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 江城台商

 


台湾豪门公子武汉做味精

2005-03-10 00:00:00
华夏经纬网

年仅28岁的黄怡然,台湾第二大食品集团公司———味全公司创办者黄氏家族第三代,自幼生长于美国。其父黄南图先生是味全国际集团前任董事长,自1992年起已经先后在黑龙江、桂林、北京、上海、武汉等地投资建厂,总投资额近3亿元。

 

    2001年父亲因病去世后,黄怡然放弃了在美国已经有成的事业,出任武汉味全集团执行副总经理。目前,他还担任武汉市台商协会常务理事、上海康权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美国味全食品有限公司董事等职务。

 

      到今年年底,武汉味全的总资产有望达到2亿元,占据湖北70%以上的味精市场。

 

      记者是在汉阳瓜堤的一条小道上找到了武汉味全食品公司的。走进二楼黄怡然的办公室,记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房间不足10平方米,除了一张办公桌(桌上放着一盒薯片和一台笔记本电脑)、两排沙发、几把椅子、一台柜式空调,再也容不下其他的东西;外面是一间敞开的大办公室,众多员工在聚精会神地工作———两者之间只隔了一面敞亮的玻璃。

 

    黄怡然说,以前两间办公室间有一堵墙,他让人把墙推掉后换成玻璃,然后把办公室搬了过来,“我要的就是透明化,员工可以看到老板在做什么,老板也可以看到员工在做什么”。

 

    18左右的瘦高个,高高的鼻梁,两道剑眉又黑又密,在接受记者采访的过程中始终表情认真,语速很慢,偶尔的微笑中透出帅气的天真。

 

    24岁成为资深汽车策划人

 

    黄怡然出生在美国洛杉矶,四五岁时回到台湾,读完小学五年级后再赴美国。

 

    大学毕业前一年,他应聘到一家投资银行任财务分析师,年薪六七万美元。公司里没有秘书、打字员,所有人都是一人身兼数职,黄怡然一个星期要工作70个小时。

 

    22岁时,喜欢挑战的黄怡然跳槽到美国丰田汽车公司作策划,希望借此熟悉制造业和销售业。他年纪虽轻,但眼光敏锐、思维缜密。一年半之后,24岁的黄怡然成为美国丰田汽车公司最年轻的资深策划人。

 

    子承父业到武汉

 

    2001年,父亲被查出身患癌症,这对踌躇满志的黄怡然不亚于一个晴天霹雳。

 

    黄怡然的父亲当时持有武汉味全集团70%的股份,父亲此前从未与思想非常“西化”的黄怡然讨论过关于武汉的话题。但这一次,父亲“破例”和他长谈,问他愿不愿去武汉,如果不愿意,就将武汉味全乃至味全集团在大陆的其他企业的股份全部卖掉。

 

    “那时的武汉味全已经营了7年,发展势头非常好,这可是父亲这么多年的心血和事业,如果卖掉了实在可惜。我不能让父亲失望。”黄怡然认真地考虑了一天,同意到武汉试试看。2002年初,黄怡然来到了武汉。

 

    “香蕉人”遭遇“中国国情”

 

    走马上任之前,黄怡然的舅舅先给他打了预防针:对可能遇到的困难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但到了武汉味全后,这个“香蕉人”(在美国出生的华人常被称为“香蕉人”,意喻外黄里白)发现麻烦远比想象的要多。

 

    味全集团的一名职员回忆说,黄总刚来武汉时,员工们听不懂他的洋汉语,而员工们的武汉话他也如同“鸡同鸭讲”。

 

    沟通习惯上的差异也让黄怡然很不适应,“在美国,人与人之间说话很简单,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开会半小时搞定,效率很高;但在中国要‘绕圈子’,讲话讲究委婉、含蓄,开口前喜欢‘戴帽子’,一个会开半天,还没有切入正题,很浪费时间”。

 

    此外,他发现味全集团虽是合资企业,但仍是“大锅饭”的国企模式:一个烧开水的老员工因为工龄长月工资1400元,而一个年轻技术员的工资只有800元。“做不做事的员工都拿工资,这在美国是不可思议的。”

 

     还有一次,他听说大米原料投得不够快,影响了后段工序的生产,而在大米投料处的旁边有10多个员工坐在那儿聊天。他觉得很奇怪,便问:“你们怎么不去帮忙?”员工们回答:“我们不是负责投米的,你要找投米的人帮忙。”

 

    种种问题,令他意识到武汉味全风光背后隐藏着的诸多危机。

 

    黄怡然成了“黄世仁”

 

    黄怡然决定从头来过,将这个合资企业“掰”上正轨。

 

    首先是取消以工龄论工资的不合理模式,以岗位论工资。这一下引起轩然大波,不知情的员工以为新老板要砍工资,在他正在开会时“一批批四五十人组成的队伍冲过来踢门,以示抗议”。最后是事实“说服”了大家,员工们发现大部分人工资都提升了,只是工作轻松的岗位工资降低了。

 

    其次是施行量化管理,以提高员工效率。他有一个将量化发挥到极致的例子:考察员工每周上网记录,每周上网超过100个点击的员工,就要跟踪分析他上的什么网站,是否利用工作时间上完全不相干的网站。记者在一张《员工上网记录表》上看到,每个员工访问多少网站、收发多少邮件,MSN聊天多少次统计详细。小到保安一天巡查几次都有详细记录。

 

    这些被列为主管每个月考核下属的参考,考核达不到80分的就要扣钱。不少习惯了“放鸭子”的员工一下子受不了,背地叫他“黄世仁”、“黄扣钱”。他最开始不知道“黄世仁”是什么意思,向人一请教才知道是员工嫌自己太“狠”了。但时间长了,大多数员工也就逐渐接受这种严格的管理模式。

 

    2002年当年,武汉味全的成本就节约了800万元。而他的销售人员每天在何时何地做什么,他都了如指掌。

 

    让武汉成中国味全生产基地

 

    黄怡然来汉时,味精行业的竞争已非常激烈,全国的味精企业有40多家,武汉味全只有味精一种产品。他花心思开发各种新一代调味产品,由原来的“大桥”、“味全”增加到“味康”、“味泰”等高、中档品牌;品种由原来的味精、酱油发展为味精、酱油、鸡精、增鲜味精、调味酱、饲料等多种产品系列。产品一出,一举占据湖北、四川、华东等地区的市场。

 

    此时,黄怡然又清醒地看到,由于味精的成本大幅上升,利润空间越来越小,武汉味全必须寻求突破。”

 

    2003年底,黄怡然决定投资2000万元,引进德国等国全自动化设备,兴建年产1万吨的赖氨酸分厂。今年年底分厂投产后,年营业额将增加近亿元。黄怡然野心勃勃:“下一步味全可与国外著名饲料厂家合作,生产复合精细饲料。我们的目标,是要让武汉味全成为中国味全的生产基地!”

 

   黄怡然坦言,现在的武汉味全离他理想的企业还差得很远。记者追问他的理想,他指了指他的胸牌———“成为中国食品业经营最完善的公司”。

这些年在事业上走了一条与过去完全不同的路,但黄怡然从不言悔,“我在武汉也学到不少东西,我也是中国人,看到中国的进步也非常高兴”。(2004-11-23  武汉晨报)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