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法理台独"的历史溯源及当代表现

2007-12-21 14:32:44
华夏经纬网

    [内容提要] “法理台独”是伴随着台湾分离主义的产生而产生的。最早图谋和提出“公民投票决定台湾前途”的是美国及其扶持的台籍败类。民进党成立后将其理念化和纲领化。民进党上台后,又将“制宪”、“公投”等“法理台独”基本形式付诸实践,不断升级“法理台独”的冒险活动。但“法理台独”不会得逞,其冒险活动必将失败。

    [关键词]法理台独 历史溯源 当代表现

    民进党于2000年上台后,其搞“台独”的最大特点就是推行“法理台独”。所谓“法理台独”,就是利用手中的执政资源,以所谓“宪法”和“法律”形式,打着“民主”的招牌,通过“公民投票”的方式,达到“宪政改造”或“制定新宪”的目的,为“台独”提供“法律”支撑,从而改变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的事实 ,达到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目的。具体说,“法理台独”核心内容就是在所谓“新宪”里重新定义台湾为一个“主权独立国家”,界定其“领土”为台、澎、金、马和人口为2300万。由于“法理台独”打着“一人一票”的“民主”招牌,对于期望“当家作主”的台湾民众,具有一定大蛊惑性、煽动性和欺骗性;对于两岸关系的发展及祖国的和平统一具有极大的危害性。然而,“法理台独”并非民进党和陈水扁的首创,它是伴随着台湾分离主义的产生和发展而形成的。本文拟从历史的角度,探讨“法理台独”产生、发展和膨胀的阶段性轨迹及其当代的表现,目的是进一步认清“法理台独”的本质及其危害性,对于当前做好台湾人民的工作、提高防范意识、遏制“法理台独”的冒险行径,具有一定的意义。

    (一)最早图谋和提出“公民投票决定台湾前途”的是美国及其扶持的台籍败类

    “法理台独”的杀手锏是所谓“公民投票”,而“公民投票”是台湾分离主义和“台独”最早的一个基本主张,其滥觞是美国,最早公开提出的是美国扶植的台籍败类廖文毅。

    美国霸占台湾的企图由来已久。早在19世纪50年代,美国就垂涎于台湾富饶的资源和重要的地理位置,图谋从中国分离并占领,只是因种种原因其野心未能实现,反使日本捷足先登。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的对台政策充分暴露出其分裂、占领和制造“台独”的野心。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国“远东战略小组”成员柯乔治 向美国政府提交一份备忘录,从美国在远东的战略利益出发,建议美国在战后“托管”台湾,并在美军的托管下,进行“台湾民族自决”,成立所谓的“台湾共和国”。但这一计划被“开罗会议”所申明的关于战后台湾、澎湖列岛须归还中国的立场所阻止。于是,“远东战略小组”又布置麦克阿瑟将军由澳洲反攻,从日本手中攻占台湾,然后由美军暂时统治,战后再成立“台湾共和国”。 并策划美军于1943年12月占领台湾,为此,还特别训练了一批负责占领台湾的行政人员。 但是,美军尚来不及将此计划付诸实现,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从而打乱了美军在战争时期就攻占台湾的计划。美国并末因此放弃占领或分裂台湾的活动。1945年10月25日,依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中有关台湾必须还中国的规定,中国政府在台北接受日本投降并宣告收复台湾主权。陪同国民政府官员陈仪来台接收的柯乔治和美国陆军情报官摩根等,到台湾后就鼓动分裂情绪,并利用《纽约时报》、《密勒氏评论报》散布:“假如台湾实行公民投票,台湾人首先选择美国,其次选择日本,绝没有人选择中国”。但是,这些不和谐之音,并不能阻挡台湾光复祖国的历史潮流。

    国民党政府接收台湾后,由于治理不当,1947年台湾爆发“二二八”事件,极少数具分离意识的台籍败类如廖文毅之流,在美国的鼓动下,利用这一事件留下的阴影,公开提出“公民投票决定台湾前途”的主张,成为“台独”的始作俑者。

