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 汉台春晖

 


访台印象

2008-11-07 10:12:20
华夏经纬网

徐方平

    2008年9月17—24日,受台湾湖北文献社和中华文化经济交流协会的邀请,在湖北省台办、武汉市台办的领导和支持下,以朱启耕为团长的“湖北省学术交流参访团”一行19人出席了在台湾召开的“武汉会战七十周年纪念大会暨学术研讨会”;同时,由台北出发,南下经中央山脉,抵高雄,绕过台岛最南端鹅銮鼻,再沿风光旖旎的东海岸北上,环行一周回到台北。其间,我们重点参观了故宫博物院、中山楼、蒋介石士林官邸和著名的风景区日月潭、阿里山。此次台湾之行,时间虽然很短,但由于行程安排紧凑合理,学术交流和个别访谈较为充分,故而收益颇丰,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访问印象深刻

    武汉抗战时期(1937年12月——1938年10月)是中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最巩固和最发展的时期,也是“国共再婚蜜月”的重要时期。为了隆重纪念武汉抗战七十周年,弘扬中华民族不畏强暴团结奋斗的爱国主义精神,海峡两岸同胞学人共同发起并积极组织了先在台湾后在大陆湖北的一系列纪念活动,希望以学术交流为契机,构建更加广阔的两岸交流合作平台,推进祖国统一大业的发展。

    此次台湾方面的纪念活动筹划精细,准备充分,接待热情,乡谊浓厚。17日晚,当我们抵达台北桃园机场时,湖北文献社社长汪大华教授亲临机场迎接。随后,前台湾“国防部”总政治作战部主任许历农上将为我们举行了隆重的欢迎宴会,并赠送纪念品。访台期间,还有两位湖北籍的将军设宴盛情款待我们,两岸阻隔几十年的乡音乡情乡谊在暂短的瞬间得到了尽情的释放。18日上午,由湖北文献社和中华黄埔四海同心会共同举办的“武汉会战七十周年纪念大会暨学术研讨会”在台北“国军”英雄馆召开。当年领导武汉会战的司令官陈诚之子、台湾前“国防部”部长陈履安,武汉会战时刚从军校毕业的许历农上将,曾参加武汉会战的陆海空三军代表和薛岳等家属代表,以及“湖北省学术交流参访团”共100多人出席了会议。

    开幕式由新同盟会会长许历农上将主持。首先,全体会议代表起立,向武汉会战殉国将士暨同胞默哀一分钟,继而宣读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的题词,许历农上将致词,为95岁的参加武汉会战的朱元宗将军及其薛岳等家属代表颁赠“崇敬状”,然后是中国国民党主席吴伯雄的代表、陈履安和朱元宗将军等人致词,最后,由大爱合唱团演唱了《松花江上》和《长城谣》,由1937年淞沪会战中坚守四行仓库的团副上官志标之子演唱了《中国一定强》等抗战爱国歌曲。整个开幕式,主旨鲜明,形式新颖,内容丰富。在领导人热情洋溢的贺词中,在将军们慷慨激昂的演说中,在歌唱家悲壮雄浑的演唱中,与会的两岸炎黄子孙仿佛回到了烽火硝烟的抗战岁月,莫不受到了一场深刻又生动的爱国主义教育!

    18日下午,由汪大华和詹惠宇两位教授主持,两岸的专家学人共40多人围绕武汉会战或武汉抗战进行了充分的学术交流。在随后的几天参观考察过程中,双方还就会上意犹未尽的话题交换了意见。

二、学术交流充分

    实事求是,求同存异,是学术交流的根本前提和宗旨。据笔者所知,关于武汉会战或武汉抗战,两岸至迟在10年前即开始了学术交流。1998年10月,在著名历史学家章开沅先生和知名学者田子渝教授的大力支持下,由湖北大学、湖北省社会科学院和台湾湖北文献社等单位联合举办了“纪念武汉抗战暨中山舰遇难6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并且出版了会议论文集。由于历史的和政治的原因,两岸学人在武汉会战或武汉抗战的研究方面,尽管还存在一些分歧,但是,通过两岸10年来的不断探讨,特别是我们此次访台的学术交流活动,我认为共识已经越来越多,基本上达到了实事求是和求同存异的目的。以此次研讨会为主,共识方面主要有以下三点:

