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台湾当局"入联公投"评析

2007-12-27 15:07:02
华夏经纬网

    [摘  要]  台湾民进党在执政前竭力鼓吹“台独”,执政后逐步开始付诸实施。7年多来,民进党一直在利用执政条件和施政舞台,推进“法理台独”,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就是举行“入联公投”。除了在岛内不遗余力的宣传“入联公投”,民进党当局还在国际社会大肆鼓噪,向联合国秘书长或安理会轮值主席致函,申请以台湾的名义加入联合国。为了推动台湾“入联公投”,民进党当局可以说已经到了无孔不入,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在岛内和国际领域摆开了与祖国大陆进行全面对抗的姿态。台湾有史以来从来就不是一个国家,所以它根本没有资格参加联合国这个由主权国家组成的国际组织。一个国家只有一个完整的主权,既不能分割,也不能共享。只有一个合法的政府能够代表一国的主权。对当前民进党当局大肆推动的“入联公投”,大陆必将予以坚决遏制与粉碎,以坚定维护中华民族的核心利益。

[关键词]  台湾  加入联合国   公民投票

    一段时间以来,台湾陈水扁当局大肆制造旨在分裂祖国的“台独”活动,屡屡将两岸关系推向危险的边缘,严重危及台海地区乃至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中共中央十七大报告中关于台湾问题的重要论述中,非常明确地表明了坚决反对和遏制“台独”的严正立场,强调绝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把台湾从祖国分割出去。不仅向国际社会重申了中国政府的一贯立场,也对陈水扁当局企图通过“入联公投”推动“法理台独”提出了严重警告。何谓“入联公投”?台湾民进党提出此议意欲何如?它有什么危害?本文拟对此做一评析。

“入联公投”即举行所谓“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的公民投票”。

    早在20世纪80年代,台湾岛内的“台独”势力就曾提出“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1986年9月,台湾第一个在野反对党——民进党成立后,虽然一部分成员主张“台独”,但在当时当政的蒋经国的压制下,不敢轻举妄动。1988年李登辉当政后,“台独”势力迅速膨胀。1991年10月,台湾民进党召开了第5次代表大会。大会通过的党纲中有这样一段话:“基于国民主权的原理,建立主权独立自主的台湾共和国及制定新宪法的主张,应交由全体公民以公民投票的方式选择决定”。?在这次会议上,“台独”主张被正式纳入民进党的党纲,标志着民进党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台独党”。民进党的“台独”主张,建立在极端偏狭的观念和情感上,这就是所谓“悲情意识”。长期以来,在民进党的部分支持者和政治人物中,存在着一种强烈的悲情意识。“他们具有浓烈的受害意识和苦难意识,……认为‘台湾人’四百年来一直受到外来的统治,使‘台湾人’具有‘超级受害、坎坷、可怜的身世’。所以‘台湾人要出头天’,就必须打倒外来政权,建立自己的国家,成立“台湾共和国”。?

    民进党在执政前竭力鼓吹“台独”,执政后逐步开始付诸实施。2000年民进党推举的候选人陈水扁当政后,“台独”势力获得前所未有的发展。“推动‘台独’进程成为陈水扁巩固权利基础、扩大绿营执政版图、打击并清算政治对手的基本策略。”?民进党执政7年多来,一直在利用执政条件和施政舞台,推进“法理台独”,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就是以台湾名义图谋加入联合国。2006年1月29日,陈水扁在春节讲话中声称:“台湾不应该自我设限,应认真思考以台湾之名申请加入联合国。”当年2月即终止“国统会”、“国统纲领”的运作。与内容相配合,陈水扁当局从完成“法理台独”的途径、手段、形式、方法、步骤等方面提出了许多设想和方案,为“法理台独”清道开路。从1993年开始,台湾当局已连续15年通过极少数国家向联合国提出议案,要求加入联合国。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奉行一个中国政策的大环境下,台湾当局对于“加入联合国”并不抱太大幻想。但其每年搞所谓“加入联合国”的动作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力度不断加大,目的就是要通过推动“加入联合国”过程的各种造势活动,制造“台独”的视听。虽是死马当作活马医,难有成效,但是犹如癫痫病一样定期还是要发作一下。当2006年9月台湾当局“入联”的图谋第14度失利后,陈水扁首度向国际社会声称,“应认真思考透过公民投票方式,以台湾名义、新会员国身份申请加入联合国”。当月28日,陈水扁在民进党成立20周年纪念活动中明确表示,要将“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与催生新“宪法”、追讨国民党党产并列为下一步的三件大事。此后,陈水扁及其他民进党高级官员多次高调表示要推动“入联公投”。与此同时,民进党着手修改“公投法”,以降低“入联公投”的门槛。