    1947年7月,廖文毅因“二二八”事件遭到台湾当局通缉而潜到大陆,向来华访问的美前驻华大使魏德迈提出一份“处理台湾问题意见书”。该“意见书”公开提出台湾由联合国“托管”,然后“举行公民投票,以决定仍属或脱离中国,或属他国或完全独立”, 并恳求美国援助以其实现。魏德迈接到廖文毅的“意见书”后即于8月到台湾调查,他在给美国国务院的报告中称:“我们看到一些象征,就是台湾人愿意接受美国的领导和联合国的托管”。  当时的美国,已经意识到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不可逆转,为了不使台湾落入共产党之手而能够永久控制台湾,美国的一些驻台机构和有关官员再度策划分离台湾。参与策划的有美国驻台领事馆、台北美国新闻处等,其中主要人物除柯乔治外,还有美国驻台副领事卡尔、情报组长摩根和台北美国新闻处处长卡度等人。这一期间,美国的某些宣传机构开始鼓噪“台湾分离运动”。虽然此时“托管”问题还未成为美国政府的最高决策,但这却给个别“台独”分子发出了错误的讯号,他们开始与美国的分离主义相呼应,形成了战后第一波分离台湾的恶浪。

    “托管”和“公投”的主张一出笼,就遭致旅居上海、南京、北平及香港各地台胞的一致谴责,同时国民党当局也派人赴台调查,并公开点名谴责美国有关驻台领机构,迫使美国当局不得不将卡尔、卡度等人撤换。  美国某些人策划的“托管运动”遭致破产,廖文毅也难以在上海立足,遂转移香港,在美国的支持下成立“台湾再解放联盟”,并以此名义向联合国提出“请愿书”,再次要求“台湾先脱离中国、由联合国托管、再由公民投票决定台湾前途”。后廖又转移到日本,在美、日的庇护下进行“台独”活动。自此,“公民投票决定台湾前途”成为“台独”的一个基本政治主张。

    (二)70年代台湾长老教会的三次政治性“宣言”,提出“住民自决”的政治主张
1949年国民党撤退台湾后,在坚持其政权“正统性”、叫嚣“反攻大陆”的情况下,蒋氏父子对任何“台独”的言论或行动采取坚决打击的政策,并将其消灭在萌芽状态。正因为如此,“台独”在岛内无立足之地,不得不流窜海外,龟缩在日本和美国苟延残喘。但是岛内“台独”暗流却时有涌动。70年代,台湾基督长老教会公开提出了“住民自决”的论调。

    基督长老教会是台湾最大的基督教派,早在19世纪六七十年代就传入台湾,并形成南、北两个派别。日本统治台湾时期,严禁各种外教传入,而唯独允许长老教会继续传教。台湾光复后,南北两派于1951年联合并在台南成立总会。此后,长老教会依靠海外“普世教协”捐来的救济奶粉和衣服,利用举办教育文化和医疗等活动,以山地为主发展信徒,因此该教会成员几乎全为台籍人士,其中高山族占1/3,地域性很强。早期的长老教会为单纯的宗教组织,对政治基本保持中立原则。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以后一改其政治中立原则,逐渐演变为一个地方政治团体,其思想倾向与“台独”意识相吻合。70年代初,世界格局发生一系列变化,中美关系解冻,台湾当局在国际上日趋孤立。在这种情况下,长老教会先后发表三篇政治性宣言。

