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 聚焦武汉

 


武汉新港壮丽图景逐渐铺展

2008-07-01 09:12:26
华夏经纬网

今明两年武汉市投30亿建8座码头

  市港航局昨日信息:围绕建设“武汉新港”,今明两年,我市将投资30亿元,建设8座码头。

  8大项目中今年有五项,总投资达到了19.49亿元

  武钢江北基地码头,投资概算5.99亿元,新建4个5000吨级泊位,设计年通过能力433万吨。

  亚东水泥原料码头,总投资1.04亿元,新建2个5000吨级散货泊位,设计年通过能力294万吨。

  阳逻集装箱二期工程,总投资10.9亿元,新建4个5000吨级集装箱泊位,设计年通过能力75万标箱。

  南顺石油化工码头,投资概算5600万元,新建2个5000吨级石油化工浮式泊位,建设20万立方米液体化工储存基地,设计年通过能力177万吨。

  阳逻多用途码头,总投资1亿元,新建1个多用途泊位(兼顾集装箱与重件),设计集装箱年通过能力10万标箱,货物年通过能力20万吨。

  五大项目前两个开工,其余年底开工。

  明年开工三大项目,总投资10.32亿元

  林四房水上煤炭中转基地,总投资7.48亿元,新建4个3000吨级兼顾5000吨级煤炭泊位,规划年通过能力1000万吨;全国稻米交易中心配套码头,总投资1.8亿元,新建2个5000吨级散货泊位,设计年通过能力109万吨;亚东水泥码头二期工程,总投资1.04亿元,新建2个5000吨级散货泊位,设计年通过能力339万吨。

  日前,湖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罗清泉对武汉新港规划工作提出要求:制定规划方案时,要将控制范围向下游和沿线陆域纵深延伸,可搞一定的预控制范围。规划方案尽快纳入国土修编规划,要充分体现防洪、环保、生态、节能等内容,要与运输方式的创新、运输结构的优化、新船型的开发相适应。要着眼长江中游落差大的实际,研究解决好由此带来的停靠不方便,装卸、启运成本增加等问题。

  打破行政区划界线,“武汉新港”港区范围由武汉、黄冈、鄂州三地部分港口组成,整个武汉港向东延伸。

  昨日,港航方面介绍:省委省府领导就“武汉新港”做出指示,要求三地迅速协商,支持“武汉新港”建设。据悉,此前,武汉港航局先期接触鄂州方面,下一步三地将进入实质性洽谈。

“武汉新港”成建设“两型社会”重大题材

  昨日,市港航方面提供一份资讯,汇集各方面专家共识:长江黄金水道,武汉居水而优,省、市政府作出建设“武汉新港”决策,有利于缓解能源、土地、环保等资源问题,是运用市场经济和政府引导双重手段,建设“两型社会”的重大题材、重大探索。

  资料显示,水运每马力运量可达9吨,是火车的4倍、汽车的50倍、飞机的100倍;水运能耗低,不及火车的一半,只有汽车的1/8、飞机的1/100。世界航运史发展轨迹显示,当人均GDP达到1000美元时,航运进入快速发展阶段,武汉正步入这个阶段。

  据有关部门测算,武汉新港建成后,将给全市6.2万人带来就业机会。

武汉新港辐射圈规划2025年建成

武汉新港吞吐总量将达1.6亿余吨

  武汉新港,规划2025年建成。昨日,市港航管理局提供新港规划草案,吞吐总量一栏是醒目的1.636亿吨。

  武汉新港规划范围,左岸从黄陂区窑头至黄冈市蔡胡廖,岸线全长59720米;右岸从青山区武钢运河口至鄂州市长港出口,岸线全长71310米。

  1.636亿吨货品分为十大类,分别是煤炭2350万吨,化工原料及制品2500万吨,金属矿石2400万吨,水泥1500万吨,钢铁1305万吨,石油、天然气及制品700万吨,非金属矿石500万吨,粮食300万吨,集装箱箱量达到350万标箱(折合2800万吨),其他2005万吨。

  截至2007年末,武汉共有22个港区,其中年吞吐量100万吨以上的10个;全市水运货运总量5278万吨,集装箱吞吐量近39万标箱。武汉新港建成后,水运量将是武汉现有水运货量的3倍,集装箱吞吐量是目前的9倍多。