    2007年6月以来,陈水扁当局调动所掌握的行政资源,“打着民主、人权”的幌子,不顾岛内主流民意、大陆及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为了个人私利和民进党的选举利益,变本加厉地推动“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的公投”,大有撞了南墙也不回头之势。从7月到8月,陈水扁连续4次向联合国秘书长或安理会轮值主席致函,申请以台湾的名义加入联合国。台湾的申请得到16个“邦交国”的联署支持,并由这些国家中的少数国家完成向联合国递件。8月底,台湾当局买下位于美国纽约的联合国总部周遍20个电话厅,挂了20幅座头鲸被困在鱼缸的图案,以隐喻台湾在国际上面临的困境。他们还在经过联合国总部的55辆公共汽车上、在肯尼迪国际机场的灯厢上以及《纽约时报》、《时代杂志》等报刊上大肆刊登广告,为台湾加入联合国大造舆论。对于台湾要求加入联合国的递件,“基于联合国2758号决议文的‘一个中国原则’,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拒绝受理,并交联合国法律事务厅退回信函。”?9月19日,联合国总务委员会第15次否决了“台湾加入联合国”的提案。但陈水扁当局仍执迷不悟,他们鼓动极少数“邦交国”提案,声称联合国总务委员会的做法违背联合国宪章的规定与原则,要求联合国以法律意见予以解释,企图以此扩大台湾问题的影响。9月以来,陈水扁下令“入联公投”联署要冲到150万份,要求民进党的公职人员每人要落实500到2万不等的责任额。台湾“行政院新闻局”发文给“行政院”各单位,要求即日起到12月底止,各机关需运用现有的文宣通路,如灯箱、电子屏幕、字幕机等,密集刊播由其统一提供的“牵手护台湾,加入联合国”、“UN  for Taiwan,Peace Forever”的标语;在办公处所的明显处,如外墙、入口及公务车上全面贴上标语;在编印的各类文宣品及印刷品,包括期刊、小册子、折页、各类收费单、说明资料、宣传单、海报、请柬、停车证等均需加印上述标语。10月24日,民进党在台北举行“全民传圣火,前进联合国”的路跑活动,为“入联公投”大造舆论。

    除了在岛内不遗余力的宣传“入联公投”,台湾当局还在国际社会大肆鼓噪。陈水扁利用接受国际媒体采访和“出访”的机会大谈“入联公投”。台湾的外事部门要求“驻外机构”在各地展开游说和辩解;发动“绿色”侨民在联合国举行大会期间到联合国总部楼前举行请愿活动。为了推动台湾“入联公投”,民进党当局可以说已经到了无孔不入,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在岛内和国际领域摆开了与祖国大陆进行全面对抗的姿态。

    第62届联合国大会总务委员会已经作出决定,拒绝将所罗门群岛等极少数国家提出的所谓“台湾加入联合国”问题列入本届联大会议议程,连续第15次明确拒绝类似提案。民进党当局在明知不可为的情况下仍然要顽固地推动“入联公投”,叫嚣“持续奋斗”。