    1971年12月19日,就在美国总统尼克松访问大陆前夕,长老教会发表了第一篇政治性宣言——《台湾基督教会对国是的声明与建议》,宣称“台湾住民的人权是上帝所赐”,“台湾主权属于台湾全体住民”,“台湾人民有权决定自己的命运”,呼吁台湾当局采取“德国模式”以突破难关。1975年11月18日,长老教会又在美国总统福特访问中国大陆前夕,发表了第二篇政治性主张——《我们的呼吁》,除了强调上述国是声明与建议的内容外,并促请当局推行民主政治,保障人权和自由,挽救台湾。1977年8月16日,正值美国国务卿万斯前往中国大陆访问,就中美正式建交的有关问题进行磋商之时,长老教会选择这一时机,针对美国总统卡特标榜的“人权”运动,又发表了第三篇政治性宣言——《人权宣言》。宣言公然向卡特呼吁,希望他“本着人权道义的精神”,尊重1700万台湾住民的“人权”,促使“政府于此国际情势危急之际,面对现实,采取有效措施,使台湾成为一个新而独立的国家”。 “新而独立的国家”,实质上就是主张“台湾独立”。此宣言公开了其“台独”面目。

    从长老教会先后发表的三篇政治性宣言来看,其基本的政治主张就是“住民自决”,即“台湾之将来应由台湾1700万住民决定”。其实,“住民自决”是“公民投票”的另一种表达语,只不过它将投票的主体进行了限定。“住民自决”论者的主要依据是联合国宪章等国际公约中有关“民族自决”的规定,然而民族自决的首要原则是被殖民国家及托管地和非自治领土,其适用对象是“被压迫、受不公正待遇的民族”,并不包括在主权国家中享有宪法保障地位的少数民族。而“台独”分子所持的“住民自决”的概念,在国际法上从未被承认过。住民并不构成民族,更不代表全体人民。如果一个国家允许居住在某一地区的“住民自决”,就会破坏国家的统一,造成民族分裂、国家分裂,这本身是违反民族自决原则的。而台湾早已从日本殖民统治下解放出来,不是哪一国家的殖民地,而是中国的一个省,台湾人民也不是“被压迫民族”,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成员之一。因此,“住民自决”在国际法中找不到任何依据。“台独”分子企图以“住民自决”将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实现“台湾独立”,不仅没有任何国际法依据,而且是与国际法有关规定和精神相背离的,其行径在国际上也不断遭到正义国家的谴责,同时也遭到中国人民包括台湾同胞的反对和唾弃。然而,其“住民自决”却成为“法理台独”的初级形式。

    (三)民进党成立初期确立“法理台独”理念三部曲

    第一部:“住民自决”。以民主、进步相标榜,由台湾党外运动发展而来的民进党成立于1986年9月28日。民进党的党纲明确宣示:“台湾的地位与前途,应由台湾全体住民,以自由、民主、普遍、公正而平等的方式共同决定。任何政府或政府的联合,都没有决定台湾政治归属的权利”,“反对由国共双方基于违背‘人民自决’原则的谈判解决方式”。 在此,“住民自决”的直接含义即是以台湾住民的名义举行公民投票决定台湾的前途。表面上看,“住民自决”具有某种不确定性,实质上“住民自决”的目的就是使“台湾独立”。民进党之所以没有直接使用“台独”一词是因为其成立之时,国民党当局还未正式解除“戒严令”,组党属非法,民进党为了生存和取得民心,采取了较为克制态度,并表示要“遵宪”,才得到台湾当局的默认。另外,民进党内派系林立、成员复杂,其中上层势力大多主张“台独”,但也有主张统一、反对“台独”的力量。为“化解矛盾”、“一致对外”,也使得民进党组在台湾前途问题的表达上有所收敛。随着岛内形势的变化,民进党的分离主张进一步发展。

