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 汉台春晖

 


王世杰先生与武汉大学的不解情

2007-04-26 00:29:48
华夏经纬网

    王世杰(1891—1981),字雪艇,湖北崇阳人。早年留学英国和法国,历任北京大学法律系教授、系主任、国民政府教育部长、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外交部长等职。1929年至1933年担任国立武汉大学首任校长。1949年到台湾后先后担任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总统府”秘书长和“中央研究院”院长等职。1981年4月21日病逝于台北,终年90岁。王世杰先生一生涉猎政治、教育、文化、艺术和法学多个领域,建树颇丰,但他在临终前留下遗嘱,要求在他的墓碑上只镌刻“前国立武汉大学校长王雪艇先生之墓”。简单的碑文道出了老人与武汉大学的不解情缘。
    2006年9月,笔者有幸作为祖国大陆的评审和武汉大学代表队的领队,应台湾中天电视股份有限公司的邀请,赴台北参加第五届海峡两岸知识大赛。到台湾之前,我就有一个强烈的愿望:务必抽空到王世杰先生的陵墓前祭拜。
    谁知到台北后,每天清晨6:30即要起床,吃了早餐随即乘车到30里外的中国时报集团演播厅参加比赛。我一方面身为武汉大学的领队,一方面要担任大赛的评审,每场比赛都要对比赛特点及场上选手的表现做一番点评,既紧张又忙碌,每天回到饭店都在晚上11点左右。万般无奈,我只好与王世杰先生的儿媳张忠琳女士协商待比赛结束后再去。已届古稀之年的张忠琳女士十分善解人意,爽快地答应了我们的要求。
    11日清晨,天空下着绵绵秋雨。张忠琳女士按照约定,早晨5:40准时开车来到饭店,载着我和武汉大学的3名参赛选手前往王世杰先生墓地。王世杰先生墓地坐落在台北阳明山上,这里四面环山,放眼望去,花海随风摇曳,绿树青翠欲滴,枫红点缀枝头,交织成一幅美丽的风景画。沿着一条蜿蜒的小路,我们来到王先生墓前。墓碑上刻着“先父王世杰先生母萧德华夫人之墓”的字样。墓碑的署名为王世杰先生的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分别是纪五、德迈、雪华、秋华。据他的儿媳张忠琳女士介绍,墓地占地20坪,约合63平方米。墓碑旁有武汉大学在台湾的同人1981年10月敬立的、苏雪林女士撰文、高翰先生书写的《雪艇王公墓表》。墓表内容主要介绍了王世杰先生的生平,《墓表》最后一段写着:
    东湖之滨珞珈耸立碧瓦连云璇宫百尺
    讲筵宏开弦诵怡怡百年树人劳悴不辞
    菁莪千百蔚成国器靖献邦家各竭忠智
    赤舌烧城吾道遂东济济多士杖屐是从
    泰山难颓典型宛在心丧三年长怀遗爱
    草山荛荛东海滔滔勒铭贞石大德永昭
    字里行间,浸透着老人对位于东湖之滨、珞珈山下的武汉大学的殷殷之情,让我们这些后辈们久久不能释怀。我们将特意准备的鲜花轻轻地放在王世杰先生的墓前,在纷纷细雨中默默地祭拜着这位武汉大学的创办人。
    据武汉大学校史记载,王世杰于1929年5月正式出任武汉大学校长。他认为“武汉市处九省之中央,相当于美国的芝加哥大都市。应当办一所有六个学院——文、法、理、工、农、医,规模宏大的大学。”武大校史中对王世杰有中肯的评价:“王世杰任国立武汉大学校长期间,致力于珞珈山新校舍的建设,制定了发展蓝图,四处筹集经费,严格遴选教授,要求师生有严明的纪律,养成良好的学风,支持师生的抗日爱国运动,注重发展科学研究。”
    如果说王世杰对武大的一大贡献是主持了珞珈山校舍的建设,那么他的另一大贡献则是倡导“明诚弘毅”的校训。在聘用教授上,王世杰的原则是要有学术成就,而无门户之见。当时武大的教授中,国民党员极少,不同学派、不同政见者居多,兼容并包。连带有浓厚“左”倾色彩的陶因、范寿康也被聘,允许他们讲授包括《资本论》在内的经济理论和历史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王世杰认为:“一家大学能否至臻于第一流,端赖其文学院是否第一流。有了第一流的人文社会科学诸系,校风自然活泼……有了好的文学院,理工学生也会发展对于人文的高度兴趣,可以扩大精神视野及胸襟。”唯此,当年武大文学院人才盛极一时:闻一多、陈源、朱光潜、叶圣陶、钱歌川、吴其昌、苏雪林、凌叔华、袁昌英,等等。在教育学生方面,他注重“人格训练”,认为“人格的训练……至少应该与知识灌输占同等地位。”要求学生“好学、吃苦、守纪律。”
    王世杰先生担任武汉大学校长时间并不长,但他始终对武大充满着深情和眷恋。他在遗嘱中明确表示,愿将他珍藏的77件名人字画捐赠给武汉大学。这77件名人字画的作者从汉代到清代,分别出自南朝梁武帝,宋代苏轼、黄庭坚、米芾、朱熹,元代黄公望,明代唐伯虎、文徵明、王守仁,清代刘墉等名家之手笔,十分珍贵。由于种种原因,这些字画目前暂存台北故宫博物院。
    离开墓地,张忠琳女士又驾车带我们到阳明山上王世杰先生生前喜欢散步和远眺台北市区的几棵大树下凭吊了一番。返回的路上,张忠琳女士一边驾车,一边讲述对王世杰先生的看法,言语中充满了尊重和景仰。
    王世杰先生是20世纪中国很多重大事件的亲历者和见证人,本文无意对他的一生功过是非作出评价。但他对武汉大学的贡献和情感,无疑是应该肯定的。

本文作者薛毅与王世杰先生的儿媳张忠琳女士在墓前合影。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