年运输量已超过11亿吨

黄金水道重返黄金期

  交通部提供的信息显示,长江干线货运量及港口吞吐量近年保持两位数增长,干线航道的年运输量2007年超过11亿吨,达到历史最高水平,相当于16条京广铁路线的运输量。

  长江航务管理局昨日一项预测表明,到2010年,长江干线货运量将达到13亿吨,是美国密西西比河的两倍多。

  专家认为,长江航运经过上世纪90年代阶段性低迷后,正重返黄金期。

  2005年11月,国务院召开上海、湖北、重庆等沿江七省二市以及国家有关部委参加的座谈会,达成合力建设黄金水道的共识。

  长江航道局局长唐冠军介绍,“十一五”期间,长江投入150亿元整治航道。到2010年,南京以下确保10.5米水深航道畅通,南京至安庆水深达到6米,安庆至武汉水深达到4.5米,武汉至城陵矶水深达到3.7米,长江航运优势将进一步体现出来。

  据介绍,目前,我省沿长江展开的钢铁和石化工业走廊、沿汉江展开的汽车工业走廊都具备了相当规模。全省85%以上的煤炭和石油、90%以上的电煤等大宗货物需从省外调入,水运量所占比例达到20%。

  目前,武钢集团、武汉石化、神龙汽车等大型企业正扩大水运,大出大进,形成更大的规模效应。建设武汉新港的条件具备,时机成熟。从省外看,上海国际航运中心进展顺利,重庆长江上游航运中心建设正在实施。长江中游建设武汉新港,上、中、下游可形成呼应。

  省、市提出跨区域建设亿吨级武汉新港,恰逢其时。

瞄准2025年测算临港产业需求

十大功能区对接“亿吨吞吐”

  武汉新港规划到2025年建成亿吨大港,货物从何而来?昨日市港航管理局介绍,运量来自临港产业需求,划分十大功能区对接“亿吨吞吐”。

  规划中的武汉新港区域内,工业正呈现蓬勃发展之势:武钢200余万吨的深加工基地陆续投产;80万吨乙烯项目开工,化工新城启动;富士康等一批大项目即将投产,一冶钢构、亚东水泥、国家稻米交易中心落户阳逻。这些“大块头”产生的水运需求量可以预见。

  依托这些企业,武汉新港顺势提出十大片区规划。

  ——阳逻一作业区:规划以钢铁和成品油为主,预测2025年,钢铁吞吐量395万吨,成品油吞吐量250万吨。这个作业区规划泊位8个,通过能力665万吨。规划陆域面积78.97万平方米,仓库面积3.95万平方米,最大陆域纵深515米。

  ——阳逻二作业区:规划以集装箱和散货为主,预测2025年,集装箱吞吐量100万标箱,煤炭吞吐量240万吨,水泥吞吐量745万吨,钢铁吞吐量90万吨。此区规划泊位14个,其中现有泊位5个,通过能力1130万吨,105万标箱。规划陆域面积213.26万平方米,仓库面积2.15万平方米,最大陆域纵深946米。

  ——阳逻三作业区:倒水河上游作业区基本以集装箱为主,倒水河下游以粮食及石油化工品为主。预测2025年,集装箱吞吐量250万标箱,钢铁吞吐量130万吨,粮食吞吐量300万吨,石油天然气及制品450万吨。此区规划泊位24个,其中现有泊位1个,通过能力930万吨,250万标箱。规划陆域面积315.34万平方米,最大陆域纵深1761米。

  ——林四房作业区:规划以煤炭、水泥和非金属矿石为主,预测2025年,煤炭吞吐量1960万吨,水泥吞吐量755万吨、非金属矿石吞吐量为500万吨,其他货物吞吐量100万吨。此作业区规划泊位19个,通过能力3615万吨。规划陆域面积614.96万平方米,其中预留面积338.62万平方米,最大陆域纵深1621米。

  ——唐家渡作业区:规划以煤炭和其他件杂货物为主。预测2025年,煤炭吞吐量达到150万吨,其他货物吞吐量为910万吨。

  ——武钢作业区:规划以金属矿石、钢铁为主,2025年金属矿石的吞吐量为2400万吨,钢铁为326万吨。此作业区规划泊位18个,其中现有泊位10个,通过能力2950万吨。规划陆域面积263.64万平方米,最大陆域纵深1100米。

  ——北湖作业区:规划以石油、化工及钢铁为主。预测2025年,化工原料和制品吞吐量将达到2190万吨,钢铁吞吐量为264万吨。此作业区规划泊位32个,其中现有泊位2个,通过能力2575万吨。规划陆域面积689.67万平方米,最大陆域纵深1230米。