    第二部:“台湾国际主权独立”。1987年7月15日,台湾当局正式解除戒严,开放“党禁”、“报禁”,在这一政治气候下,民进党的“台独”倾向迅速膨胀。1988年4月,民进党召开“二大临时全代会”,“人民有主张台湾独立的自由”是否列入党纲成为大会争论的焦点。经过激烈地辩论,会议采取折中方法,即避开党纲修改问题,而以“决议文”的方式作为代替。这就是4月17日通过的宣称“台湾国际主权独立”的“417决议文”。该文称:“‘台湾独立’是解决台湾问题的可能方案之一”,台湾“主权未属于任何一个国家”,“台湾国际主权独立,不属于以北京为首都之‘中华人民共和国’,任何台湾国际地位之变更必经台湾全体住民自决同意”。并提出“如果国共片面和谈,如果国民党出卖台湾人民利益,如果中共统一台湾,如果国民党不实行真正的民主宪政,则本党主张台湾独立”。 在这里,民进党确立了一个伪命题:“台湾国际主权独立”,其任何改变要经“台湾全体住民自决同意”。其“台独”面目已昭然若揭。1990年10月7日,在民进党召开的四届二次“全代会”上,又通过了“1007决议文”,进一步确认:“我国(台湾)主权事实不及于中国大陆及外蒙古”, 将台湾“主权”从祖国大陆区隔开来。

    第三部:“制定新宪”和“建立台湾共和国”。进入90年代以后,岛内形势及民进党内部均发生一些变化。首先,李登辉主导的“宪政改革”进入实质阶段,政党政治格局基本形成,“台独”实际已合法化。其次,在民进党内部,由于“台独”色彩日益深厚,一些“统派”人士或退党或被开除党籍,民进党内实际上成了“台独”的一言堂。另外,党内的“美丽岛系”与“新潮流系”, 在观念主张上不断调整,派系间的矛盾逐渐减少,公开诉求“台独”的时机已经成熟。1991年4月30日,李登辉宣布结束“动员戡乱时期”,“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亦被废止,台湾当局遂提出“分阶段修宪”方案。在这一条件下,民进党认为时机成熟,遂针锋相对地提出“制定新宪法”。为推动“制宪”,民进党于1991年8月14日公开抛出“台湾宪法草案”,24日,又主导召开所谓“人民制宪会议”,正式通过了所谓的“台湾宪法草案”。该草案主张废止“中华民国”国号,定台湾为“台湾共和国”;以“台湾共和国”名义重返联合国和国际社会等。这就将“住民自决”或“公民投票”发展为“制定新宪”,在“法理台独”的道路上迈出关键一步,也为其“台独”党纲的提出打下基础。1991年10月,民进党召开“五大”,终于将“台湾独立”和“建立台湾共和国”的“台独条款”列入党纲。

    以上可以看出民进党“法理台独”演进的基本轨迹:从“住民自决”到“台湾国际主权独立”,再到“制定新宪”和”“建立台湾共和国”,其“台独”主张不断升级,并最终理念化。“制定新宪”和”“建立台湾共和国”也成为该党的政治奋斗目标,“法理台独”的最高形态。其后,在岛内“宪政改革”的环境以及李登辉的姑息纵容下,民进党集岛内外“台独”于一体,成为“台独”运动的大本营,在岛内掀起一波又一波的“台独”浪潮。但是,他们也非常清楚,处于在野党的地位,其“法理台独”难以实现,只有成为执政党,掌握了主要政治资源,其“法理台独”才能由理念变为现实。

    (四)陈水扁上台后“法理台独”迅速膨胀

    在2000年台湾的“大选”中,由于种种因素的作用,国民党历史性地失去台湾政权,民进党候选人获胜取得执政权。陈水扁上台未稳之时,曾作过所谓“四不一没有”的承诺, 但不久就一步一步把台湾引向“法理台独”的轨道。其主要表现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制定“法理台独”时间表。

    2002年8月3日,陈水扁发表讲话,公然声称“台湾跟对岸中国一边一国”,鼓吹要用“公民投票”方式决定“台湾的前途、命运和现状”。2003年9月28日,陈水扁在民进党党庆大会上首次公开提出以“公投制宪”为主要内容的“法理台独”的“时间表”,即要在2003年完成“公投立法”、2004年实施“第一次公投”、2006年“催生台湾新宪法”、2008年实施“新宪”,“让台湾成为正常、完整的国家”。