    第一,关于其历史地位和重要意义问题。武汉会战是抗日战争中战场最广、持续时间最长、给日寇打击最沉重的特大战役,是中国人民英勇抗战的光辉典范。它极大地迟滞了日军向中国腹地进攻的速度,为中国以大西南为持久抗战基地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为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第二,关于国共两党关系问题。武汉抗战时期(1937年11月—1938年10月)是8年抗战中国共两党关系空前团结融洽、全方位合作的重要时期,以武汉为全国抗战的中心,形成了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高潮。两岸学者对对方主要领袖人物在武汉抗战中的地位和作用的评价逐渐客观公正。

    第三,关于纪念武汉会战或武汉抗战的现实意义问题。大家一致认为,70年前的武汉会战或武汉抗战是今天加强对广大同根同源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历史教育的绝佳素材。我们只有以史为鉴,反对战争,追求合作与和平,才能最终实现祖国的统一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此,台湾学者建议建立一座“武汉抗战纪念馆”。武汉方面不谋而合,早在前几年即有人有此动议。目前,正处于进一步论证和实践阶段。

三、初涉台湾社会

    学术交流之余,我们走马观花,浮光掠影,对台湾的社会生活进行了初步当然也只能是粗浅的考察和认识。

    20世纪60年代以来,台湾经济发展引人瞩目。至70年代后期,台湾已成为世界新兴的工业化地区,与新加坡、香港和南朝鲜并称为亚洲“四小龙”,多项经济指标名列第一。然而,在民进党执政后,经济却一路走向衰退,各项指标均为“四小龙”之末,早已失去了昔日的活力。 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一切呢?专家认为,首先仍然是亚洲金融危机给台湾带来的巨大冲击:台币贬值,出口衰退,失业率大幅上升……除此之外,台湾岛内媒体做了更深刻的思考。《联合报》指出,陈水扁当局一直坚持“去中国化”,拒绝“三通”和直航,使两岸的经济关系没有快速发展,台湾产业和民众孤守一岛,断了许多生路。现在台湾还有石化、钢铁、半导体、光电等重要产业的支撑,但这些增长优势也在消失之中,未来面临的挑战更大。在两岸不能直航的背景下,台湾经济发展的区位优势无法完全发挥,出现了严重的经济边缘化危机。台湾离大陆越远,台湾经济就越没有出路。

    目前,尽管台湾经济仍然存在着不少困难和弱点,面临着国际经济形势的严峻考验,但30多年来的巨大发展和变化,人民生活水平较高是举世公认的。我们沿途看到台湾农村的城镇化程度较高,房屋盖的很漂亮。各地旅游业发达,酒店餐馆设施先进,服务热情周到。为方便顾客,一般服务指南类的宣传材料都有中文、英文和日文三种文字,有的客房里面还放有《圣经》。这些既反映了台湾曾经遭遇殖民侵略的悲痛历史,也彰显了当今台湾开放西化的现实社会生活走势。

    此外,中国传统文化的有些内容在台湾继承和发展得比较明显。例如,在许多城市道路的命名上,仁爱、忠孝、和平等字眼几乎随处可见,一些退役将军或军人的文化素质较高,有的虽然年过花甲或古稀,但仍然坚持学习,甚至著书立说。如湖北黄梅人陈兴国中将退役后考取了政治大学中山研究所博士班,研究两岸关系,并且出版了《心系中华情归故里》的著作。他们待人接物相当礼貌文明,酒宴礼仪以人为本,不仅每人台位上标有其姓名,而且每人还配发了一个写上姓名、贴在左胸的流动标示牌。这样,就完全可以避免与会人员在敬酒和交谈时有时忘记他人姓名的尴尬情形了,从而既尊重了别人,也尊重了自己。五千年文明古国的礼节智慧之花在瞬间的小小细节中尽情绽放。

作者:徐方平,湖北大学政法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副院长,主要从事中共党史和毛泽东思想的研究。

e-mail: xfpp2001@yahoo.com.cn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