    从政治学角度来看,任何一个政权的正当性都建立在两大基础之上,一是理念即意识形态,二是物质即经济发展。陈水扁当政7年多来,由于缺乏治理全台湾的经验,不具备单独执政的能力,难以驾驭台湾复杂多变的局面。7年多来,民进党只重视“拼选举”、“拼台独”,忽略发展经济,经济全面衰退,致使两岸的综合实力差距在继续快速拉大。台湾经济年增长率大幅下降到3%左右,主要经济指标由四小龙之首沦为末尾,并在东亚地区经济发展格局中出现“自我边缘化”的迹象。当局债台高筑,累计负债高达十兆多新台币。岛内政局动荡不安,族群矛盾激化,失业率居高不下,社会分裂与贫富分化加剧,民众痛苦指数屡创新高,每年自杀者高达四千多人。受陈水扁亲属与亲信涉嫌弊案的拖累,民进党长期标榜的“清廉、勤政、爱乡土”的形象彻底破灭,遭受建党以来最为严重的挫折,士气低迷。民进党执政以来,朝野对峙严重,蓝绿冲突频传。台湾政局处于令人窒息的蓝绿二元对抗、僵持之中,长期笼罩着政争的阴霾。陈水扁家庭编织绵密的政商网络,所谓“一妻一婿二秘三师四亲家五总管”等陈水扁身边核心人士,纷纷卷入内线炒股、索贿贪渎、卖官鬻爵、贱卖“国产”、土地开发等案件。为了摆脱困境,在2008年的大选中争取选票,保住政权,陈水扁当局决定利用行政资源推动“公投入联”,转移民众视线,煽动民意,铤而走险,为“法理台独”营造氛围。

    严格意义上的公民投票,应是具有独立完整主权的国家中之人民,就与其相关的公共事务乃至国家大事依法进行投票表决的行为。从这个意义上说,台湾作为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不应有所谓涉及台湾前途的公民投票活动。目前,民进党当局已把“公投”作为煽动“台独”的手段和工具,其最终目标是要将台湾从中国分割出去。近段时间民进党之所以大肆推动“入联公投”,其目的有四:

(一)推进“法理台独”,强化“台湾主体意识”,以“公民投票”的方式建立新国家,制定新宪法。然后再通过各种方式打入只有主权国家才能加入的国际组织,以获得“台独”的法理效力,继而使台湾从中国彻底分离出去。通过“公投入联”的方式,可以回避“台湾正式宣布独立”这个难题。

(二)抢夺“泛绿”主导权,避免下台被清算。陈水扁执政7年多来乏善可陈,又有“国务机要费”问题,所以他企图通过进行“入联公投”转移台湾民众的视线,同时以“抗美英雄”、“台独英雄”的形象抢夺“泛绿”主导权,占领“台独”制高点,换取“台独基本教义派”的支持和保护,操控岛内政局,避免下台后被清算。

(三)主导选战议题,牟取选举利益,谋求长期执政。从目前的形势看,民进党在2008年将要进行的“立委”和“总统”选举中所处的外部环境相对不利。民进党上台7年多来,不但执政无能,导致岛内经济衰退,社会对立,更因贪腐使政党形象大受影响,导致台湾社会“反扁”声浪四起,“倒扁”运动风起云涌,大大加深了陈水扁当局的执政危机。在选举利益至高无上,而又无牌可打的情况下,在引导选举议题时,陈水扁企图通过“公投绑大选”转移焦点,缓解压力。通过政治动员,巩固泛绿基本盘,激发泛绿选民的投票意愿,争取中间选民的同情。陈水扁通过“入联公投”凝聚“泛绿”支持,同时迫使泛蓝跟进,使选民认为在台湾蓝绿都一样,减少中间选民对“泛蓝”的支持。为了争取选民,在“以台湾为主、对人民有利”的思想指导下,国民党中央常委会在7月4日通过了“推动以务实、有弹性的策略重返联合国及加入其它国际组织公投案”。