    第二阶段:为实施“法理台独”作准备。

    一是准备“法源”。2003年11月,在民进党当局的大力推动下,台“立法院”三读通过了台湾历史上第一部“公民投票法”草案,完成了“公投法”的“立法”程序。虽然该法并没有踩“统独公投”与“制宪公投”这两道“红线”,但实现了民进党长期追求的“公投立法”的目标,为未来举办“台独公投”提供了法源基础。

    二是实施“公投”预演。2004年3月20日,台湾当局首次实施“公投绑大选”,虽因“公投”未能过半而遭至破产,但是却突破了针对两岸议题的“公投”禁忌,开创了用“公投”的手段挑衅大陆、制造两岸对立的先例。2005年6月7日,在民进党操纵下,“任务型国大”复决通过了包括“公投入宪”等内容在内的“宪法修正案”,这样,“公投入宪”就成为陈水扁推动的“第二阶段宪改”的重要内容。

    三是扫除障碍,去除现行各种纲领、文件、法规中明确规定的追求“统一”的政策目标与方向。陈水扁连任台湾地区领导人后,由于民进党在2005年底台湾县市长选举中遭致惨败,于是孤注一掷。2006年1月1日,陈水扁发表元旦讲话,提出当年推出民间版的台湾“新宪法”、2007年举办“新宪公投”,2008年为台湾催生一部合时、合身、合用的“新宪法”。1月29日,在中国人传统的大年初一,陈水扁又抛出三项诉求,第一项就是要考虑废除“国统会”和“国统纲领”,另外两项是以“台湾”为名称重新申请加入联合国;年内定稿“新宪法”,明年办“新宪公投”。 2006年2月27日,陈水扁主持“国安会”,不顾岛内外各方面的强烈反对,决定终止“国统会”运作和“国统纲领”的适用。这就把仅具有“一个中国”象征意义而在实际上没有发挥任何作用的“国统会”和“国统纲领”废除了,为下一步推进“法理台独”扫清了障碍。

    第三阶段:谋求“法理台独”活动进入实质阶段。

    自2006年下半年以来,由于陈水扁本人及其家人、亲信的贪腐案已经引起台湾民众的强烈反对和社会的振荡。为了摆脱困境,转移焦点,也为了步步逼近的台湾“大选”,陈水扁谋求“法理台独”的活动也越演越烈。

    一是推动制定“新宪”。2006年9月,民进党分别召开了三次研讨会,推动“第二阶段宪改”,并在党内成立“第二阶段宪改研议委员会”,负责“新宪法草案”的起草和研究。2007年3月,陈水扁公然抛出“四要一没有”,声称“台湾要独立、台湾要正名、台湾要新宪、台湾要发展;台湾没有左右路线,只有统独问题”。3月18日,陈水扁透过前陆委会副主委陈明通抛出了“第二共和宪法”草案,这一草案将两岸定位为“一边一国”。所谓“第二共和”的实质就是“台湾共和国”。然而“台独”分子也深知,其涉及统“独”内容的“新宪法”版本在台湾客观的政治现实面前是不可能通过的。因为在付诸“公民投票”之前首先就过不了泛蓝占优的“立法院”这一关,此外,也得不到美国的认可。其后,民进党又酝酿以所谓“正常国家决议文”的形式,鼓吹“正名”“制宪”,先后推出党主席游锡堃的“激进版”、旨在争取中间选民的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谢长廷相对温和的“谢系版本”,以及陈水扁主导的“折中版”。经过长达半年的内斗,9月30日,民进党召开“全代会”通过了“折中版”的所谓“正常国家决议文”,该文提出要“早日完成台湾正名,制定新宪法,在适当时机举行公民投票,以彰显台湾为主权独立国家”等内容。“正常国家决议文”以陈水扁的“一边一国”论为基调,是对民进党1991年“台独党纲”和1999年“台湾前途决议文”的深化,成为民进党新的“台独党纲”,也是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推行“法理台独”的“行动指南”。

