白金会馆也已对外营业。高尔夫已完成6洞练习场的所有建设程序,以人工保健温泉为特色的汤泉宫项目业已封顶,待产业配套设施完善后即可对外营业。

    愿景之四的华中地区Outlet购物中心是过季节世界名牌产品的销售中心,这一理念缘自发达国家的营销模式,为了达到国际标准,已从海外请来相关营销专家入主园区,做项目评估与规划。

    愿景之五的华中生态住宅中心本着先建环境后建楼盘的发展思路,以高尔夫良好的球场环境为依托,建设多处生态住宅地区,其中包括为武汉开发区外籍在华工作的人员服务的国际社区。国际社区将按外国人语种不同分为英、法、日、韩4个区,不仅在建筑格局上体现居住者的国籍特色,还配备能熟练掌握该语言的工作人员。这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创意。

    在举国上下积极推进新农村建设之时,园区领导也制定了回报社会、惠及农民的规划,那就是在军山大桥下300亩的土地上建造一片新颖别致的农民新村,取名“光彩新农村”。根据设计构想,这片建筑乃是为农民生产、生活、致富提供条件的民宅,每户三层,一层藏于街面之下,可供农民延续饲养家禽家畜的习惯,二层与街面持平,可以借园区经济发展人丁兴旺的天时地利开设商业店面,提高农民收入,三楼为舒适住宅,让农民充分享受现代住宅的温馨。整个“光彩新农村”由园区投资兴建,建成后交给政府按政策分给农民,充分体现了园区回报社会的诚信。在新农村还将建设环境优美、服务周到的老年安养区,体现园区对老年人的人性关怀。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饭要一口一口吃,事要一件一件做。总经理黄国珍虽然家住汉口,每天都准时抵达园区,开始他忙碌的一天。在园区开发过程中,他的敬业精神,指挥能力,求实作风得到了充分的体现,特别受到股东的信任。

    “信任其实是一种压力。”他常常这么说。因为要让几十个亿的投资取得丰厚的回报,决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过他对未来充满信心,这信心缘于三个方面:一是园区一直受到从中央到地方政府的关心、理解和支持,胡锦涛总书记曾亲切接见园区现任董事长郑荣文先生,省市领导也不时到园区视察,了解需要政府出面解决的难题。中共武汉市委书记苗圩上任仅一周,就和市长李宪生一起到园区指导工作。至于公安、工商、税务、规划、城管等职能部门以及蔡甸区,都为园区的开发保驾护航。更值得一提的是,为了让园区与武汉开发区接轨,武汉市政府还作出决定,将军山地区划为武汉开发区管辖,从而使华中商贸园区加入到经济腾飞的大团队。信心之二在于股东们的信任和鼎力支持。2004年,林先生因健康原因辞去董事长一职,由郑荣文先生接任。郑先生的睿智、勤勉、谦和的人格魅力在股东中有目共睹,担任董事长后,不仅出谋划策,还亲历亲为,给了黄国珍精神上与工作上的支持。在郑先生的统率下,股东们不仅出钱,还出智慧,出力气。已经展示出来并受到普遍好评的天外天荣华花园度假中心就倾注了集团公司副董事长余胜元先生的心血和汗水。这位长期经营灯饰的董事长,在环境艺术上独具慧眼,并深谙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对旅游休闲行业的要求,以高品位,高档次打造园区这一品牌。此外,园区的每一大项目都有一名副董事长主持打理,他们的真知卓见、敬业精神也无形地鼓舞着黄国珍。

    在笔者采访过程中,作为总经理的黄国珍不仅畅所欲言,还亲自驾车让我饱览园区秀色,于是,笔者看到了具有浓郁民族风情的地球村旅游区正载歌载舞接待着中外游客,看到了天外天荣华花园度假中心已建成或正在施工的别具特色的建筑群,看到了白金会馆的典雅,看到了绿草如茵的高尔夫练习场上挥杆的高手和拉着球包车跟随服务的球童,看到了八达通农产品物流有限公司整齐排列的建筑和宽敞明亮的空间,看到了被园区整修一新能满足园区与军山街用水的军山水厂,看到了家具批发物流市场、绿野名人居酒店的雏型与设计模型……

    如今,在黄国珍麾下,已聚集着近千名员工,这些员工在不同的岗位上,正按总经理的意志一天一天改变着园区的面貌。

    勿庸讳言,年过半百的黄国珍的创业之路还很长,也还很艰辛,但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辉煌,并不遥远!

                                                       2007年4月于南湖山庄

                                                                   傅炯业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