  ——白浒山作业区:规划以石油、化工及预留集装箱为主。预测2025年,化工原料及制品吞吐量达到310万吨,其他货物吞吐量为90万吨,预留集装箱260万标箱。此作业区规划泊位25个,其中现有泊位7个,预留集装箱泊位17个,通过能力788万吨,260万标箱,规划陆域面积596.97万平方米,其中预留面积438.79万平方米,最大陆域纵深2097米。

  ——葛店作业区:规划以件杂货为主,预测2025年货物吞吐量425万吨。此作业区规划件杂泊位25个,通过能力465万吨。规划陆域面积296.82万平方米,仓库面积23.75万平方米,最大陆域纵深1000米。

  ——三江作业区:规划以钢铁和其他件杂货为主。预测2025年,钢铁吞吐量达到100万吨,其他货物吞吐量为480万吨。

建设武汉新港的首要问题:政府主导

  建设“武汉新港”,事关省、市促进“中部崛起”,推进“两型社会”改革,具有全局意义。新港建设的综合性、先导性和一定公益性,项目跨区域分布、多领域交叉,决定其建设的首要问题——政府主导,统筹规划,加快项目审批。

  建议组建有权威的协调小组,协调港口规划、城市规划、集疏运交通体系规划、沿江工业布局规划、物流园区和保税港区规划的编制工作,解决项目审批和推进过程中政策性和利益协调问题,在政府部门事权范围内开辟项目审批绿色通道,建立快速审批机制,促成项目早日开工、早日建设、早日受益。

  由省市政府主导,还应积极解决以下问题:

  1、筹措建设资金,搭建项目融资平台。可向国家申请“两型社会”配套改革项目专项资金;设立武汉新港建设资金,引导社会资金投入,政府出面协调放宽对本项目建设贷款规模的限制,增大信贷资金供应量。

  2、解决好项目建设的土地供应与土地征用问题。土地规划部门在省政府批准“武汉新港规划”的基础上,加快用地方案审核,上报国土资源部批准,充分预留港口建设用地,为后续建设留下发展空间。

  3、同步建设武汉新港港区外围的公共设施。由省、市规划部门做好武汉新港区域的控制性规划,根据各作业区的功能定位、配套服务区、临港工业园区的发展需要,在陆域上留有充分的发展空间,公路、铁路、供电、给排水、通信等公共设施建设到港区红线。

  4、实行财政税收优惠政策。可将港区及配套工程建设用地的地价减免、优惠和规费减免,对项目建设给予贷款支持,提供部分低息贷款,将港区建设纳入阳逻经济开发区、鄂州及青山片循环经济产业园区的建设规划中,享受国家、省、市的税收以及企业再投资退税政策。

  5、创新体制机制。明确项目投资主体及投融资结构,明确责任主体,建立项目公司,负责前期筹资、融资及项目法人治理机构的筹建工作,全面研究武汉新港的建设、管理问题,形成以政府为主导,以市场为导向,以企业为主体,以区域经济建设发展为依托,多方参与,共同发展,互惠共赢的发展模式和良性运行机制。(武汉理工大学 陶德馨)

投资十五亿元 跟进“武汉新港”

  武汉港务集团力争再造一个“武汉港”

  武汉要建亿吨级的新港,有50年港口发展史的武汉港务集团表示积极跟进——昨日,武汉港务集团董事长何跃明称,“十一五”期间,将投资15亿元以上,相当于此前数十年建设投资总和,再造一个“现规模的武汉港”。

  2005年6月18日,武汉港口集团与上海国际港务(集团)、上港集箱合资,成立武汉港务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第一港与中部第一大港“携手”,共建华中枢纽港。

  统计显示,武钢每年在武汉港矿石进口和钢材出港1000多万吨,武石化原油进港223万多吨。集团为神龙汽车提供了全方位物流服务,外贸集装箱中转主要为东湖、沌口和东西湖几个开发区服务。

  武汉港的建设——

  呼应一个中心:武汉航运中心。

  确立三主地位:在武汉港口企业群中的主骨架地位,巩固在长江航运中的主枢纽港地位,拓展在华中物流中的主通道地位。

  建设“六大港区”:形成以集装箱、大宗散货装卸中转为主的汉阳港区,以水陆联运、旅游客运为主的汉口港区,以钢铁件杂货为主的青山港区,以汽车滚装为主兼顾件杂货运输服务的沌口港区,以集装箱、综合物流服务为主的阳逻港区,以化工、危险品装卸为主的左岭港区,武汉港正在实施其建设目标。