    二是打“入联”牌,在国际上推动“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活动。从1993年开始,李登辉就开始搞“参与联合国”的活动,利用每年一次的联大会议,由“友邦”提案,要求解决台湾所谓“会籍”问题,但每次活动均以失败告终。但李登辉那时提的是“参与联合国”,而陈水扁直接提“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且手段更激进。2007年7、8月,陈水扁先后三次致函联合国秘书长、安理会轮值主席、联大主席,要求“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均遭退函。另外,唆使所罗门等几个“邦交国”递交所谓“台湾加入联合国”申请的提案,要求列入第62届联大议程。9月19日,联大总务委员会依据“2758”号决议以及一个中国的原则,驳回了台湾的“入联”申请。9月21日,第62届联合国大会举行全体会议,批准联大总务委员会的决定,拒绝将所谓“台湾申请加入联合国”提案列入联大议程。陈水扁旨在将台湾问题国际化、挑衅中国主权的行径再次遭挫败。

    三是在岛内强行推动“入联公投”和“公投绑大选”活动。从2007年3月起民进党就开始了“入联公投”的运作。6月29日,“行政院公投审议委员会”驳回了民进党“入联公投”案,民进党又就该案向“行政院诉愿委员会”提出诉愿并于7月12日成行,使得该案进入第二阶段的联署程序。其后,民进党大肆强行推动“入联公投”活动。当其“入联”活动在国际上遭挫败后,9月22日陈水扁扬言将“入联”议题转变为“入联公投”议题,在2008年3月的“总统”选举中实施“公投绑大选”,并将“入联公投”作为整个选举的议题。10月10日,陈水扁发表“双十节”讲话,再次鼓吹“入联公投”,并搬出所谓“台湾住民自决”、“台湾地位未定”及“两岸一边一国”等谬论作借口,再次声称2008年“入联公投”与“大选”同时进行。为造声势,不惜动用行政资源在岛内煽动“公投”气氛。9月15日,民进党举行“入联公投”大游行,10月24日又推动“入联圣火”路跑;在主要道路上如灯箱、电子屏幕上密集播放“牵手护台湾,加入联合国”等字样;在公共场所的明显处张贴各类文宣标语。

    陈水扁如此变本加厉地推动“入联公投”以及“公投绑大选”的目的,首先是为牟取选举利益。由于民进党执政近8年来,政绩不彰、经济恶化、清廉形象又受重挫,在无牌可打的情况下,不得不把“台独”意识形态作为筹码,挑起“统独”矛盾,转移民众视线。通过操弄“入联公投绑大选”,凝聚泛绿基本盘,煽动选民情绪,争取中间选民的支持,以挽回选举颓势。其次是进一步推进“法理台独”的需要。民进党推动“入联公投”,即是以“公投”方式表决台湾的法理地位,是谋求改变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的现状,是一种变相的“统独公投”,是走向“法理台独”的重要步骤。尽管其“入联公投”和“公投绑大选”已遭到各方面的强烈反对,但陈水扁却一意孤行,其“法理台独”的脚步并未停止。

    (四)“法理台独”必遭失败

    以上说明,“法理台独”是伴随着台湾分离主义的产生而产生,经过民进党将其理念化和纲领化。民进党上台后,又将“制宪”、“公投”等“法理台独”基本形式付诸实践。当前,民进党当局又不断升级“法理台独”的冒险活动。但无论如何,“法理台独”不会得逞,其冒险活动必将失败。

    首先,民进党当局推行“法理台独”主打的“入联公投”牌是一个假议题,并不具有正当性。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从来就不是一个“国家”,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也是国际社会公认的政治现实。所谓“台湾是主权独立的国家”完全是自欺欺人的谎言。1971年联合国第26届大会通过“2758号决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代表是中国在联合国的唯一合法代表,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权利,并驱逐蒋介石的代表,这成为联合国“一个中国政策”的基础。2007年7月27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就台湾“入联”明确表态:联合国奉行“一中”政策,“2758号决议”已确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一严正声明,已经宣告了“入联”的死刑。即使台湾真的通过了“公投”,台湾也不可能加入联合国。陈水扁的“台独”挑衅,是注定要失败的。