(四)迫使美国重新检讨一中政策,思考是否对中国大陆和台湾双重承认。迫使中国大陆不再坚持一中前提。

    众所周知,联合国是主权国家组成的政府间的国际组织。国际席位的占有,是国家主权的体现。一个国家只有一个完整的主权,既不能分割,也不能共享。只有一个合法的政府能够代表一国的主权。《联合国宪章》第四条第一款明确规定,任何申请会籍的国家必须具备五项条件:第一,必须是一个国家。第二,必须爱好和平。第三,必须接受宪章所载之义务。第四,经联合国认定它能履行上述义务。第五,经联合国认定它愿意履行上述义务。任何新会员必须同时具备上述五项条件才能加入联合国,有一项条件不具备就不可能。台湾有史以来从来就不是一个国家,所以它根本没有资格参加联合国这个由主权国家组成的国际组织。因为《联合国宪章》明确规定,只有主权国家才能申请成为联合国会员国。世界上任何主权国家都不会同意本国的一个省或地区,参与只有主权国家才能成为会员的联合国。

    从国际法角度来看,由中、英、美三国首脑于1943年12月1日在埃及首都开罗发表的著名的《开罗宣言》是第一份明确指明台湾是中国领土,台湾必须归还中国的国际法文件。国际关系准则和《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及《日本投降书》构成了完整的国际法律文件体系,明确规定了把日本窃取的台湾归还中国。台湾已于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回归中国,重新成为中国的一个省。目前两岸的分离状况是1949年国共内战遗留的历史问题,并不涉及国家主权。无论从历史、现实、地理、民族、文化、血缘还是法理来看,台湾都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中国是联合国的创始会员国。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在联合国的席位理应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继承,开除台湾当局在联合国的非法代表。但美国在联合国操纵表决机器,一直以“延期审议”等手法,阻挠讨论恢复中国合法权利的问题,致使台湾当局非法窃据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长达22年之久。1971年10月25日,第26届联合国大会就中国代表权问题进行投票表决,以76票赞成的压倒多数通过了第2758号决议。决议明确规定: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是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惟一合法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可以说,2758号决议从政治上、法律上和程序上彻底解决了中国在联合国组织中的合法权利。截止目前,全世界190多个国家中已有169个国家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这是国际社会公认的不容质疑的客观现实。

    近年来,统“独”因素、省籍情结经常被台湾的政治人物用作动员支持者、影响选情的工具,“入联公投”成为陈水扁利用民粹转移焦点、谋求私利的手段,其可能产生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陈水扁当局一旦得逞,就可以利用公投结果大做文章,要挟和胁迫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性政府组织接受其加入申请,拓展“台独”势力的国际活动空间,公开的与一个中国原则相对抗。从两岸关系来看,“入联公投”是对两岸和平稳定的严重挑衅,是对全体中国人民维护祖国统一意志的挑衅,是对《反分裂国家法》的挑衅。另一方面,“入联公投”将深化“台湾主体意识”和“公民自决意识”,这对未来两岸关系的和平稳定发展,增加了复杂变数。从政治上来看,一旦2008年的选举“本土牌”发酵,将有利于“泛绿”骗取选票,不利于泛蓝军的“两岸牌”、“经济牌”争取选民支持。

“入联公投”对台湾岛内的政局和两岸关系将产生以下主要影响:

    第一、增添了2008年台湾“总统”选举的复杂性。民进党通过推动“入联公投”,将选战定位于“本土、爱台”。反对的则被扣上“反民主,不爱台湾”的帽子。民主选举本是选贤与能,但陈水扁和民进党操作“入联公投”绑“大选”,迫使国民党跟进推动“返联公投”,使得2008年的选举主轴被锁定在“统与独”,候选人及其政党的公共政策和行政能力被模糊,选举结果将有利于擅打“台独牌”的民进党。