  做强“五大产业”:集装箱装卸、散杂货装卸、港口物流、旅游客运、房地产置业。

  目前,杨泗港集装箱年运输50万标准箱改扩建工程、杨泗港物流公司建设、沌口商品汽车滚装码头等项目工程均已完成,成功实现了与荆州港的合资,迈出整合湖北省内港口资源的一步。

  武汉港七大项目陆续启动

  长江水运重返“黄金期”,武汉港务集团提前布局,近日获悉,集团7个项目正快速启动。

  这些项目分别是:兴建武汉航运中心大厦,扩建左岭危险品码头,新建金口重件多用码头,与武钢合资改扩建外贸码头,建设阳逻二期集装箱码头,沌口滚装码头双回路,港辖区的锚地建设。

  航运中心大厦,作为长江沿线港口信息交流平台,同时有意向为船运企业提供“一站式”报关等服务,吸引船运货物量。

  建设阳逻二期集装箱码头,形成阳逻100万箱的能力,加上杨泗港的50万箱,可以满足武汉五年左右的集装箱发展的需求。

  左岭危险品码头,弥补武汉危险品水运运力不足缺口。目前,武汉原有的危化品运量饱和。扩建这个码头,将新建3000吨级、100万吨/年能力化学品泊位1个,提升危化品运输能力。

  金口重件码头,瞄准阿尔斯通武汉工厂生产的400吨级以上大件运输,阿尔斯通武汉工厂距离金口码头不过42公里。眼下,武汉100吨以上重件没有正规的码头能够接卸。新建500吨重件码头可以填补这一空白。 

  这些项目的建设,可以满足武汉乃至湖北近期经济发展需要。

  武汉航运的直接腹地在省内,间接腹地可扩大到周边的湖南、河南、陕西、山西、四川、重庆等省市。随着中部崛起战略实施,水运物流保持高速增长。根据预测,未来2010年和2020年,武汉港口货物总吞吐量为1.1亿吨和1.66亿吨,对GDP的贡献为121亿元和183亿元。

  武汉港口专家何跃明建议:

  新港建设与现有港区协调发展

  作为武汉港口专家,武汉港务集团负责人何跃明认为:建设武汉新港,顺应了“黄金水道”开发大势,创造了内河航运业发展千载难逢的机遇。昨日,他提出四点建议。

  一是“武汉新港”应该与武汉现有港区彼此照应,协调发展。经过多年发展,武汉港具备成熟产业基础,2007年吞吐量已达5000多吨,眼下多个项目正在建设或扩产,是建设“武汉新港”的重要组成部分。两者协调共进,才能加快武汉水运产业的发展速度。

  二是新港建设需要政府主导、企业主体、项目支撑、市场运作。

  三是立体交通组织。水运到港后还要水水联运或者水铁联运、水陆联运。武汉新港区域内如何规划公路、铁路、配套,最低成本实现“联通”,吸引更多物资来汉中转。

  四是相关政策配套到位。建设港口是公用事业,需要政府提供土地、财政、金融、城市配套等系统扶持,比如通过补贴引进社会投资者,多渠道筹集港口建设资金;比如制定优惠政策,吸引船公司在汉增开航线,增加班次,提高“武汉新港”货物中转和集散能力。

  武汉港沿革

  武汉港埠约起源于先秦时期。春秋战国时,楚国为进攻长江下游的吴国,以汉水入江处为水军基地,曾在此集结水师军船。

  唐宋时代,武汉已成为当时全国内河最大的航运中心。隋朝以前,华中地区粮食给养北运,多半经杨夏水道这条于西晋时开凿的人工运河,由江陵入杨水(汉江支流)到达今沙洋一带入汉江,然后逆汉江经襄阳至洛阳、开封、长安等地。

  明弘治、正德以后,武昌、汉阳的航运贸易渐向汉口转移。正德元年(1506年),汉口与长沙同为湖广漕粮交兑口岸。嘉靖四年(1525年),汉口已有居民上千户,江河沿岸商船汇集,泊船常在千艘以上。

  入清后,汉口趋向繁荣,汉口成为武汉港埠中心。

  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汉口被迫辟为对外通商口岸。1861年10月清政府在汉口设置海关命名为“江汉关”,1862年1月1日正式开关,汉口港直接对外贸易自此开始。

  辛亥革命以后,外埠民营航业相继来汉经营航运。至抗日战争前夕,在汉航业机构有150余家,先后开辟了客货航线40多条,远洋航线5条,市内轮渡航线9条,马沧湖航线5条。