    其次,祖国大陆决不能容忍“法理台独”的行径。祖国大陆坚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对台方针,尽最大努力维护台海和平,争取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争取和平统一的前景。但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台独”分裂活动,坚决反对陈水扁当局推动举办“入联公投”等“法理台独”活动。9月30日,民进党通过所谓“正常国家决议文”后,10月2日国台办就此发表谈话,指出:“所谓‘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完全是自欺欺人的谎言;所谓‘台湾独立建国”是一条走不通的绝路。‘台独’分裂活动违背13亿中国人民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坚定意志,是注定要失败的”。胡锦涛总书记在十七大报告中指出:“当前,‘台独’分裂势力加紧进行分裂活动,严重危害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两岸同胞要共同反对和遏制‘台独’分裂活动。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容分割。任何涉及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问题,必须由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中国人民共同决定。我们愿以最大诚意、尽最大努力实现两岸和平统一,绝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把台湾从祖国分割出去。” 表明拉大陆坚决反对“法理台独”的决心。

    第三,“法理台独”遭到绝大多数台湾同胞的反对。在岛内,对于民进党不顾民生死活,不择手段大肆推动所谓“正名”、“制宪”、“入联公投”等“台独”活动和选举伎俩,台湾民众早已厌倦,已经遭到绝大多数台湾同胞的反对,加之陈水扁大贪腐形象,致使其支持率一度下降至15%。民众看到无所不在的“入联公投”标语纸贴,都认为这种只为选举而劳民伤财的操作是“不可思议”。岛内工商界人士对台湾当局大肆推销“入联公投”的做法也感到厌恶。泛滥阵营坚决抵制“入联公投”和“公投绑大选”等活动。而中间选民甚至民进党的基层支持者都发出2008年民进党这一票实在“投不下去”的声音。民进党9月15日在高雄举办“入联公投”大游行,之前吹嘘有50万人参加,但据警方估计,实际参加人数最多10万,整个游行丑态百出,实为闹剧。就连李登辉也拒绝参加“入联公投”的游行,并谴责陈水扁当政7年来一直在“骗人”。

    第四,国际社会强烈反对台湾“入联公投”。民进党大搞“入联公投”等“台独”活动,已经严重威胁到台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首先不符合美国的利益。美国认为维持台海现状符合其根本利益,而民进党“入联公投”属于单方面改变现状的行为,因此美国强烈反对民进党操弄“入联”等“台独”议题。8月以来,美国国务院高层官员纷纷发表措辞强硬的讲话,指明“入联公投”是“朝向宣布独立和改变现状的一步”,“等同于修改国号,是没有必要的挑衅”;美国既不承认“台湾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也反对任何破坏台海安定与和平的“台独”活动。美国负责东亚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柯庆生于9月11日就“入联公投”严厉斥责陈水扁后,要求台湾当局承担严重后果,并第一次表示“企盼台湾民众发挥智能”,认清“入联公投”对台湾的危害性,呼吁台湾民众不要盲从陈水扁。 另外,欧盟、日本、俄罗斯等国际社会的重要成员均表态,反对台湾“入联公投”。在国际社会牢固的“一个中国”的框架下,其图谋必告失败。

    虽然“法理台独”必遭失败,但由于民进党当局采取极具煽动性的民粹口号和无孔不入的宣传形式,具有很大的欺骗性和蛊惑性。因此,在反对“法理台独”的同时,必须做好台湾人民大工作。在岛内民众,大陆人民的国际社会大围困下,使“法理台独”无路可走。

联系方式:430070
街道口南路6号竹苑东区413号信箱       张春英教授
zhangcy@znufe.edu.cn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