    第二、增大了陈水扁、民进党“台独”的冒险性。这种短线选举操作,挑衅冲撞大陆底线的做法,必将对台湾社会及两岸关系带来严重的危害。

    第三、如果“入联公投”得逞,将增加“台独”势力利用“公投”推进“台独”的幻想,将加大民进党裹胁台湾民意对抗大陆、推进“台独”的资本。不论其最终能否通过,民进党都视为是取得“变相统独公投”的突破。这对于岛内的“独”派而言将成为其日后继续推动“法理台独”的重要资本。

    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在陈水扁当局提出“终统”、“宪改变更领土说”、“冻宪”、“入联公投”等一系列主张时,美国越来越认识到陈水扁确实是台湾岛内、两岸关系、亚太地区的麻烦制造者。按照美国宪法的规定,国会有权调整州际间关于管辖区域的争执,但不能变更领土的国家归属;美国可以增加新领土,但不容许以任何方式丧失美国现有领土。美国独立建国后,在巩固和发展本国的过程中,在涉及国家领土问题上一直毫不含糊地排斥和反对本国内部的“民主自决”。出于多方面的考虑,美国对台湾当局的“入联公投”持坚决反对的态度。在此之前,美国对台湾的政策为战略清晰、战术模糊。20世纪80年代初,时任美国总统的里根曾颁布了一部《与台湾关系法》,其中规定了美国对台湾的义务。现在美国有人提出这只在里根任内有效。面对台湾“公投入联”的压力,美国已经多次明确提出反对台湾入联,公开声明无论是中华民国还是台湾都不是一个国家,并采取了一些针锋相对的做法。美国对台政策逐渐清晰,以前是无条件介入,现在是有条件介入。最近,美国停止向台湾出售F---16战机;在陈水扁8月出访中美洲过境美国时给予惩罚。8月30日,美国白宫国家安全会议亚洲部门资深主任韦德宁表示,“在联合国这个议题上,台湾或中华民国在国际社会上并不是国家”。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基廷也警告陈水扁,“入联公投”没有好处,可能升高台海紧张局势。“欧盟、俄罗斯、日本等重要国家和组织也对‘台湾加入联合国’表示反对”。
?
    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国家的整体利益高于国家局部利益,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容许国家局部地区搞“独立”而遭到破坏。在台湾未来前途问题上,与祖国大陆统一相对立的言论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以‘台湾’共和国之类的名义搞‘台湾独立’简称‘台独’;另一种是以‘中华民国’的名义在台湾搞‘事实上的独立’简称‘独台’。”? “台独”与“独台”都是我们坚决反对的。台湾问题涉及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中国大陆有重大安全利益系于台湾。主权对民族国家的意义集中体现在维护国家领土安全、保障国家经济繁荣、维护民族尊严等方面。所以祖国大陆坚决反对“入联公投”等分裂活动,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维护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目前台湾极少数“急独”分子的“台独”主张是徒劳的。任何脱离实际、一厢情愿的主观主义、空想主义和幻想主义,都是注定要失败的。

    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十七大报告中明确提出反对“台独”分裂活动决不妥协,决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把台湾从祖国分割出去,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维护民族尊严、实现国家统一的坚定信念。对当前陈水扁当局大肆推动的“入联公投”活动,大陆必将予以坚决遏制与粉碎,以坚定维护中华民族的核心利益。

注释:

?李仁质主编:《台湾问题100问》,台海出版社2001年版,第168页。
?陈峰强等著:《陈水扁与台湾民进党》,群众出版社2000年版,第96页。
?宁骚主编:《2006—2008年台海局势研究报告》,九州出版社2006年版,第91页。
?《陈水扁“入联”申请函被退回》,载《台湾周刊》2007年第28期,第21页。
?安迪:《陈水扁“入联公投”不死心》,《台湾周刊》2007年第29期,第13—14页。
?赵英伟等编著:《台湾政坛风云》,台海出版社1998年版,第283页。)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