  港埠泊船数量在民国初年每年约1万余艘;1928年—1937年,每年约1—1.4万艘。外洋海轮每年在200—800艘之间。1928年汉口港进出船舶总数为14260艘,总吨位887万吨,在全国港口中居第三位,仅次于九龙和上海,为民国时期汉口港进出船舶最多的一年。

  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8月中旬为抵御日军进犯,停泊武汉港的中国船只驶往长江上游,本埠航业陷于停顿。

  1938年10月日军侵占武汉,江汉关停止征税,港口轮船码头被日军辟作军用。

  抗日战争胜利后,1945年9月26日,江汉关恢复工作。武汉解放后,人民政府对中外航业机构在汉的港埠设施收归国有,1952年成立武汉港。

  经过50多年发展,武汉港成为国家一类开放口岸,华中地区的主枢纽港,至上海长江干线常年可通航5000吨级船舶,三条主要铁路干线(京广线、武大线、汉丹线)与港区铁路专用线连接,公路疏运及空运航线四通八达,构成铁、水、公、空立体交叉的运输网,是华中内贸物资运输、外贸转口的集散中心,是我国最大的内河港口之一。

  勾连长江沿线信息 方便航运报关交易

  武港集团将建航运中心大厦

  近日,武汉港务集团向媒体披露,刚刚接到市发改委的通知,核准武港集团建航运中心大厦。

  市发改委核准通知写明,这一项目利于改善武汉港现有生产办公和信息化系统,加强武汉港与长江各大港之间的数字信息交换,规范航运交易行为,降低交易成本,发挥长江黄金水道功能以及水运低成本、低能耗、低污染优势,为长江流域及武汉城市圈经济发展提供便利、优质服务。

  据悉,新武汉航运中心大厦高24层,建在沿江大道,建筑面积2.93万平方米,楼内将设集港口、船运、物流、信息、咨询为一体的内河航运平台,具有生产调度、交易等功能,提高港口管理和生产效率,实现大型泊位专业化、大型专用机械自动化和港口管理现代化。

  港务集团介绍,目前许多船运公司报关要跑多家。建成后的武汉航运中心大厦,将邀请海关、检疫检验局、海事局等部门入驻,形成货主企业、银行、税务、保险、海关等部门联网,方便航运企业在汉经营,带动整体货运吞吐量提升。

为武汉发展插上腾飞翅膀

  武汉新港的目标定位,是区域发展实质的高度概括。当前,中部崛起战略正进一步推进,国际和东部沿海企业向中西部转移的梯次和速度也将逐渐加快。水运资源是地处内陆的武汉独有的优势。利用不可再生的岸线资源,挖掘出强大的货物吞吐能力,意味着通过推动水陆空立体交通大枢纽和区域物流中心的形成,以扩大对外开放,积极承接产业转移,赢得加快发展的重大机遇。

  武汉新港的诞生,是武汉自身产业发展的热切呼唤。湖北和武汉产业经济的加快发展和钢铁、石化、汽车等产业集群的形成,凸显出对扩大水路运输的强大渴求。与此同时,80万吨乙烯、化工新城、阳逻钢材深加工基地等一批大型制造业项目,将带来众多产业发展机遇,也必将深深地促进港口、物流、外贸等行业的健康持久发展。

  武汉新港的建设,是“两型社会”改革实验的现实要求。“两型社会”建设不仅要求在产业发展和布局规划上实现资源节约、环境友好,也同时要求我们采用能耗少,成本低廉的运输方式实现经济增长。发展节能、环保、低成本、投资省、占地少的水上运输业,既体现了武汉“两型社会”改革试验的客观需要,同时有利于优化城市空间布局,增强武汉城市竞争力。

  武汉新港的建设,也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必然之选。从东到西,中国经济的高速成长将伴随国家崛起而得以持续,巨大的物流需要居于中部、得水陆空之便的武汉承担枢纽作用。我们甚至可以设想,武汉不仅应当作为中国内陆的运输枢纽,而且将成为中国内陆直接与国际物流相承接的重要口岸。只要中国经济从沿海向内陆不断推进的大势得以持续,只要中国进一步融入世界经济一体化进程,一个作为兼具铁路运输中心、航空运输中心、内河与江海联运中心的武汉,就理当可以期待。

  在中部崛起的现实背景下推行“两型社会”改革试验,尤需我们有效发掘出自身经济发展独有的路径和方向。重现“黄金水道”的繁荣和辉煌,高标准高起点的港口建设,为武汉的发展插上腾飞的翅膀,对于武汉新港的建设,我们正抱有这样热切的期待。(李琼)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